Exploration on the Orignal Meaning of “Temperament” by the Theory of Words’ Value (以詞的價值理論探求“脾氣”之本義)

—— With an Explaination for the Word of Qi in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兼釋《黃帝內經》之“氣”)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temperament” 脾氣 was explained with “the function of spleen” or “the disease of spleen” by the previous scholars is wrong and the explanation of “the Qi 氣 of spleen” is ambiguous. The earliest record about the word of “temperament” 脾氣 comes from the Historical Records 史記, and this book belongs to the language system of the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黃帝內經. By the Theory of Words’ Value, after analyzing the 593 words or phrases of including “Qi” 氣 in the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黃帝內經, the orignal meaning of “Qi” 氣 and “temperament” 脾氣 is inferred. Finally, this paper concludes that the orignal meaning of “temperament” is an essence and a tiny particle which produced by the water and food in the spleen and stomach, and has the functions of maintaining the physiological activities of the spleen, nourishing the body and resisting diseases.

前人辭書將“脾氣”本義釋爲“脾的功能”“脾臟之病”有誤,而釋爲“脾的精氣”則表述模糊。“脾氣”最早見於《史記》,其文與《黃帝內經》屬同一系統。根據詞的價值理論分析《黃帝內經》593條含“氣”詞目,據以推測其“氣”“脾氣”的本義。結果表明:“脾氣”本義爲由脾胃中的水穀產生的,具有維持脾臟生理活動、滋養人體、抵禦病邪等功能的精微物質。

Abstract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temperament” 脾氣 was explained with “the function of spleen” or “the disease of spleen” by the previous scholars is wrong and the explanation of “the Qi 氣 of spleen” is ambiguous. The earliest record about the word of “temperament” 脾氣 comes from the Historical Records 史記, and this book belongs to the language system of the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黃帝內經. By the Theory of Words’ Value, after analyzing the 593 words or phrases of including “Qi” 氣 in the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黃帝內經, the orignal meaning of “Qi” 氣 and “temperament” 脾氣 is inferred. Finally, this paper concludes that the orignal meaning of “temperament” is an essence and a tiny particle which produced by the water and food in the spleen and stomach, and has the functions of maintaining the physiological activities of the spleen, nourishing the body and resisting diseases.

前人辭書將“脾氣”本義釋爲“脾的功能”“脾臟之病”有誤,而釋爲“脾的精氣”則表述模糊。“脾氣”最早見於《史記》,其文與《黃帝內經》屬同一系統。根據詞的價值理論分析《黃帝內經》593條含“氣”詞目,據以推測其“氣”“脾氣”的本義。結果表明:“脾氣”本義爲由脾胃中的水穀產生的,具有維持脾臟生理活動、滋養人體、抵禦病邪等功能的精微物質。

* 本文得到了陝西師範大學胡安順、郭芹納和西北大學趙小剛的指導和修改,兩名審稿人和編輯部也提出了寶貴意見,在此一併致謝!文中錯漏概由作者負責。晴朗和黃耀明爲本文並列第一作者,對本文貢獻相同。

“脾氣”爲古今漢語常用詞語,古代多作爲短語用於中醫領域,現在則多作爲詞,指人的性格或怒氣。今人對該詞語主要有以下幾種解釋:1.《簡明中醫辭典》:“指脾的運化(包括升清)功能及統攝血液的功能”(中醫辭典編纂委員會 1979)。2.《中醫大辭典》:“①泛指脾的功能活動。②指脾的精氣。”(李經緯、鄧鐵濤等1995)3.《漢語大詞典》:“①脾臟之氣。②人的習性。亦借指事物的特性。③怒氣;容易發怒的性情。”(羅竹風 1990)4.汪運富、趙豔芸《脾氣血陰陽概念辨析》:“脾氣是構成脾臟、維持脾臟功能活動、加強脾與其它臟腑組織器官聯繫的主要物質。”(汪運富、趙豔芸 1998)5.《辭源》:“①脾臟之病。②習性。”(何九盈、王寧等 2015)6.《字源》:“今‘脾氣’一詞本指脾病。”(李學勤 2012)7.《辭海》:“①性格;性情。②指容易發怒的性情;急躁的情緒。③脾臟的精氣。是維持脾臟生理活動的物質基礎和動力來源。”(夏征農、陳至立 2010)

