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in Southern Min (閩南語 tan3(投擲;丟棄)本字考)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In this paper, we find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which means throwing or casting off in Southern Min. In the first section, we review the ways of the traditional writing characters in Southern Min and then we put forward our argument. In section 2, we list the possible cognates in Leizhou Min, Hakka, Cantonese, Xiang, Gan, Wu, Jin and Chinese Mandarin. We explain the reason from the aspect of sound correspondence and sound change for the above possible cognates and find the meaning ‘hit’ of it. In section 3, we present a detailed analysis of the potential original character and cite a lot of example sentences as evidences. Then we prove that the potential original character has the meaning ‘hit’ by the study on the word family of it. In section 4, we find that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iŋ3’ in Southern Min which means hitting is the same as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We also list some other characters which have the meaning ‘throw’ in Southern Min in order to prove the argument. In the last section, we rethink the reasons why we can find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in Southern Min.

本文考出閩南語中表達「投擲;丟棄」之義的tan3的本字為「打」。本文在第1節中首先回顧了閩南語tan3的常見寫法並逐一討論,再提出本文論點;在第2節中列出其在閩南雷州方言、客方言、粵方言、湘方言、贛方言、吳方言、晉方言、官話中可能的同源詞,一方面證明「釘」字與該詞素音讀吻合、而「打」字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另一方面發現這一可能的同源詞在方言間除「投擲」義外另有「擊打」義;在第3節中首先回顧「丁」詞族的「釘」「打」二字在古文獻中的用法,從中發現「打」字表示「擊打」「擲擊」義的例證,進而釐清「打」字「擊打——擲擊——投擲」的語義發展脈絡,以此證明論點;在第4節中敘述「釘」字在閩南語中的用法,分析並證明「孤對tiŋ3」「tiŋ3孤枝」兩詞中tiŋ3的本字亦為「打」,此外還通過閩南語中其它表示「投擲」之義的語詞「掔」「揕」「㧒」等輔助論證;在第5節中提出一些反思。

Abstract

In this paper, we find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which means throwing or casting off in Southern Min. In the first section, we review the ways of the traditional writing characters in Southern Min and then we put forward our argument. In section 2, we list the possible cognates in Leizhou Min, Hakka, Cantonese, Xiang, Gan, Wu, Jin and Chinese Mandarin. We explain the reason from the aspect of sound correspondence and sound change for the above possible cognates and find the meaning ‘hit’ of it. In section 3, we present a detailed analysis of the potential original character and cite a lot of example sentences as evidences. Then we prove that the potential original character has the meaning ‘hit’ by the study on the word family of it. In section 4, we find that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iŋ3’ in Southern Min which means hitting is the same as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We also list some other characters which have the meaning ‘throw’ in Southern Min in order to prove the argument. In the last section, we rethink the reasons why we can find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in Southern Min.

本文考出閩南語中表達「投擲;丟棄」之義的tan3的本字為「打」。本文在第1節中首先回顧了閩南語tan3的常見寫法並逐一討論,再提出本文論點;在第2節中列出其在閩南雷州方言、客方言、粵方言、湘方言、贛方言、吳方言、晉方言、官話中可能的同源詞,一方面證明「釘」字與該詞素音讀吻合、而「打」字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另一方面發現這一可能的同源詞在方言間除「投擲」義外另有「擊打」義;在第3節中首先回顧「丁」詞族的「釘」「打」二字在古文獻中的用法,從中發現「打」字表示「擊打」「擲擊」義的例證,進而釐清「打」字「擊打——擲擊——投擲」的語義發展脈絡,以此證明論點;在第4節中敘述「釘」字在閩南語中的用法,分析並證明「孤對tiŋ3」「tiŋ3孤枝」兩詞中tiŋ3的本字亦為「打」,此外還通過閩南語中其它表示「投擲」之義的語詞「掔」「揕」「㧒」等輔助論證;在第5節中提出一些反思。

*本文投稿本刊後,承兩位匿名審查人惠賜修改意見,老師們的精妙見解惠我良多,謹此致謝。本文作者畢業於南開大學。

1 引言

閩南語表達「投擲」或「丟棄」之義時常用tan3字,1 其本字為何此前一直未有定論,《閩南方言大詞典》用「掟」字,並標明是近音字,也註明其僅為廈門腔和泉州腔所使用;《臺灣閩南語辭典》《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和《台日大辭典》都訓用「擲」字,其中《台日大辭典》註明這是泉州腔的用法;此外,《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還將「掞」字作為異用字。

我們一一分析上述幾種寫法。關於「掟」:《玉篇》釋其為「揮張也」,反切為「陟猛切」,音義皆與閩南語tan3不合;《廣韻》釋其為「天掟出道書」,反切為「徒徑切」,因定母是古全濁音聲母,故去聲字應讀為陽去調,與閩南語tan3的陰去調不符;《集韻》釋其為「張也」,反切為「張梗切」,音義亦皆與閩南語tan3不合,故「掟」應不是本字。

關於「擲」:《龍龕手鑑》釋其為「棄也,搔也,振也,投也」,現今國語中亦有「投擲」一詞,因此該字字義與閩南語tan3甚合;惟該字在《廣韻》《集韻》等韻書中只有「直炙切」一種入聲讀法,與閩南語tan3的陰去讀法不合,因此只能作為意義相近的訓用字。該字未見於《說文解字》,但《說文解字》中另有「擿」字,釋義為「搔也,一曰投也」,段注本對其「投也」義有註釋:「此義音直隻切,今字作擲,凡古書用投擲字皆作擿」,然「擿」字音亦與閩南語tan3不合。

關於「掞」:《龍龕手鑑》釋其為「動也」,反切為「舒染反」,音義皆與閩南語tan3不合;《廣韻》中該字有「舒贍切」和「以贍切」兩種反切記錄,《集韻》中該字有「以冉切」「以贍切」「舒贍切」三種反切記錄,都歸入咸攝,然而咸攝字在閩南語中韻母無法讀為-an,因此「掞」應不是閩南語tan3的本字。

其實這一語詞不僅在閩南語中常用,而且在客方言、粵方言、湘方言、贛方言、吳方言、晉方言甚至官話中都可找到同源詞,本文將藉助這些兄弟方言中同源詞的音讀及用法、結合閩南語中的音讀及用法推出該詞素的本字為「打」,tan3是「打」字在閩南語中的白讀音;此外,閩南語中表示「一對一,單挑」之義時也有kɔ1-tui3-tiŋ3「孤對tiŋ3」及tiŋ3-kɔ1-ki1「tiŋ3孤枝」兩詞,俗寫「孤對釘」「釘孤枝」,本文認為此處tiŋ3的本字亦為「打」,tiŋ3是「打」字在閩南語中的文讀音。2

本文的論證過程將以閩南語為主、其它方言為輔。在下一節中,我們將首先列舉出上述方言中可能與閩南語tan3同源的詞素的音讀及用法,並證明「釘」字在音讀上與這些方言中該詞素的讀法吻合、而「打」字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而後,我們將研究範圍擴大到「丁」詞族,並發現與「釘」字同屬該詞族的「打」字在對於「擊打」「投擲」等相關含義的表達上優於「釘」字,再利用同族詞音義相近的原理說明「打」字在表達「擊打」「投擲」等相關含義時可讀如「釘」字,進而證明「打」字最適合作為該詞素的本字。

2 閩南語tan3在其它方言中可能的同源詞

2.1 閩南方言中的用法與音讀

閩南語閩台片中tan3有「投擲」和「丟棄」兩個含義,「投擲」義用例如tan3 tsioʔ8-thau5「tan3石頭」、tan3 to1 hɔ7 laŋ5 sã1-thai5「tan3刀與儂相治」(挑唆別人打架),「丟棄」義用例如tan3 pun3-so3「tan3糞掃」(扔垃圾)、tan3-tiau7「tan3掉」(丟掉)等;此外,tan3的「丟棄」之義還可抽象化,即其後所接賓語不是具體實物、而是抽象概念,如《臺灣閩南語辭典》中的例子:

(1)Tai7-tsi3 tan3--leʔ0 tso3 i1  khi3.