以上釋義所含義項共有4種:1.脾的功能;2.脾的精氣;3.脾臟之病;4.性格性情。其中《簡明中醫辭典》《中醫大辭典》似均將脾的功能視爲“脾氣”之本義;《漢語大詞典》當以“脾臟之氣”作本義,但此“氣”可做物質、功能兩種解釋;汪運富、趙豔芸則強調其物質性;《辭源》和《字源》則將脾臟之病視爲其本義;《辭海》將哪種義項視爲“脾氣”本義尚不可知,因其釋義體例並非按照詞(或短語)義發展順序排列。從以上釋義看,人們對“脾氣”本義的認識尚存分歧,主要是對“脾氣”之“氣”的理解不同。那麼,“脾氣”之本義究竟是脾的功能,還是脾臟之病?抑或是脾的精氣?筆者將以索緒爾“詞的價值理論”加以探索。

1 詞的價值理論

詞的價值理論屬於索緒爾語言價值理論中的一種。《普通語言學教程》第二編“共時語言學”提出:“語言既是一個系統,它的各項要素都有連帶關係,而且其中每項要素的價值都只是因爲有其他各項要素同時存在的結果。”(費爾迪南·德·索緒爾 1980:160)“談到詞的價值,一般會首先想到它表現觀念的特性,這其實是語言價值的一個方面。”(費爾迪南·德·索緒爾 1980:159)

“價值總是由下列構成:(1)一種能與價值有待確定的物交換的不同的物;(2)一些能與價值有待確定的物相比的類似的物。……一個詞可以跟某種不同的東西即觀念交換;也可以跟某種同性質的東西即另一個詞相比。因此,我們只看到詞能跟某個概念‘交換’,即看到它具有某種意義,還不能確定它的價值;我們還必須把它跟類似的價值,跟其他可能與它相對立的詞比較。我們要借助於在它之外的東西才能真正確定它的內容。詞既是系統的一部分,就不僅具有一個意義,而且特別是具有一個價值。”(費爾迪南·德·索緒爾 1980:161)

該理論可應用於漢語詞語的考釋。據此,欲求“脾氣”之本義,需要將其置於“脾氣”的詞語系統中來確定,而“脾氣”的小詞語系統又處於含有“氣”的詞語的大系統中,所以弄清其中“氣”的含義是關鍵。因此須首先找到“脾氣”所處的語言系統,然後梳理出這個語言系統內與“氣”有關的詞語系統,通過比較、分析該系統內的詞或短語來確定“氣”的含義,最終確定“脾氣”之本義。

2 “脾氣”之源頭

經爬梳傳世文獻,筆者發現“脾氣”最早見於《史記》及《黃帝內經》(以下簡稱《內經》)。而在漢代及更早的出土文獻中,馬王堆漢墓簡帛、張家山漢簡、阜陽漢簡、武威漢簡、敦煌漢簡、居延漢簡、居延新簡、羅布淖爾漢簡、額濟納漢簡均未見“脾氣”這一詞語。1

《史記·扁鵲倉公列傳》所載名醫淳于意行醫事跡(以下簡稱《倉公列傳》),簡述了他在漢文帝時的行醫經過,故可定爲西漢早期文獻。《內經》之成書時間則眾說紛紜,按多數學者看法,是戰國秦漢時期(王洪圖 2011:11),又於兩漢成書的可能性最大,此觀點的支持者最多。較之,我們認為《史記》成書早於《內經》。理由如下:吳彌漫(1996)認爲《倉公列傳》醫學理論水平較低、所載古醫經見於《內經》,從而推斷:“(《內經》)這一系統性醫學巨著的編撰成書,當在倉公之後而非其前,其成書年代的上限不早于漢文帝四年(西元前176年),這與一些研究者從其他方面考證得出的結論亦比較接近。”王洪圖(2011:23–52)贊同吳說並經考察漢代社會環境、學術氛圍、科學技術及醫學發展進程之後認爲:“(《內經》)也當在《史記》之後”,“完成的時間極有可能在東漢前期,即光武帝劉秀至章帝劉炟的50年左右時間”。綜合吳、王兩家看法,《內經》成書時段即西元前91年至76年。張登本(2013)以《史記》未見《內經》之名、沒有爲其作者寫傳記、但卻見載於《七略》爲據認爲:“《黃帝內經》成書時間是在《史記》之後、《七略》之前”,即西元前91年至前26年。筆者比較二書與“氣”搭配之詞語後認爲:《倉公列傳》之詞語更古樸,更參以上灼見,亦認爲《史記》成書更早。但誠如張登本(2013)所言:“只要仔細地研讀其中的內容並與《黃帝內經》傳載的知識體系予以比較後就不難發現,二者在醫學思想和醫學知識體系上具有高度一致性。”“《扁鵲倉公列傳》是戰國時的秦越人與漢代的淳于意兩位醫生的合傳,又可以說是兩漢之前臨床醫學的總結”(司馬遷著、韓兆琦譯注 2010),“《內經》是戰國秦漢時期醫學成就的全面總結”(王洪圖 2011:52),籠統地看,二者爲同一時期作品,因此筆者把《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與《內經》看作同一個語言系統。

《史記·扁鵲倉公列傳》含“脾氣”三句如下:

  1. 臣意切其脈深小弱,其卒然合合也,是脾氣也。(司馬遷 1959:2802)

  2. 此傷脾氣也,當至春鬲塞不通,不能食飲,法至夏泄血死。(司馬遷 1959:2806)

  3. 所以知奴病者,脾氣周乘五藏,2 傷部而交,故傷脾之色也,望之殺然黃,察之如死青之茲。(司馬遷 1959:2807)

因《倉公列傳》篇幅小,難成體系,且與《內經》屬同一語言系統,故可依《內經》詞語系統分析“脾氣”本義。《內經》中“脾氣”共出現13次,語句如下:

  1. 是故味過於酸,肝氣以津,脾氣乃絕。(佚名 2015a:28)

  2. 味過於苦,脾氣不濡,胃氣乃厚。(佚名 2015a:28)

  3. 因而喜大虛則腎氣乘矣,怒則肝氣乘矣,悲則肺氣乘矣,恐則脾氣乘矣,憂則心氣乘矣,此其道也。(佚名 2015a:161)

  4. 飲入於胃,遊溢精氣,上輸於脾,脾氣散精,上歸於肺,通調水道,下輸膀胱。(佚名 2015a:181)

  5. 脾氣熱,則胃乾而渴,肌肉不仁,發爲肉痿。(佚名 2015a:335)

  6. 厥陰司天,風氣下臨,脾氣上從,而土且隆,黃起,水乃眚,土用革,體重,肌肉萎,食減口爽,風行太虛,雲物搖動,目轉耳鳴。(佚名 2015a:594)

  7. 今夫脈浮大虛者,是脾氣之外絕,去胃外歸陽明也。夫二火不勝三水,是以脈亂而無常也。四支解墮,此脾精之不行也。(佚名 2015a:748)

  8. 夫傷肺者,脾氣不守,胃氣不清,經氣不爲使,真藏壞決,經脈傍絕,五藏漏泄,不衂則嘔,此二者不相類也。(佚名 2015a:748)

  9. 脾氣虛則夢飲食不足,得其時則夢築垣蓋屋。(佚名 2015a:770)

  10. 脾藏營,營舍意,脾氣虛則四肢不用,五藏不安,實則腹脹經溲不利。(佚名 2015b:82)

  11. 脾氣通於口,脾和則口能知五穀矣。(佚名 2015b:168)

  12. 脾氣盛則夢歌樂,身體重不舉。(佚名 2015b:281)

  13. 七十歲,脾氣虛,皮膚枯。(佚名 2015b:340)

以“脾的功能”或“脾的運化”代入以上各句考察,則多數似可通,但以之解釋第 3、5、6、8句則似不通。此外代入《倉公列傳》第2句,亦不通。而將“脾氣”看做一種物質則可通。事實是否如此?須從《內經》詞語系統考察。

3 從《內經》含“氣”詞語系統探求“氣”之本義

《內經》分《素問》《靈樞》兩部分。爲確保準確反映古文獻,依據人民衛生出版社影印本《黃帝內經素問》《黃帝內經靈樞》3 分析。經過對含“氣”語詞逐一爬梳,找到2983個“氣”字(注釋除外),若計《黃帝內經素問》下卷總目中11個“氣”字(與上卷相同),則此《黃帝內經》兩部共有2994個“氣”字。其中《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總目錄有11個,卷目錄亦有11個,兩序共有4個,標題及正文有1798個;《黃帝素問靈樞經》總目錄有7個,4 序中有6個,標題及正文有1146個。由於分析的是古本內不重複的內容,所以選用除去總目錄、序、卷目錄、注釋之後的2944個含“氣”詞語(包括詞和短語)。