事志 tan3 著 做  伊去。

(事情丟著隨它去。)3

「投擲」與「丟棄」這兩種含義之間顯然可以相互引申——將物件「投擲」出去自然就相當於將其「丟棄」了,而「丟棄」一樣物件時一般也都依賴於「投擲」這一動作,因此我們可以認為「投擲」與「丟棄」實為相同的用法,下文中將僅提及「投擲」義。

「釘」字是古端母梗攝開口四等字,有平聲、去聲兩讀,「打」字在《廣韻》中有「都挺切」的音讀記錄,乃古端母梗攝開口四等上聲字,與「釘」字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古端母字在閩南語中聲母以讀t-為常例;韻母方面,同為梗開四的「瓶」在閩南語中白讀pan5、「零」白讀lan5、「星」白讀san1,利用比較方法,「釘」「打」二字在閩南語中白讀音韻母也可為-an;而端母是古全清音聲母,平聲字應讀為陰平、去聲字應讀為陰去,因此「釘」字在閩南語中可有陰平tan1和陰去tan3兩讀,「打」與tan3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

閩南語雷瓊片雷州方言中用tia1表示「拋(出),擲(出)」之義,例子如mε2 tia1--khu3「猛tia1去」(快扔掉)。我們從音韻方面說明「釘」字在雷州方言中可讀為tia1、「打」字與tia1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在聲母方面,端母在雷州方言中以讀t-為常例,如「鼎」白讀tia2、「帶」白讀tua3等;而雷州方言中同為梗攝開口四等字的「鼎」白讀tia2、「庭」白讀tia5、「聽」白讀thia1均可作為「釘」「打」白讀音韻母讀-ia的證據,梗開四在雷州話中有這樣的讀法是因鼻化韻消失的緣故;至於聲調,tia1與古端母平聲「釘」字一致,而與古端母上聲「打」字相異。4

2.2 客方言中的用法與音讀

台灣客家語中似無與上述閩南語tan3同源的詞,但在中國大陸的部分客語使用地區(如江西于都客家話,屬客家方言于桂片)卻存在其可能的同源詞。在于都縣城關貢江鎮方言中,tiã1用來表示「扔,丟棄」之義,例子如「tiã1 ʂa7-theu5(tiã1石頭)」「tiã1 kɣ3 tshiɔ̃5 theu5-puɐ3(tiã1過牆頭背)」等,且該詞素在該方言中與「丁」「釘(平聲,指釘子)」「疔」字同音。于都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丁(tiã1)」「頂(tiã2)」「低(te1)」「抵(te2)」「底(te2)」等例證,梗開四讀-iã有「丁(tiã1)」「頂(tiã2)」「零(liã5)」「星(siã1)」「醒(siã2)」等例證。5

2.3 粵方言中的用法與音讀

據《廣州方言詞典》,粵語廣州方言用tεŋ3表示「扔,摔」或「用物擲(人、物)」之義,前者用例如tεŋ3 tsha5-pui1「tεŋ3茶杯」(摔茶杯)、tεŋ3 sɐu2-lɐu5-tan7「tεŋ3手榴彈」(扔手榴彈)、tεŋ3 lan7 tsεk4 un2「tεŋ3爛隻碗」(摔爛一隻碗)等,後者用例如tεŋ3 tshyn1 thɐu5-hɔk4「tεŋ3穿頭殼」(投擲而擊穿頭殼)、ioŋ7 sεk8-thɐu5 tεŋ3 khøy6「用石頭tεŋ3佢」(用石頭投他)等,此外還有用來表示「(夫妻、戀人、朋友)感情破裂」的「tεŋ3 pou1」一詞,該辭典將這一tεŋ3寫為「矴」。

廣州方言中「釘」字有已知兩讀tεŋ(調值55)和tεŋ(調值53),這也正是廣州方言中陰平調的兩種規則讀法,這兩種讀法分別表示「釘子;帶釘狀物的」和「用釘子或針線把東西固定或縫住;用手指甲擠死」之義。廣州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頂(tεŋ2)」「低(tɐi1)」「抵(tɐi2)」「底(tɐi2)」等例證,梗開四讀-εŋ有「頂(tεŋ2)」「聽(thεŋ1)」「艇(thεŋ6)」「靈(lεŋ5)」「零(lεŋ5)」等例證,由此,單從字音上看,「釘」字在廣州方言中可讀tεŋ3,「打」字與tεŋ3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6

香港粵語中也有這一詞素,但因與廣州方言中的用法基本一致,故不再重複列舉。7

2.4 湘方言中的用法與音讀

湘方言中亦存在可能與之同源的詞。彭娟(2012)一文附錄一「湘方言本字待考錄」中列有長沙方言tiã(調值13)、益陽方言tiã(調值13)、婁底方言tiaŋ(調值35)表示「投擲」之義的用法,例子如「~石頭」,並標明其「中古地位」為「梗開四平青端」,8 這與平聲「釘」字相合、與都挺切「打」字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

2.5 贛方言中的用法與音讀

據《南昌方言詞典》,贛語南昌方言用tiaŋ3表示「扔,丟棄」或「(向目標)扔」之義,前者用例如:

(2)Ko2 ɕiεt4 tuŋ1-ɕi0 mau7-iu2-iuŋ7,tiaŋ3-phot4--tɕhie0 son3-liεu0.

箇 些 東西 冒 有  用 ,tiaŋ3  潑  去 算  了。

(這些東西沒有用,扔出去算了。)

後者用例如「渠搦石頭tiaŋ3我」,該辭典將這一tiaŋ3寫為「釘」,但其下方加圓圈表示是暫用字。南昌方言中「釘」字有已知兩讀tiaŋ1和tiaŋ3,這兩種讀法分別表示「釘子」和「把釘子捶打進別的東西」之義,其中讀為陰去調的「釘」字與上述表示「扔,丟棄」或「(向目標)扔」之義的那個字同音。南昌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釘(tiaŋ1)」「丁(tiaŋ1)」「多(to1)」「剁(to3)」等例證,梗開四讀-iaŋ有「釘(tiaŋ1)」「丁(tiaŋ1)」「聽(thiaŋ1)」「定(thiaŋ7)」等例證。9

李榮(1996)一文列舉出贛語湖泗方言中「打」字的三種音讀ta2、tɕiã1和tɕiã3,其中ta2的用例有「打架」「打屁股」「打扮」「馱其打傘」等詞,與今國語中「打」字的用法基本相同;tɕiã1是「投擲」之義,用例如「丟石頭打人」;10 tɕiã3是「槌擊」之義,用例如「打樁」。該文指出ta2來自於「打」字「德冷反」這一反切,而「打」字另有「都挺反」一讀,該文對此亦有說明:「『打都挺反』與湖泗話今音對比,聲母古端母在今[i]介音前變[tɕ],梗四等今讀[iã]韻,都符合常例。」關於古端母在今湖泗話[i]介音前變[tɕ],該文舉出平聲「釘」字在今湖泗話中讀tɕiã1為例,另有古透母去聲「聽」字在今湖泗話中讀tɕhiã3或可作為旁證;關於梗開四在今湖泗話中讀[iã]韻的例證,除上述「釘」「聽」二字外,該文還舉出「青」讀tɕhiã1、「星」讀ɕiã1、「醒」讀ɕiã2、「經」讀tɕiã3、「零」讀liã5等。該文亦指出:「古上聲怎麼分化成陰平、陰去兩類,有待進一步研究。」11 以上引述及分析說明今湖泗話tɕiã1和tɕiã3在聲母及韻母方面均與「打」字的梗開四「都挺反」一讀相合,惟聲調方面略有差異。

2.6 吳方言中的用法與音讀

據《上海方言詞典》,吳語上海方言用tiŋ3表示「扔,砸」之義,用例如tiŋ3 dε7-tsɿ2「tiŋ3彈子」(一種兒童遊戲,將一個玻璃球舉到一定高度,對準另一個玻璃球扔過去),該辭典也註明,這一tiŋ3在今天的上海話中不單獨使用。上海方言中「釘」字有已知兩讀tiŋ1和tiŋ3,這兩種讀法分別表示「釘子」和「把釘子捶打進別的東西,用釘子或螺絲釘把東西固定或組合起來;用針線把帶子、鈕釦等縫住」之義,其中讀為陰去調的「釘」字與上述表示「扔,砸」之義的那個字同音。上海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釘(tiŋ1)」「丁(tiŋ1)」「頂(tiŋ2)」「多(tu1)」「朵(tu2)」等例證,梗開四讀-iŋ有「釘(tiŋ1)」「丁(tiŋ1)」「頂(tiŋ2)」「挺(thiŋ2)」「聽(thiŋ1)」「定(diŋ7)」「靈(liŋ5)」「零(liŋ5)」等例證。12

據《溫州方言詞典》,吳語溫州方言用teŋ2表示「扔物以擊人」之義,用例如:

(3)Gei5 ɕi2 jyɔ7 tə1-ŋ4 teŋ2 bi8-naŋ5.

渠 想 用 刀兒  teŋ2 別人。

(他想用刀子扔打別人。)

(4)Jiau6 lø8 zei8-dɣu5- tsɿ2-ŋ4 teŋ2--la0 ŋ2 mi7-maŋ5.

有  粒  石頭子兒 teŋ2拉  我 面門。

(有粒石頭子兒扔打到我臉正中。)

該辭典將這一teŋ2寫為「釘」,與「頂」字同音。溫州方言中「釘」字有已知兩讀teŋ1和teŋ3,這兩種讀法分別表示「釘子」和「把釘子捶打進別的東西;用針線把鈕釦等縫住」之義;上述表示「扔物以擊人」之義的teŋ2雖與「釘」字聲調不符,卻與「都挺切」的「打」字在聲母、韻母、聲調等方面完全相符:溫州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釘(teŋ1)」「丁(teŋ1)」「刀(tə1)」「單(ta1)」等例證,梗開四讀-eŋ有「釘(teŋ1)」「丁(teŋ1)」「頂(teŋ2)」「聽(theŋ1)」「定(deŋ7)」「靈(leŋ5)」「零(leŋ5)」等例證。13

2.7 晋方言中的用法與音讀

據《忻州方言詞典》,晉語忻州方言用tiəŋ3表示「(用刀)捅,殺」之義,14 用例如na5 tɔ1-tə0 tiəŋ3--lɔ0 ni2「拿刀子tiəŋ3咾你」(拿刀子殺了你),該辭典將這一tiəŋ3寫為「釘」,讀作「丁」的去聲、與「定」同音。忻州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丁(tiəŋ1)」「頂(tiəŋ2)」「刀(tɔ1)」「低(ti1)」「底(ti2)」等例證,梗開四讀-iəŋ有「丁(tiəŋ1)」「頂(tiəŋ2)」「定(tiəŋ3)」「零(liəŋ5)」「鈴(liəŋ5)」等例證。15

「(用刀)捅,殺」這一含義與上文中所列其它方言中以「投擲」為主的含義略有不同,不過卻與2.6小節例句(2)溫州方言「渠想用刀兒teŋ2別人」一句中teŋ2的用法頗為相似,後文將會說明晉方言的這一用法與上述其它方言中所列的詞素是同源的。

2.8 官話中的用法與音讀

據《成都方言詞典》,西南官話成都方言用tin3表示「(有目標的)扔,擲」之義,16 用例如tin3 tsuan1-thɚ5「tin3磚頭」(扔磚頭)、na5 sɿ5- thɚ5 tin3 tha1「拿石頭兒tin3他」(拿石頭投擲他)、tin3 fei1-piau1「tin3飛標」(擲飛標),此外還用tin3-tsɿ2「tin3子」一詞特指拳頭,該詞中的tin3應含有「擊打」之義,該辭典將這一tin3寫為「掟」。成都方言中「釘」字有已知兩讀tin1和tin3,這兩種讀法分別表示「釘子」和「用針線把鈕釦等縫住」之義,其中讀為陰去調的「釘」字與上述表示「(有目標的)扔,擲」之義的那個字同音。成都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釘(tin1)」「丁(tin1)」「頂(tin2)」「多(to1)」「躲(to2)」等例證,梗開四讀-in有「釘(tin1)」「丁(tin1)」「頂(tin2)」「定(tin3)」「零(nin5)」「靈(nin5)」「青(tɕhin1)」「醒(ɕin2)」等例證。17

據《漢語方言大詞典》,與上段中成都方言「tin3子」一詞同源的可能還有西南官話四川奉節方言、雲南永勝及昭通方言、貴州遵義方言、湖南龍山方言及客語四川儀隴方言中表示「拳頭」的詞,該辭典寫為「定子」,並引用姜亮夫《昭通方言疏證·釋人》中「昭人謂拳曰定子」為證,18 但姜書為當代著作,因此無法排除該「定」字只是借音字的可能,本文亦將論及這一「定」字。

關於成都方言中的「tin3子」,本文認為其與「剪子」「夾子」「錘子」「梳子」「刷子」「鉤子」「塞子」「鑷子」「鉗子」等詞的構詞機制相同,「剪子」即用來剪東西的工具、「梳子」即用來梳頭髮的工具……而拳頭是用來擊打人或物的工具,成都方言稱其為「tin3子」,此處tin3應理解為「擊打」之義。

據《武漢方言詞典》,西南官話武漢方言用tin1或tin3表示「投,扔,擲」之義,用例如na5 tsuan1-khuai2-tsɿ0 ~「拿磚塊子~」(拿磚塊扔)、~ sɿ5-thou0「~石頭」(投石頭)、~--niau0 po1-ni0「~了玻璃」(投中了玻璃)、ni2 mo5 ~ tha1「你莫~他」(你別向他投擲)、pa2 iεn2-tɕin0 ~ ɕia5 niau0「把眼睛~瞎了」(把眼睛投擊瞎了)、~ pho3 niau0 thou5「~破了頭」(投擲擊破了頭)、mo5 ɕia5 ~「莫瞎~」(別瞎扔),由這些例子可以看出,武漢方言中這一詞素不僅具有「投擲」義,還另有「投物以擊打」義,該辭典將這一tin1/tin3寫為「釘」,tin1和tin3分別與武漢方言中表示「釘子」和「用針線把鈕釦等縫住」之義的「釘」字的已知兩讀tin1和tin3同音。武漢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釘(tin1)」「丁(tin1)」「頂(tin2)」「低(ti1)」「底(ti2)」等例證,梗開四讀-in有「釘(tin1)」「丁(tin1)」「頂(tin2)」「定(tin3)」「聽(thin3)」「釘(tin3)」「靈(nin5)」「零(nin5)」「青(tɕin1)」等例證。19

據《柳州方言詞典》,西南官話柳州方言用tən1表示「投擲」之義,用例如tən1 sɿ5-thɐu5「tən1石頭」(投石頭),該辭典將這一tən1寫為「掟」,與柳州方言中「釘」字同音,柳州方言中「釘(tən1)」字既可表示名詞「釘子」,又可表示動詞「用針線把鈕釦等縫住」,且該辭典有說明「『釘』作動詞在柳州習慣讀陰平,現在也有讀去聲的」。柳州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釘(tən1)」「丁(tən1)」「頂(tən2)」「多(to1)」「朵(to2)」等例證,梗開四讀-ən有「釘(tən1)」「丁(tən1)」「頂(tən2)」「聽(thən1)」「靈(lən5)」「零(lən5)」「青(tshən1)」等例證。20

據《揚州方言詞典》,江淮官話揚州方言用tiŋ3表示「擂打」之義,用例如tiŋ3 tha1 ieʔ4 tɕhyẽ5「tiŋ3他一拳」(擊打他一拳),該辭典將這一tiŋ3直接列在去聲「釘」字條目下。揚州方言中「釘」字有兩讀tiŋ1和tiŋ3,這兩種讀法分別表示「釘子」和「用釘子捶打進別的東西;用釘子、螺絲釘等東西固定在一定位置或把分散的東西組合起來;用針線把帶子、鈕釦等縫住」之義。揚州方言中古端母讀t-有「釘(tiŋ1)」「丁(tiŋ1)」「頂(tiŋ2)」「低(ti1)」「抵(ti2)」「底(ti2)」等例證,梗開四讀-iŋ有「釘(tiŋ1)」「丁(tiŋ1)」「頂(tiŋ2)」「定(tiŋ3)」「聽(thiŋ1)」「挺(tiŋ2)」「靈(liŋ5)」「零(liŋ5)」「青(tɕhiŋ1)」等例證。21

《鹽城方言大詞典》記錄江淮官話鹽城方言用tiŋ3表示「用拳頭捶、打」之義的用法,該辭典將這一tiŋ3寫為「定」,並稱「打人的『打』讀如『定』音」。《漢語方言大詞典》亦在「釘」字條目下收錄「擊打」這一含義,其中包括湘語湖南衡陽方言、閩語廣東揭陽方言的用法,也包括鹽城方言的用法「他~了我一拳」和「你把釘子~下子」,可見該辭典認為鹽城方言中tiŋ3的「擊打」義與「釘(tiŋ3)」的「釘釘子」義是相通的。22