另需說明:此版本內容不包括《黃帝內經素問》之遺篇《刺法論篇第七十二》《本病論第七十三》及散見於古籍的引文。版本不同,統計結果亦略不同。現在的整理、校釋等版本大多經過校改,如人民衛生出版社《靈樞經校釋》對其“毛折者則氣先死”的校勘說明:“‘氣’:原作‘毛’”(河北醫學院 2009),如此則多一個“氣”字。而“筋者聚於陰器”的校勘說明:“‘陰器’:原作‘陰氣’”(佚名 2015b:210),則又少一個。

這2944個含“氣”詞語,由每一個含“氣”句子選擇結合最緊密的詞或短語截取而來,如:從“胸中氣滿”截取“氣滿”。進而將這些詞語歸納爲594條不重複詞目,這些條目構成了《黃帝內經》含“氣”詞語系統。

經逐一分析,歸納出這些詞語中“氣”的4種主要語義類型:體內之氣、體外之氣、呼吸之氣、時間節段。5 體內之氣指體內不易明顯感知之氣,主要包括人體經絡之氣、各部位之氣、所受外邪之氣等,6 共有詞目423條。體外之氣主要包括自然界天地之氣、四季氣候、風寒暑濕燥火氣、金木水火土之氣、雲雨雷電之氣、可食之物的氣等,共有詞目185條。呼吸之氣指可明顯感知之氣,處於體內與體外的中間狀態,包括口鼻呼吸之氣、咳喘之氣、打嗝之氣、腸道矢氣、散發的水氣等,共有詞目23條。時段包括表示15日之節氣、表示兩個月之氣月兩種,共有詞目23條。若計此4類中重複者,則共有654條詞目。由於“脾氣”屬於體內之氣,我們再著眼於體內之氣進一步分析。

體內之氣的詞語可歸納爲5種結構類型:1.聯合詞語,包括“名詞7 +氣”“氣+名詞”兩種結構詞語。2.定中詞語,包括“氣+名詞”“名詞+氣”“動詞+氣”“形容詞+氣”“數量詞+氣”“代詞+氣”等結構詞語。3.主謂詞語,包括“氣+動詞”“氣+形容詞”兩種結構詞語。4.動賓詞語,指“動詞+氣”結構詞語。5.介賓詞語,指“介詞+氣”結構詞語。此外另有7個單用詞。如此分析與“氣”結合之詞即可看出“氣”之本義。

3.1 從臨近名詞看“氣”之本義

氣與名詞結合的結構有兩類:(1)名詞+氣,包括“名詞+氣”的聯合結構、“名詞+氣”的定中結構。(2)氣+名詞,包括“氣+名詞”的聯合結構、“氣+名詞”的定中結構。

“名詞+氣”的聯合結構的表“體內之氣”詞目(包括詞與詞組,下同)共有12條,如血氣、精氣、神氣等。比並同類之物則可見“體內之氣”的物質性。除體內排泄物外,其中“氣”可以與血、風、骨、精、神、形、音、針等物質並列對立。尤其是氣與血的並列,“氣血”“血氣”二詞同時使用,且共出現248次,足知二者關係之密切。由此至少可推知:氣是一種物質。《靈樞·營衛生會》:“血者,神氣也。故血之與氣,異名同類焉。”(佚名 2015b:176)明確指出血與氣是同一類物質。

與聯合短語相近的是7個獨用的“氣”字,其中4個表體內之氣,其語句爲:“血、脈、營、氣、精、神,此五藏之所藏也。”(佚名 2015b:78)“余聞人有精、氣、津、液、血、脈,余意以爲一氣耳。”(佚名 2015b:234)“五藏者,所以藏精、神、血、氣、魂、魄者也。”(佚名 2015b:297)“人之血、氣、精、神者,所以奉生而周於性命者也。”(佚名 2015b:296)這4句中,與“氣”並列的臨近詞有血、津、精、營等4個,前7個與“氣”均爲五藏所藏。眾所周知,血、津均爲物質。精,《素問·金匱真言論》:“夫精者,身之本也。”(佚名 2015a:31)意爲身體由精而生。《靈樞·本神》:“是故五藏,主藏精者也。”(佚名 2015b:81)《素問·經脈別論》:“飲入胃,遊溢精氣,上輸於脾。脾氣散精,上歸於肺。”(佚名 2015a:181)可見精爲由飲食化生、貯藏于五藏、可流動之物質。營,《靈樞·本神》:“肝藏血,血舍魂……脾藏營,營舍意……心藏脈,脈舍神……肺藏氣,氣舍魄……腎藏精,精舍志。”(佚名 2015b:82)可見,營與血、脈、氣、精等均爲物質。