《廣雅疏證·釋器》在「定」字門下亦有「今江淮間謂以斧斫物曰釘」的記錄。23 關於這一「定」字,我們也將在3.3小節中作出說明。

2.9 本節綜述

在本節的以上八個小節中,我們分別列出了閩語、客語、粵語、湘語、贛語、吳語、晉語、官話這八個方言中可能與閩南語閩台片tan3同源的詞,其韻母有-an、-ia、-iã、-iaŋ、-iəŋ、-εŋ、-iŋ、-in等形式,它們應來自不同的時間層次,其中閩南語閩台片的-an應是早期的白讀層,-iaŋ、-iã也應屬較早期的白讀層(雷州話讀-ia是鼻化韻消失的緣故),-iəŋ、-εŋ、-iŋ、-in等應屬較晚期的層次。上述所列字共同指向中古端母、梗攝開口四等字,以讀陰去和陰平為主(在本文所列舉的晉語和官話方言中,陰去等同於去聲),與「釘」字在音讀上相符,與都挺切「打」字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亦有個別方言(如吳語溫州方言)讀作陰上,與「打」字在音讀上完全相符。

至於字義,上述所列方言可能的同源詞中,大多都含有「投擲」義;粵語廣州方言、吳語溫州方言及西南官話武漢方言中該詞素除「投擲」之義外,還含有「投物以擊打人」之義,贛語湖泗方言更是以陰平、陰去兩讀來區分「擲擊」與「槌擊」之義;西南官話成都方言中該詞素同時有「投擲」和「用拳頭擊打」之義;江淮官話揚州、鹽城等方言中該詞素有「用拳頭擊打」之義;晉語忻州方言中該詞素還有「(用刀)捅,殺」之義。這些含義其實都是相關的,「投擲」義顯然與「投物以擊打人」義相關(它們都有「投」之義),「投物以擊打人」義又與「用拳頭擊打」義及「(用刀)捅,殺」義相關(它們都有「擊打」之義)。換句話說,「投擲」(後接投擲的器物)與「擊打」(後接被擊打的對象)這兩個看似無關的概念和用法在上述方言間可通過「擲擊」義連結起來。

有了以上兩段音、義方面的認識,我們可以確定上述所討論的詞素應確實都具有同源的關係,且「釘」字與其所對應的漢字音讀吻合、而「打」字與其僅存在聲調上的差異。

3 關於「丁(釘)」「打」和「定」

3.1 說「丁(釘)」

因本文第2節所列方言可能的同源詞中,讀同「釘」字者(陰平或陰去)佔絕大多數,因此我們首先結合古韻書、文獻來探討「釘」字。

《說文解字》釋「釘」字為「鍊鉼黃金」,用現今國語來說即「冶煉餅狀黃金」之義;《說文通訓定聲》對「釘」字有「假借為丁,今俗用為鐵釘字」的註釋,同時《說文通訓定聲》對「丁」字有「P000051

Download Figure

,鑽也,象形,今俗以釘為之,其質用金或竹,若木。(轉注)以丁入物亦曰丁,說文作朾,撞也,俗字亦作打」的註釋;《龍龕手鏡(高麗本)》對「釘」字的記錄為「音丁,鐵釘也,又去聲,釘拴物也」;《正字通》對「釘」字的記錄為「當經切,音丁,釘物具也……又敬韻,音訂,以釘釘物也……」。

綜合上述釋義,我們知道「釘」字的本義並非「釘子」,其「釘子」之義是由象形字「丁」假借而來,這一意義一般讀作平聲,後世也都繼承了這一用法,這是因為「釘」字的部首為「金」字旁,隨著時代的進步,以金屬(特別是鐵)為原料製成的釘子逐漸取代了木釘或竹釘,而另一方面,隨著漢字的演化,「丁」字也有了其它含義,且被加上不同偏旁用以表達不同含義,因此「釘」字也就取代了原「丁」字成為表「釘子」義的用字;上段釋義中,同樣可見「丁(釘)」字用以表示「以丁入物,釘拴物,以釘釘物」(即把釘子打入物體或用釘子拴住、釘住物體)的用法,此處「釘」字一般讀作去聲,亦有「朾」這一異用字和「打」這一俗寫。以平聲、去聲兩讀分別作為相關概念的名詞和動詞,也即用漢字的不同聲調來區分詞義或詞性,這是漢語常見的現象,如「咽」字就以平聲和入聲兩讀來區分名詞「咽喉」和動詞「哽咽」之義。

「丁(釘)」字在古文獻中表示「釘子」之義有以下用例:

(5)淩自知罪重,試索棺釘,以觀太傅意,太傅給之。(《三國志·魏書·王淩傳》註引《魏略》)

(6)賊欲斫棺取釘,招垂淚請赦。(《三國志·魏書·滿田牽郭傳》)

(7)及桓溫伐蜀,又以侃所貯竹頭作丁裝船。(《晉書·陶侃傳》)

上述例句(5)、(6)、(7)中,「丁(釘)」字作為名詞「釘子」講是顯而易見的,這裡的釘子通常用於製作棺木或組裝船隻。

「釘」字在古文獻中表示「以釘子釘物」之義有以下用例:

(8)明帝立陵宵觀,誤先釘榜。(《世說新語·巧藝》註引衛恆《四體書勢》)

(9)嘗悅一鄰女,挑之弗從,乃圖其形於壁,以棘針釘其心,女遂患心痛。(《晉書·文苑列傳》)

(10)以桂為丁,以釘木中,其木即死。(沈括《夢溪筆談·辯論二》)

上述例句(8)中「釘」字作為動詞「以釘子釘物」講是顯而易見的,其後接名詞「榜」;例句(9)中「釘」字的主語不是「釘子」,而是「棘針」(指荊棘的芒刺),這是因為棘針與釘子形狀相似、用途相近,此處「釘」字可講為「以釘子狀的工具釘物」,是一種近似比喻的用法,其後接名詞性短語「其心」;例句(10)中將「丁」與「釘」兩字作出區分,其實在《夢溪筆談》寫作的年代「釘」字已有了表示「釘子」之義的用法,但該文中依然將兩字區分開,意在避免混淆,此句中動詞「釘」後面未接名詞或名詞性短語作賓語,「以釘木中」即「(釘子)用來釘到木頭中」,其中「木中」為表示方位的狀語。

此外,「釘」字亦可表示「用針線連綴衣物」之義(這一意義在現今國語中也寫作「訂」),這是「以釘子釘物」之義的延伸,古文獻中有以下用例:

(11)王老爹極其歡喜鮑廷璽,拿出一個大紅緞子釘金線的鈔袋來,裏頭裝着一錠銀子,送與他。(《儒林外史·第二五回》)

在本小節中,我們看到了「釘」字在古代用作名詞表示「釘子」之義和用作動詞表示「以釘子釘物」之義的用法,在下文中我們也將詳述閩南語中與之對應的用法。

3.2 「丁」詞族的「打」字及其它

因以釘子釘物時離不開「擊打」這一動作,因此我們可以認為「以釘子釘物」之義可以向「擊打」之義引申,但遺憾的是,在古文獻中,我們暫未尋獲「丁(釘)」字直接用來表示「擊打」之義的用例,因此這樣的引申暫且只能視為一種想當然,而無確鑿的證據。不過,李榮(1996)一文所用「打」字則啓發我們轉向研究該字,畢竟「打」字在現今國語中具有明確的「擊打」義。「打」字與「釘」字聲符相同、字音相近,很可能屬於同一詞族(下文亦將給出證明)。

楊秀芳(2009)一文引王力(1982)等學者的觀點指出:

「在漢語發展中,一個詞因語義引申,可能造成語音分化或字形分化,所產生的新詞音義相近,彼此同屬一個詞族(word family)。」

楊秀芳(2009)一文還表示:

「同族詞之間具有音義相同或相近的關係,將個別本字問題放在詞族的音義網絡中,可以從系統著眼,利用更多線索,更有把握地作出判斷,因此是一種重要的研究方法。」

「利用個別語詞的音義資料考求方言本字,常苦於文獻不足……利用同族詞豐富而能互相支援的音義線索,可以彌補資料不足之憾。」

「擴大以詞族為研究單位是必要的,因為方言語詞的音義變化各有不同,少為人知,若非藉詞族音義網絡之助,不易發現其來源。此外,文字規範總是趕不上語詞滋生的速度,方言滋生的新詞若未見諸經籍,更沒有規範為漢字的機會。以詞族為研究單位,一方面利用它豐富的音義線索,一方面不受文字限制,可以有效解決本字考求的問題。」