“氣+名詞”的聯合結構的表“體內之氣”詞目共有4條,如氣血、氣味、氣象等。其中“氣味”有2個詞語並非指口鼻所嘗到、聞到的味兒,而是一種體內精微物質,原句爲:“是以五藏六府之氣味皆出於胃,變見於氣口。”(佚名 2015a:99)“十二原者,五藏六府之所以禀三百六十五節氣味也。”(佚名 2015b:10)可見“氣味”只能是體內精微之物。此詞語當與口所嘗之味、鼻所聞之氣類比而來。體內之“氣”與鼻所聞之味,均無形但有物且可感,故可類比。口嘗之味亦然。人體之氣味與口鼻之氣味的不同之處:一爲體內所有,一爲外物所發。二者既有相同點又有不同處,故可並列存在。“氣象,指脈氣和脈象。”(王洪圖 2011:485)“氣”“象”並列,不同點在“氣”無形而“象”有形可感。

“名詞+氣”的定中結構表“體內之氣”詞目共有92條,可見氣之所屬、所在。這些名詞大致可歸爲6類:

  1. 表身體部位者:頭、口齒、胸、腹、脛、皮、肌肉、筋膜、骨、骨髓。

  2. 表身體器官者:心、肝、脾、肺、腎、胃、膽、大腸、小腸、胞。

  3. 表經絡穴位者:經、絡、任脈、督脈、沖脈、少陽、陽明、太陽、少陰、寸口、脈口、人迎。

  4. 表全身者:人、民、陰、陽、營、衛、宗。

  5. 表狀態者:常、病、五病、少火、壯火、痹、癰、瘧。

  6. 表體外之物者:天、風、火、水、穀、薑韭。

由上可知,體內之氣分佈十分廣泛,從頭到腳,從外至內,幾乎無所不在。這均不可用某“功能”解釋,尤其是人氣、民氣、陰氣、陽氣;頭氣、胸氣、腹氣、脛氣、皮氣、肌肉之氣、上氣、下氣、三部九候之氣;經氣、絡氣、任脈之氣、督脈之氣、沖脈之氣、三陽之氣、少陽氣、陽明氣、太陽氣、少陰氣等。由表狀態之詞語可見體內之氣與人之疾病有關。由體外之“天”“水”“薑韭”等詞語可知,體外之氣可進入體內。

“氣+名詞”的定中結構詞目有24條,如氣道、氣府、氣街等。從中可見“氣”之處所。表“氣”所處之地的名詞有府、海等。表“氣”所行之地的名詞有街、道、口、門、徑路等。可見,爲表人體內看不見之“氣”,古人用比擬手法,把它看作人或水。逆向思考,古人之所以如此,是因爲在其思想中“氣”與人、水均是不斷運動的物質,此即比擬之條件。

3.2 從臨近動詞看“氣”之本義

含動詞的詞語可分兩類:(1)動詞+氣,詞目共有15條,如動氣、聚氣、散氣等。(2)氣+動詞,詞目共有122條,如氣並、氣結、氣出等。

從中可見體內之“氣”如何運行。“氣”可動、行、遊、走、出、入、往、去、離、過、至、留、還、歸、來、復、浮、上、下、裡、外、增、聚、溢、減、並、分、積、結、壅、脹、鬱、病、耗、泄、瀉、消、脫、竭、收、藏、逆、忤、亂等。充分展現了人體內氣的運動方式。可如此運動的只能是物質。

3.3 從臨近形容詞看“氣”之本義

含形容詞的詞語可分兩類:(1)形容詞+氣,詞目共有36條,如大氣、惡氣、寒氣等。(2)氣+形容詞,詞目共有49條,如氣盛、氣滿、氣滑等。

從中可見氣的某些性質、狀態:白、赤,清、濁,寒、熱、溫、濕,多、少,遠、近,正、真、精、邪,肥、強、大、巨、旺、悍,惡、亂,滑、澀,盛、衰,滿、微,厚、薄等,可見此“氣”只能是物質。其中,可說“功能”強、大、多、少,不可說“功能”白、紅、溫、濕、寒、熱、遠、近,而“物質”則可搭配。另有一詞語值得注意:“氣之微密”,可知氣有微小精密之特點。

3.4 從臨近數詞看“氣”之本義

含數詞的詞語僅有1類:數量詞+氣,詞目共有9條,如一氣、五氣、九氣等。可用數量衡量的可以是物質,也可以是功能。但其中“三百六十五節氣”則不能用“功能”解釋,“三百六十五節”指人體的365個穴位,趙京生言:“提到‘三百六十五節’,多認爲是三百六十五腧穴的代名詞。”(趙京生 2012)針灸學認爲:穴位是人體之氣所聚注之處。故“三百六十五節氣”指人體365個穴位之物質氣,而非其功能。

此外,含“氣”的3條“代詞+氣”結構詞目、5條“介詞+氣”結構詞目均與其本義無關,不贅。

綜上,可對《內經》體內之“氣”如此認識:氣之本質是物質的,與血液同類。氣之特點有微小精密、無形可見等,與空氣相似。氣之來源有水、谷等自然物,並受大自然影響。氣之分佈十分廣泛,外至皮,內到五藏、骨髓,全身上下無所不在。氣之處所有氣府、氣海、穴等。氣之類型有藏府氣、經絡氣、身體部位氣、溫熱氣、滑澀氣、清濁氣、正邪氣、強弱氣、常亂氣等等。氣之功能:內可流通傳變、滋養血脈、溫煦人體,外可抵禦邪氣。氣之運行情況:在正常情況下有規律地順行於奇經八脈、十二正經,循環往復,可行大經,可去小絡,可上、下、出、入,全身穴位均有分佈,它似水流動,可留止於某處、積聚,數量漸多,狀態強旺;積聚亦可致病,形成結壅,此病態可用針刺、服藥等辦法化散、疏通,但治療不當亦會被消耗、泄瀉,從而變少變弱,甚至受傷,更甚則消亡。它亦可用遠近描述。

而《倉公列傳》共有62個零散含“氣”詞語,有詞目41條,其中40條表“體內之氣”。扁鵲部分僅有4個詞目:藏氣、邪氣、會氣、血氣。以此40條詞目與《內經》比較,完全相同者有27條。不同詞目有14條:病者氣、瘕氣、疝氣、氣疝,膀胱氣,右口氣,蟲氣、氣鬲、氣陰、氣當大董、會氣、宛氣、氣逐、氣當上下。其中前4條屬於《內經》之“病氣”,與其“痹氣”“瘧氣”“癰氣”等同類,“膀胱氣”屬於《內經》五藏六府之氣,“右口氣”當是《內經》右“脈口氣”,“氣鬲”與《內經》“氣不通”“氣不行”“氣不下”等詞語義近,“氣陰”與《內經》“氣淖澤”“氣濕”等詞語同類而相近,“氣當大董”與《內經》“氣內藏”義近。後3條詞語《內經》分別作“合氣”“鬱氣”“氣走”“氣得上下”。如此可知:《倉公列傳》含“氣”詞語與《內經》屬同一體系,尤其是“五藏六府之氣”詞語系統。故其“氣”“脾氣”之義亦與《內經》全同。

4 “脾氣”之本義

以“脾氣”之結構看,其定語爲“脾”,限於人體五藏之內。其中心語爲“氣”,說明它與“氣”關係密切,屬含“氣”詞語系統。正如李少波所言:“真氣所在的部位不同,表現出來的功用也不一樣。爲了便於言說,古人就給它定了一些不同的名稱。‘氣在陽即陽氣,氣在陰即陰氣,在胃曰胃氣,在脾曰充氣,在裡曰營氣,在表曰衛氣,在上焦曰宗氣,在中焦曰中氣,在下焦曰元陰元陽之氣’。在經隧的叫經氣。”(李少波 2001)此言恰爲《內經》“氣合而有形,因變以正名。”(佚名 2015a:83)之注腳,且明確了含“氣”詞語的系統性。因體內之氣均爲物質,故“脾氣”亦爲物質。因此前述各解釋中,汪運富、趙豔芒《脾氣血陰陽概念辨析》與《辭海》義項③較接近本義,但不明晰,所以筆者定本義爲:脾氣是由脾胃中的水穀產生的,具有維持脾臟生理活動、運輸營養物質(即運化)而滋養人體及抵禦病邪功能的精微物質。上文《中醫大辭典》和《辭源》所言“精氣”即是這種精微物質,但因很多人釋“脾氣”爲功能,而使“精氣”的物質義堙沒。如果按照語義發展的先後排列義項,各詞典應把本義列爲第一項。