楊秀芳(2009)一文以閩南語kiŋ1、an5為例,說明了詞族研究可以解決韻書資料不足的問題,其中kiŋ1是動作動詞「將固定於一端之繩索等物向另一端拉緊」之義,而an5是狀態動詞「緊繃」之義。閩南語kiŋ1對應「揯」字音義皆合,該文發現閩南語an5與「緪」字義合音不合、與「恆」字音合義不合,因此去證明「恆」與「揯」「緪」同屬一個詞族,這樣便因同族詞音義相近而推論出「緪」字可有同族詞「恆」的「胡登切」一讀,進而可以作為閩南語an5的本字。本文也力圖使用類似的方法。

「丁(釘)」字在古韻書、文獻中未見直接表示「擊打」之義的記錄及用例,於是我們將把目光放大到「丁(釘)」字所在的詞族中,希望能在詞族的音義網絡中獲取更多線索;在現今國語中,「打」字最常見的用法就是表示「擊打」之義,只可惜「打」字的聲調與閩南語tan3不合。如此,我們若能在古文獻中找到更多「打」字表達相關含義(甚至是與「投擲」義相關)的例證,並且證明「打」字與「丁(釘)」字屬同一詞族,那麼根據同族詞音義相近的原理,我們即可合理推斷「打」字可有同族詞「丁(釘)」字的平聲或去聲讀法,進而可以作為閩南語tan3的本字,這便彌補了文獻記載的不足。

關於「打」字,《說文解字》釋該字為「擊也」,從手丁聲,大徐本的反切為「都挺切」;《龍龕手鑑》中該字的註釋如下:「德冷反,打擊也,棓也,又江外音都挺反」;《廣韻》中該字亦有「德冷切」和「都挺切」兩讀,釋義均為「擊也」。

根據上段列舉的音義記錄,再結合本文3.1小節開篇所引《說文通訓定聲》關於「丁」字的記錄「以丁入物亦曰丁,說文作朾,撞也,俗字亦作打」,我們可以確認「打」字與「釘」字屬於同一詞族,都是由表示「釘子」之義的「丁」字滋生而來,用以表示「以丁入物」之義時「打」是「丁」的俗寫(因以丁入物時需要用手持工具擊打,因此為「丁」字加上了「扌」的偏旁),只是後來這一含義更多地寫作「釘」;同時因「以丁入物」這一動作包含了手持工具「擊打」的過程,因此「打」字便具有了「擊打」之義,且這一含義一直沿用至今,以上便是漢語發展過程中,因語義引申而造成的語音和字形分化。

古文獻中「打」字表示「擊打」之義的用例如下:

(12)我入,當泊安石渚下耳,不敢復近思曠傍,伊便能捉杖打人,不易。(《世說新語·方正》)

(13)以如意打唾壺,壺口盡缺。(《世說新語·豪爽》)

(14)羽林武賁將幾千人,至尚書省,以瓦石擊打公門。(《魏書·張彜傳》)

(15)打鼓發船何郡郎,新亭舉目風景切。(唐·杜甫〈十二月一日〉詩三首之二)

上述例句(12)中「捉杖打人」意為「持拿棍棒擊打人」,「打」字具有「擊打」義;再觀例句(13),「如意」是中國民間搔癢用具,有長柄,柄端呈手指形,搔癢可如人意,故此工具稱為「如意」,「以如意打唾壺」意為「用如意擊打痰盂」,「打」字亦具「擊打」義;例句(14)中出現「擊打」一詞,今國語中除「擊打」一詞之外還另有「打擊」一詞,這充分說明「打」「擊」二字含義相近;例句(15)中「打鼓」一詞與今國語中的「打鼓」一詞詞義完全相同,就是「擊鼓」之義,其中「打」字自然也具「擊打」義。

若仔細分析上述四例句,我們可以發現其中「打」字的「擊打」義並非一定完全相同:例句(12)「捉杖打人」、例句(13)「以如意打唾壺」、例句(15)「打鼓」中的「打」字均指「手持工具擊打」,擊打的過程中工具不離手;而例句(14)「以瓦石擊打公門」中的「打」字可分情況討論,若是用瓦石擊打公門時瓦石不離手,則此處「打」字與其餘三例中的「打」字相同、為「手持工具擊打」之義,而若用瓦石擊打公門時瓦石離手,則此處「打」字似隱約含有「投擲」義、更準確地說是「擲擊」義——瓦石離手後即投擲出去、擊向公門。由此可見,「打」字在表達「擊打」之義時還可細分為「工具不離手」和「工具離手」兩種情況,後者是在前者的基礎上超脫了「手持拿」這一限制條件、著眼於「手施力使工具擊物」這一動作路徑、衍生得來。

「打」字表示「擲擊」義時,有時亦與「擲」字複合為「打擲」一詞,這樣的用法見於《大藏經》:

(16)獼猴見之,亦復罵詈,揚塵瓦石打擲。(《大藏經·生經卷第四·佛說水牛經第三十》)

(17)時彼泉上,有守泉青衣鬼,驅逐五通梵志,瓦石打擲不使逼近神泉。(《大藏經·經律異相卷第二十二》)

(18)說是語時,眾人或以杖木、瓦石而打擲之。避走遠住,猶高聲唱言:「我不敢輕於汝等,汝等皆當作佛。」(《大藏經·妙法蓮華經·常不輕菩薩品》)

例句(16)、(17)、(18)中均以「瓦石」為擊打工具,但與例句(14)不同的是,此三例中「打」字與「擲」字複合為「打擲」一詞,因此此時的「擊打」有明確的「擲擊」義,也就是說以瓦石擊打人或物時瓦石離手。值得注意的是,例句(18)中擊打工具除「瓦石」之外還有「杖木」,我們可將「以杖木、瓦石而打擲」理解為「以杖木(不離手)擊打、以瓦石(離手)擲擊」或「以杖木和瓦石(離手)擲擊」。

「打」字的「擊打」或「擲擊」義在今國語中也常有用到,除與例句(15)中相似的「打鼓」一詞外,還有「打破頭」「打碎玻璃」「打破花瓶」「打破碗」「用拳頭打人」「打樁」等,這與本文第2節所列某些方言中的用法極為相似,而吳語溫州方言中表示「扔物以擊人」之義的teŋ2則正與「打」字「都挺切」一讀相合,因此溫州方言中此teŋ2的本字極有可能就是「打」字。

另在古文獻中還可找到「打」字表示「進攻,攻打」之義的用例,與現今國語中「打仗」「打敗」等詞中的用法相似:

(19)我在北打賀拔勝,破葛榮。(《梁書·侯景傳》)

再觀「朾」字,上文所引《說文通訓定聲》中已有提及該字,《說文解字》釋該字為「橦也」,從木丁聲,段注本曰:

「撞也,撞從手,各本誤從木從禾,今正,通俗文曰,撞出曰朾,丈鞭丈莖二切,與說文合,謂以此物撞彼物使出也,三蒼作敞,周禮職金注作揨,他書作敞、作牚攵,實一字也,朾之字俗作打,音德冷都挺二切,近代讀德下切,而無語不用此字矣,從木丁聲,宅耕切,十一部。」

由此可見「朾」字實應為「打」字的正體,該字在古文獻中表示「擊打」之義的用例如下:

(20)三度徵兵馬,傍道朾騰騰。(《新唐書·五行二》)

上句中的「騰騰」可理解為擬聲詞或形容旺盛貌,此句中「朾」字在有些版本中也作「打」,意為「撞擊,擊打」。

從上文的分析可見「打」字「以丁入物——擊打——擲擊」的語義發展脈絡,具體地說:「以丁入物」乃一「手持工具施力使丁入物」的完整過程,若忽略「丁入物」這一目的、僅著眼於「手持工具施力擊物」的動作,便衍生出「擊打,撞擊」義(此即「朾,撞也」,也即「以此物撞彼物使出也」的動作);接下來若再超脫「手持拿」這一限制條件、僅著眼於「手施力使工具擊物」的動作路徑(也即如上文所述發生工具離手的情況),因以工具擊物必定經過相當路徑,如此便衍生出「擲擊」義。在此基礎上,若再進一步超脫「擊物」這一限制條件、僅著眼於「手施力使工具(器物)飛出相當路徑」,則應可衍生出「投擲」義——這便是「打」字「以丁入物——擊打——擲擊——投擲」的語義發展脈絡。24 由此,從語義上看,我們認為「打」字較「釘」字相比與閩南語tan3的關聯更為緊密。