《辭源》《字源》均將“脾氣”本義定爲“脾臟之病”,且均把首例定爲《內經》上述引文第12句,其編纂者未考察其他用例即下結論,未免武斷。此亦缺乏系統觀而致誤。經系統梳理及結合語境之分析可知,上文《倉公列傳》第1、2句與《內經》第1、2、3、4、6、7、8、11句均不可以“脾臟之病”解釋。其實,這兩部著作語言系統中,表述五藏之病均用專門詞語:《倉公列傳》用病氣、瘕氣、疝氣、氣疝,《內經》用病氣、痹氣、瘧氣、厥氣、逆氣、惡氣等。《辭源》《字源》的編纂者之所以說“脾氣”是病,應受“脾氣”後“盛則夢歌樂,身體重不舉”影響而不合理推測所致。表示病態者乃“盛”“夢”“重不舉”,而非“脾氣”。且其最初用例當定爲《史記》三句。

此外,唐王冰在其注中把“脾氣”釋爲“脾經之氣”(佚名 2015a:28),今查,以“脾經之氣”釋此十六句多可通,但《倉公列傳》第3句及《內經》第4、8句不通,因脾經所指爲足太陰脾經,其循行路綫不及五藏之肝、肺、腎,故用以解釋“脾氣周乘五藏”不通。同理,“脾氣散精,上歸於肺”亦不通。第8句最能說明問題,“脾氣不守,胃氣不清,經氣不爲使,真藏壞決,經脈傍絕,五藏漏泄”中“脾氣”“胃氣”與“經氣”,“經脈”與“五藏”分別對舉,說明脾氣與經氣、經脈與五藏之氣不同。因此“脾氣”不可釋爲“脾經之氣”。

另外,性格性情、習性等義項更非本義,二書均未涉及,因其產生時間較晚。當然,強調物質,並非排除功能,物質均具某種功能,但物質爲第一位,決定功能,故若按語義先後排序,各詞典應置物質義於首。

綜上所述,“脾氣”最早見於《史記》,屬古中醫語言系統。筆者據索緒爾詞的價值理論分析《內經》2944個含“氣”詞語、593條詞目及《史記·扁鵲倉公列傳》62個詞語、41條詞目,總結出“氣”的體內之氣、體外之氣、呼吸之氣、時段等4種主要語義類型。歸納出含“氣”詞語的聯合、定中、主謂、動賓、介賓等5種結構。進而根據這個詞語系統內與“氣”結合的名詞、動詞、形容詞、數量詞推斷《內經》及《史記·扁鵲倉公列傳》體內之“氣”的本義,從而確定“脾氣”本義爲:脾氣是由脾胃中的水穀產生的,具有維持脾藏生理活動、滋養人體、抵禦病邪等功能的精微物質。此可糾正《辭源》《字源》《簡明中醫辭典》等辭書之誤,且將首例提前至《史記》。至於“脾氣”語義之流變,另文再述。

引用文獻

  • 王洪圖. 2011.《內經》(2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 中醫辭典編纂委員會. 1979.《簡明中醫辭典》。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 司馬遷. 1959.《史記》第9冊。北京:中華書局。

  • 司馬遷著,韓兆琦 譯注. 2010.《史記》。北京:中華書局。

  • 何九盈、王寧 等. 2015.《辭源》(3版)。北京:商務印書館。

  • 李少波. 2001.《真氣運行學》。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

  • 佚名. 2015a.《黃帝內經素問》影印本。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 佚名. 2015b.《黃帝內經靈樞》影印本。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 汪運富、趙豔芸. 1998.〈脾氣血陰陽概念辨析〉,《陝西中醫函授》3:1。

  • 李經緯、鄧鐵濤 等. 1995.《中醫大辭典》。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 李學勤. 2012.《字源》。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

  • 吳彌漫. 1996.〈從《史記》“倉公傳”考證《黃帝內經》的成書年代和作者〉,《廣州中醫藥大學學報》2:49。

  • 河北醫學院. 2009.《靈樞經校釋》(2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 夏征農、陳至立. 2010.《辭海》(6版)縮印本。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 張登本. 2013.〈《黃帝內經》與《史記》〉,《醫學爭鳴》2:7。