關於「打」字在韻書中僅有上聲讀法的記錄、未見平聲讀法與去聲讀法、與閩南語tan3及本文第2節所列諸多方言中可能的同源詞聲調不合這一現象,我們亦可這樣理解:「丁」詞族在不同方言中的語音變化可能不同,北方漢語將從「丁」字之「以丁入物」義衍生得來的「打」字讀為上聲,但南方漢語或其它方言中該「打」字仍維持「丁(釘)」字的平聲讀法或去聲讀法也是極有可能的,類似的例子還有上文所舉的閩南語an5:北方漢語將動作動詞「揯」及狀態動詞「緪」均讀為清聲母見母,而楊秀芳(2009)引周祖謨(1945)的觀點「古漢語常利用清濁聲母來區分他動詞與自動詞」指出,「緪」字也可能有如「恆」字的「胡登切」一讀,也即閩南方言將狀態動詞「緪」讀為濁聲母匣母(見母、匣母在上古讀為同部位的清濁聲母*k-、*g-),這是清濁別義的現象,此即反映不同方言同一詞族的語音變化方式可能有所不同。

基於以上認識,我們可以認為「打」字作為閩南語上述tan3的本字不僅語義甚合、在音讀上也是不難解釋的,閩南語中表示「投擲」之義的tan3的本字極有可能是「打」字。

我們再來回顧一下本文2.9小節對於2.1~2.8小節所列諸多方言中可能的同源詞的歸納:粵語廣州方言、吳語溫州方言及西南官話武漢方言中該詞素同時存在「投擲」和「擲擊」之義,贛語湖泗方言以陰平、陰去兩讀來區分「擲擊」與「槌擊」之義;西南官話成都方言中該詞素同時存在「投擲」和「用拳頭擊打」之義;江淮官話揚州、鹽城等方言中該詞素有「用拳頭擊打」之義,晉語忻州方言中該詞素有「(用刀)捅、殺」之義。除晉語忻州方言的「(用刀)捅、殺」之義外,我們明顯可以看出其它方言中該詞素的用法均脫離不開「擊打」「擲擊」「投擲」這三個相關含義,這也正與上文分析中「打」字的語義發展脈絡相吻合,因此這些詞素的語源應該也都是「打」字;至於晉語忻州方言中的「(用刀)捅、殺」之義,則也與「手持工具施力擊打」這一動作很相似,因此也應是由「擊打」義發展而來的,我們在4.2小節中還將對此進行補充說明。

其實,以「丁」為聲符的字中,還有不少亦與「擊打」義相關。如「盯」字,《廣韻》釋其為「𥋝盯,視貌」,有平聲「直庚切」及上聲「張梗切」兩讀,現今國語中亦用該字表示「盯視」之義,而「盯視」即把目光集中在某人或物上面一直看、不離開,也即「像以丁入物那樣以目光擊打並把目光釘在……上」,因此「盯」字的用法其實正是由「丁(釘)」字的用法延伸出來的,只不過因其與眼睛相關,後世用「目」作偏旁。

至於「叮」字,該字在古代僅見於「叮嚀」的用法,如《玉篇》釋其為「叮嚀囑付也」,都苓切,應讀作平聲,「叮嚀」是連綿詞,此處「叮」與「嚀」兩字不拆開使用,猜測其來源可能是對於囑咐之音的擬聲,因此這裡的「叮」字並非與上述「打」「朾」「釘」「盯」等字屬同一詞族;而今國語中用「叮」字表示「蚊蟲叮咬」義的用法則依然來源於「丁(釘)」字的相關用法,我們知道蚊蟲的嘴是尖的、像釘子一樣,因此「蚊蟲叮咬」的「叮」字其實是用釘子的形狀及釘物時動作的樣貌作比喻,「叮咬」即「像以丁入物那樣以嘴擊打並把嘴釘在……上」。

另有「玎」字,《廣韻》該字有「當經切」及「中莖切」兩讀,釋義均與「玉聲」相關,《說文解字》釋其為「玉聲也」,從玉丁聲,段注本曰:「玉聲也,以椓之丁丁、伐木丁丁例之。葢當曡字言玎玎。」由此,該字可理解為「玉石相碰撞的聲音」,仍與「撞擊」有關。另有「靪」字,《說文解字》釋其為「補履下也」,亦隱含「以丁入物」或「擊打」義。

3.3 「斪斸謂之定」

在2.8小節的最末,我們留存了關於「定」字的懸念——《廣雅疏證·釋器》在「定」字門下有「今江淮間謂以斧斫物曰釘」的記錄。

事實上,「定」字與斧頭相關的意義在《爾雅》中即有記錄,《爾雅·釋器》曰「斪斸謂之定」,《郭註》「鋤屬也」,《廣雅疏證·釋器》對《廣雅》的「定謂之耨」註釋曰「別名案定者,斫物之稱,今江淮間謂以斧斫物曰釘,音帶定反,是其義也」,25 這說明該書認為清代時江淮間「以斧斫物」用法的本字為「定」(由其「鋤屬,斪斸」之義引申而來),而「釘」只是記音字。

「定」字的這一用法收錄於《字彙》中「丁定切,丁去聲」一讀,與去聲「釘」字同音,但古文獻中卻找不到「定」字與「鋤頭;斧頭」或「以斧擊物」相關的用例,我們轉而去研究「斪」「斸」二字。

《說文解字》釋「斪」「斸」二字均為「斫也」、釋「斫」字為「擊也」,段注本曰「擊者,攴也。凡斫木、斫地、斫人,皆曰斫矣」,《墨子·備穴》曰「斧,金為斫」,《玉篇》釋「斫」字為「刀斫」,可見「斫」字有名詞「斧頭」之義、亦有動詞「用刀、斧等砍」之義,古文獻中「斫」字作動詞的用例如下:

(21)乃斫大樹白而書之。(《史記·孫子吳起列傳》)

(22)白晝入樂府攻射官寺,縛束長吏子弟,斫破器物。(《漢書·張湯傳》)

(23)號令朝移幕,偷蹤夜斫營。(張祜〈送王昌涉侍御〉)

上述例句(21)中的「斫」字是「用刀、斧等砍」之義;例句(22)中的「斫」字是「擊打」之義;例句(23)中的「斫」字有「襲擊,攻擊」之義,這顯然是由「用刀、斧等砍」之義引申得出的。

再說「斸」,其與「斫」字一樣有「用刀、斧等砍」的用例:

(24)誰將修月斧,斸取一尖來。(宋·楊萬里〈遠峰〉)

根據上述例句及討論,我們知道「斫」「斪」「斸」等字都有動詞「擊打」或「用刀、斧等砍」之義,與本文第2節所列各方言中同源的那一語詞在用法上頗有相似之處,且北方方言現將「擲擊」亦說成「砍」(此處「砍」不一定用刀、斧),如「用石頭砍人」「他用書砍我」「她拿枕頭砍他」等,北方方言中「砍」字有這樣的用法應源於與上述「打」字的語義發展脈絡平行的發展、是由「砍」這一動作的本質「手持工具施力擊物」衍生出的用法。

可惜的是,我們在古文獻中未能找到「定」字直接表示「鋤頭;斧頭」或「以斧擊物」之義的用例,因此需要對《爾雅·釋器》中「斪斸謂之定」一句暫時打上問號,猜測或許此處「定」字僅為「丁(釘)」或「打」字的記音寫法,或許此處「定」字是藉以模擬刀斧砍伐之聲,也或許「定」字確有表示「鋤頭」或「擊打」之義的用法、而與「丁」詞族具有聲義同源的關係,就如同「宏」「鴻」「洪」「弘」等字都隱含「大」義一樣。26

綜合本小節的討論,在「定」字只有《爾雅》中「斪斸謂之定」這一相關釋義、未見古文獻中相關用例的情況下,「定」字不太可能是本文第2節中所列諸多方言中該同源詞的本字。

4 相關問題探討

4.1 閩南語中「釘」字的用法

據《閩南方言大詞典》,閩南語中平聲「釘」字廈門音及漳州音讀tiŋ1、泉州音讀tan1,例詞如(廈漳)tiŋ1-a2/(泉)tan1-a2「釘囝」(釘子)、(廈漳)tiŋ1-a2-khĩ5「釘囝鉗」(老虎鉗一類的工具)等;去聲「釘」字廈門音及漳州音讀tiŋ3、泉州音讀tan3,27 且用法較為豐富,我們結合《台日大辭典》《閩南方言大詞典》《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及《Tw-Ch台文中文辭典》將釋義及用法歸納如下:

  • 表示「以釘子入物」之義,如(廈漳)tiŋ3 thiʔ4-tiŋ1/(泉)tan3 thiʔ4-tan1「釘鐵釘」(釘鐵釘)、(廈漳)tiŋ3-taŋ5-sai1「釘銅師」(銅匠)等;

  • 表示「用針線縫」之義,如(廈漳)tiŋ3 liu3-a2/(泉)tan3 liu2-a2「釘鈕囝」(釘鈕釦)等;

  • 表示「緊跟著不放鬆,盯著」之義,如(廈)ka7 i1 tiŋ3-tiau5-tiau5/(泉)kaŋ3 i1 tan3-tiau5-tiau5「共伊釘著著」(緊盯住他不放)等;

  • 表示「(蚊蟲等)叮咬」之義,如(廈漳)hɔ7 paŋ1 tiŋ3-tioʔ8「與蜂釘著」(被蜜蜂蟄到)等;

  • 表示「(水果等)生斑點」之義,如(廈漳)tiŋ3 ɔ1-tiam2「釘烏點」(生黑斑)、(廈漳)tiŋ3 tiam2-aŋ5「釘點紅」(生紅斑)等;

  • 表示「扎根」之義,如(廈)tiŋ3(tan3)-kun1/(漳)tiŋ3-kin1「釘根」(扎根)等。

上述六類用法均與「釘」字的「以釘子釘物」之義有關,其中A、B兩個釋義在3.1小節中已有諸多例句為證;C、D兩個釋義在3.2小節靠後的部分中也已作出說明(詳見「盯」「叮」二字相關部分);E釋義是一個比喻的用法,水果上面長了斑點就如同釘上了釘子一樣,因此其依然來源於「以釘子釘物」之義;F釋義亦是「以釘子釘物」的引申義,「釘根」是指像釘子一樣釘入、扎入土壤,也即「扎根」,惟此「扎」不同於針扎,針頭扎入物體之後還要拔出來,而釘子釘入、扎入物體後一般不再拔出,「釘根」(扎根)顯然屬於不再拔出的一類,因此其依然是「以釘子釘物」的比喻義,當然「釘根」一詞亦可抽象化,即其後可接事業、地點等較抽象的名詞作賓語,與國語「扎根」一詞用法相同。

閩南語中「釘(tiŋ3)」字還有其它固定的用法,如tiŋ3-tɔk8「釘毒」一詞,意為「兇狠毒辣」,猜測此處「釘」字的用法依然來源於「以釘子釘物」之義,「釘毒」即形容對待別人像釘釘子一樣不留情面、兇狠得總是給別人釘子碰。

《Tw-Ch台文中文辭典》還記錄tiŋ3-hiŋ7「釘行」一詞,意為「生悶氣,慍怒,嘔氣,鬧彆扭」。hiŋ7「行」字在閩南語中有「品德」或「想法」之義,如phin2-hiŋ7「品行」(品德)、sim1-hiŋ7「心行」(心地)等;由此推知「釘行」一詞中「釘」字的用法依然來源於「以釘子釘物」之義,「釘行」即像釘釘子一樣把心中的想法釘住、強忍而不發作,也即「生悶氣」,這是一種生動形象的比喻。

《Tw-Ch台文中文辭典》還記錄kau1-tsiam1-tiŋ3「交針釘」一詞,意為「周到,深謀遠慮,細密,嚴謹」。為解釋這一詞,我們需要先引用《增補廈英大辭典》中關於「釘(tiŋ3)」字的部分例詞(並將其英文解釋翻譯為中文):tui3-kak4-tiŋ3「對角釘」指「以兩個釘子在對角線上的方式釘釘子」、si3-kak4-tiŋ3「四角釘」指「以四個釘子分別位於四個角的方式釘釘子」、ɔŋ7-lai5-bak8-tiŋ3「ɔŋ7梨目釘」指「以四個釘子組成菱形的方式釘釘子」、uai1-ko5-tiŋ3「歪ko5釘」指「以四個釘子中在一側的兩個較靠近的方式釘釘子」等。由此可見,閩南語中常在「釘(tiŋ3)」字前面加上修飾語,用以表示釘釘子的方式,如此,「交針釘」一詞即可解釋為「以(織毛衣時)交叉針那樣的方式釘釘子」,當然這種釘釘子的方式不可實際操作,因此只是一種比喻的用法,指做事面面俱到、嚴謹而周密,也可用來比喻心思細密或深謀遠慮。

4.2 閩南語「孤對tiŋ3」「tiŋ3孤枝」二詞的分析及相關

《Tw-Ch台文中文辭典》亦記錄kɔ1-tui3-tiŋ3及tiŋ3-kɔ1-ki1兩詞,都是「一對一,單挑」的意思,該辭典將這兩個詞分別寫作「孤對釘」「釘孤枝」,我們暫先沿用這兩種寫法。乍看之下,我們或許會認為「孤對釘」一詞也跟4.1小節中所討論的「交針釘」一詞一樣,是整個複合詞由釘釘子的方式延伸得出的比喻用法,畢竟「孤對釘」與「對角釘」「四角釘」等詞的構詞方式看似相同,「孤對釘」看似是指「以兩個釘子分別孤單地位於一側的方式釘釘子」,但稍加思索,我們便可知道「一對一,單挑」是指雙方都將目標對準對方、向彼此挑戰,你打我、我打你,各自指向對方,頗有「針鋒相對」「針尖對麥芒」之勢,而非各自釘各自的釘子——各自釘各自的釘子時,雙方之間沒有關係、沒有相互的動作,也就不太可能引申出「一對一,單挑」的概念,因此「孤對tiŋ3」與「對角釘」「四角釘」「交針釘」等詞的構詞方式雖看似相同,實則不同,此處tiŋ3應具有類似「擊打(對方)」的含義;再觀「tiŋ3孤枝」一詞,有人認為其來自於四色牌的術語,但「孤枝」一詞在《台日大辭典》中有三種解釋,翻譯成國語分別是「單一的一根樹枝」「骨牌的一支牌」和「(轎夫的暗語)窄橋」,這樣看來「tiŋ3孤枝」一詞似有三種可能的來源,玩牌的術語未必是其最早的來源,不過這三種意義其實是相通的,因此無需糾結於此。《Tw-Ch台文中文辭典》還收錄kɔ1-tui3-siaʔ4「孤對削」及siaʔ4-kɔ1-ki1「削孤枝」兩詞,均與「孤對tiŋ3」「tiŋ3孤枝」兩詞含義相近,這說明tiŋ3與「削(siaʔ4)」兩字在這兩組詞中有相似的使用方式,因此若想要分析「孤對tiŋ3」「tiŋ3孤枝」兩詞中tiŋ3的用法,我們可以首先去分析「削(siaʔ4)」字。

《廣韻》標「削」字為「息約切」,隸屬心母、歸入宕攝開口三等入聲藥韻。古心母字在閩南語中白讀音聲母以讀tsh-或s-為常例,讀s-的有「相」sio1、「惜」sioʔ4、「四」si3等,因此根據比較方法,「削」字在閩南語中白讀音聲母也可以是s-;關於韻母,在宕開三入聲藥韻字中,閩南語「勺」白讀siaʔ8(用例如pŋ7-siaʔ8「飯勺」、tsit8 siaʔ8 tsui2「蜀勺水」、hɔ3-siaʔ8「戽勺」等)、「雀」白讀tsiaʔ4(用於「雀盲」一詞,廈泉音tsiaʔ4-mi5、漳音tsiaʔ4-mε5,收錄於《閩南方言大詞典》),28 因此根據比較方法,「削」字白讀音韻母也可以是-iaʔ;又因心母是古全清音聲母,因此入聲字「削」讀陰入調理所應當。綜上所述,「削」字在閩南語中有siaʔ4的白讀音合乎音韻對應規律。《說文解字》釋「削」字為「一曰析也」、釋「析」字為「破木也」,《廣韻》釋「削」字為「刻削」,這說明「削」字的本義為「用刀除去木頭等物體的表層」,此義在閩南語中即有用例,如siaʔ4 ian5-pit4「削鉛筆」;而當「削皮」的對象不再是木頭等物體、而是人時,「削」字在閩南語中亦可有相關的引申義——若是實際動作的「削皮」則指「拚鬥(也即欲削去別人的皮)」,用例如tui3-siaʔ4「對削」(對拚,對決)、tui3-thau5-siaʔ4「對頭削」(正面衝突)等,若是抽象概念的「削皮」則指「諷刺,使難堪」,用例如khau1-siaʔ4「剾削」(諷刺,譏誚)、siaʔ4 laŋ5 e5 bin7-tsu2「削儂e5面子」(讓人家丟臉)等。