  • 費爾迪南·德·索緒爾著、高名凱譯. 1980.《普通語言學教程》。北京:商務印書館。

  • 趙京生. 2012.《針灸關鍵概念術語考論》。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 羅竹風. 1990.《漢語大詞典》第6卷。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均據周祖亮、方懿林(2014)《簡帛醫藥文獻校釋》,下同。

爲與原典文字統一,本文“臟”“腑”分別作“藏”“府”,下同。

即明嘉靖二十九年顧從德影印宋刻二十四卷本《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明趙府居敬堂本《黃帝素問靈樞經》。

內標題中有8個,總目之“衛風失常”在正文標題是“衛氣夫(失)常”。

本文確定詞義(或語義)時除參考文獻之外還參閱了龍伯堅、龍式昭《黃帝內經集解》(天津科學技術出版社2015年版),姚春鵬譯註《黃帝內經》(中華書局2010年版),山東中醫學院《黃帝內經素問校釋》(人民衛生出版社2009年第2版),南京中醫藥大學《黃帝內經靈樞譯釋》(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2011年第3版),張登本、孫理軍《全注全譯黃帝內經》(新世界出版社2008年版),郭靄春《黃帝內經素問校釋語譯》(貴州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黃帝內經靈樞白話解》(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2年版),李照國《簡明英漢黃帝內經詞典》(人民衛生出版社2011年版),王洪圖《王洪圖內經講稿》(人民衛生出版社2008年版),孫廣仁、鄭洪新《中醫基礎理論》(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12年第3版),梁繁榮、趙吉平《針灸學》(人民衛生出版社2012年第2版),吳彌漫《內經答問》(人民衛生出版社2007年版),王玉興《初學〈內經〉400問》(人民衛生出版社2010年版),《漢語大字典》(崇文書局、四川辭書出版社2010年第2版),王輝《古文字通假字典》(中華書局2008年版),白于藍《戰國秦漢簡帛古書通假字彙纂》(福建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等著作,無法一一注明。

不含可明顯感知的從體內排出的腸道矢氣、咳喘之氣、打嗝之氣、散發之水氣等。

爲表達簡潔,本文的“名詞”包含名詞性短語,相應的其他詞類也包括同詞類的短語。

If the inline PDF is not rendering correctly, you can download the PDF file here.

Exploration on the Orignal Meaning of “Temperament” by the Theory of Words’ Value (以詞的價值理論探求“脾氣”之本義)

—— With an Explaination for the Word of Qi in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兼釋《黃帝內經》之“氣”)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Sections

References

王洪圖. 2011.《內經》(2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中醫辭典編纂委員會. 1979.《簡明中醫辭典》。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司馬遷. 1959.《史記》第9冊。北京:中華書局。

司馬遷著,韓兆琦 譯注. 2010.《史記》。北京:中華書局。

何九盈、王寧 等. 2015.《辭源》(3版)。北京:商務印書館。

李少波. 2001.《真氣運行學》。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

佚名. 2015a.《黃帝內經素問》影印本。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佚名. 2015b.《黃帝內經靈樞》影印本。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汪運富、趙豔芸. 1998.〈脾氣血陰陽概念辨析〉,《陝西中醫函授》3:1。

李經緯、鄧鐵濤 等. 1995.《中醫大辭典》。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李學勤. 2012.《字源》。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

吳彌漫. 1996.〈從《史記》“倉公傳”考證《黃帝內經》的成書年代和作者〉,《廣州中醫藥大學學報》2:49。

河北醫學院. 2009.《靈樞經校釋》(2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夏征農、陳至立. 2010.《辭海》(6版)縮印本。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張登本. 2013.〈《黃帝內經》與《史記》〉,《醫學爭鳴》2:7。

費爾迪南·德·索緒爾著、高名凱譯. 1980.《普通語言學教程》。北京:商務印書館。

趙京生. 2012.《針灸關鍵概念術語考論》。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羅竹風. 1990.《漢語大詞典》第6卷。上海:漢語大詞典出版社。

Information

Content Metrics

Content Metrics

All Time Past Year Past 30 Days
Abstract Views 88 88 0
Full Text Views 179 179 62
PDF Downloads 12 12 2
EPUB Downloads 12 1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