去聲「釘」字的本義是「以釘子釘物」,與「削」字的本義「以刀子破木」頗有相似之處,既然「削」字在閩南語中可由其本義引申出表達衝突概念的「拚鬥」之義,那麼「釘」字的字義在閩南語中應該也可有平行的發展——「削」這一動作本依賴於刀,因此可由「削皮」之義引申為「拚鬥」;而「釘」這一動作本依賴於釘子,釘釘子包含了擊打的過程,因此「釘」字若引申為「擊打」之義則更為貼切。

但根據本文3.2小節的論述,「釘」字在古文獻中無直接表達「擊打」之義的例證,反而是同詞族的「打」字可直接表達「擊打」之義,因此「孤對tiŋ3」「tiŋ3孤枝」兩詞中的tiŋ3與「打」字的關聯較與「釘」字的關聯相比似更為緊密;再據前文所述,此「打」字在閩南語中讀為去聲已無障礙,那麼「孤對tiŋ3」「tiŋ3孤枝」兩詞分別寫作「孤對打」「打孤枝」應是最合理的。

台灣閩南語中還存在kɔ1-tui3-thai5「孤對治」的說法,與「孤對打(tiŋ3)」「孤對削」意義相近。「治(thai5)」(俗寫「刣」)在閩南語中指「用刀殺/切人或物」、是一個常用語詞,「孤對治(thai5)」即一對一殺向對方,「治(thai5)」字在此處的含義及用法當可為「孤對tiŋ3」一詞中tiŋ3講為「擊打(對方)」、語源是「打」提供又一旁證。結合前面幾段的分析,我們可知「孤對打」「孤對削」「孤對治」三個詞有完全平行的構詞方式,指雙方一對一單挑;而「打孤枝」「削孤枝」則可分別理解為「打於孤枝」「削於孤枝」,指雙方在一根所謂的「孤枝」上對拼、進而引申出「一對一,單挑」的含義。當然,此處「打」字也可如同上文例句(19)那樣理解為「攻打」,惟此「攻打」是一對一的。

將「孤對tiŋ3」「tiŋ3孤枝」兩詞中tiŋ3的本字考為「打」還有一個有力的旁證:《增補廈英大辭典》中「堅(kan1)」字門下還收錄tiŋ3 kan1-lɔk8「tiŋ3堅轆」這一短語,並且註明該短語與phaʔ4 kan1-lɔk8「拍堅轆」含義相同。kan1-lɔk8「堅轆」指陀螺,「tiŋ3堅轆」與「拍堅轆」均指用繩子、鞭子等工具抽打陀螺、使之旋轉,而「拍(phaʔ4)」正是閩南語中表達「擊打」之義的常用字,因此若將「tiŋ3堅轆」寫為「打堅轆」,則與「拍堅轆」平行對應,此處「打(tiŋ3)」字也正是「擊打」之義,與本文3.2小節所述「手持工具施力擊物」的「擊打」義吻合,這便說明閩南語中這一tiŋ3確實具有「擊打」之義、其語源應對應於漢字「打」。

另:本文2.7小節所述晉語忻州方言中表示「(用刀)捅,殺」之義的tiəŋ3與閩南語「孤對治(thai5)」一詞中「治(thai5)」字的用法完全相同、與閩南語「孤對打」「打孤枝」兩詞中「打」字的用法也非常相似,這更加印證了本文3.2小節中其語源也是「打」字的論點。

綜上所述,閩南語中tiŋ3這一音節對應於兩個漢語詞:一是「以丁入物」義的「釘」,二是「擊打」義的「打」,其中前者有(廈門、漳州)tiŋ3/(泉州)tan3的方言差,而後者所對應的「打」字在閩南語中亦有tan3這一白讀音,但不表示「擊打」義、而是表示「投擲;丟棄」義,且僅用於廈泉腔、不見於漳州腔。

上文曾提及,贛語湖泗方言以陰平、陰去兩讀來區分「打」字的「投擲,擲擊」與「槌擊」這兩種含義;而與贛語湖泗方言的殊調別義現象不同的是,閩南語中用文白異讀來區分這兩種含義,白讀tan3表示「投擲;丟棄」、文讀tiŋ3表示「擊打」,閩南語中通過文白異讀來區分字義也是很常見的現象,如「衣」字白讀ui1表示「胎盤」、文讀i1表示「衣服」,如「約」字白讀ioʔ4表示「猜測」、文讀iɔk4表示「約定」或「大約」,再如「陣」字白讀tsun7表示一段時間或作為計算事物及動作的單位、而文讀tin7表示一個群體或作為計算人群的單位等。

雖然「打」字的「擊打」義先於「投擲」義產生,但閩南語中卻用較早期的白讀tan3表示「投擲;丟棄」義、較晚期的文讀tiŋ3表示「擊打」義,這其實不難解釋,畢竟這樣的用法在南方很多方言中都有用到、並非在閩南方言中產生,可能是「打」字的「投擲;丟棄」之義先於「擊打」之義傳入閩南地區,也可能是表示「擊打」之義時文讀層贏得了競爭,因此不能簡單地以閩南語的文白異讀來判斷「打」字的「擊打」義與「投擲;丟棄」義產生順序孰先孰後。

4.3 閩南語中表示「投擲」之義的其它動詞

通過本文第2節中對於各方言中同源詞的例舉,我們可以看出「打」字的「投擲」義在方言間用得較為廣泛。當然,各方言內部表達「投擲」義的動詞均定非只有「打」一個,本小節中我們將以閩南語為例進行說明。

閩南語中表達「投擲」之義有諸多的說法,如khian1「掔」、tim3「揕」、hĩ3「獻」、hiat4「㧒」、kak8等,我們將一一回顧這幾個字。

關於khian1「掔」:「掔」字在《集韻》中有「輕烟切」一讀,釋義為「固也,擊也,牽也」,其中「擊也」也即「擊打」之義,根據本文3.2小節關於「打」字的論述,「擊打」義可衍生出「投擲」義,因此「掔」字作為閩南語表示「投擲」之義的khian1的本字音義俱合,用例如khian1 tsioʔ8-thau5「掔石頭」。此外,根據「固也,牽也」這一釋義,閩南語中表示「扣環」或「用扣環扣住」義的khian1的本字可能也是「掔」,用例如gu5-phĩ7 khian1「牛鼻掔」(牛鼻環,套在牛鼻子上的器具)。

關於tim3「揕」:《廣韻》釋「揕」字為「擬擊」;《集韻》釋「揕」字為「擊也,一曰刺也」,反切為「知鴆切」,在閩南語中可以讀為tim3。「揕」字在古文獻中有如下用例:

(25)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史記·卷八十六·刺客傳·荊軻傳》)

上句中「持匕首揕之」即「拿著匕首擊/刺他」,此處「揕」字的用法與本文第2節所列晉語忻州方言tiəŋ3的「(用刀)捅,殺」這一含義及吳語溫州方言teŋ2的「渠想用刀兒teŋ2別人」一例的用法幾乎完全相同,與閩南語tan3的用法及本文第2節中所列舉的其它方言中同源詞的用法也非常相近,都是指「手持工具施力擊物」,因此「揕」這一動作應也可有與「打」平行的「手持工具施力擊物——手施力使工具擊物——手施力使工具(器物)飛出相當路徑」這一衍生過程,也即可有與「打」字相同的「擊打——擲擊——投擲」這一語義發展脈絡。

《閩南方言大詞典》中收錄tim3 ka1-le5「揕ka1螺」(玩陀螺)這一短語,此處「揕」字應該就是「手持工具施力擊打」之義;該辭典亦收錄theʔ8 tsioʔ8-thau5 tim3 laŋ5「摕石頭揕儂」(拿石頭擲擊人)一例,此處「揕」字為「擲擊」義;該辭典還收錄tim3 tshiu2-lui5-tan5「揕手雷彈」(投擲手榴彈)一例,此處「揕」字為「投擲」義;該辭典中還有如下例句:

(26)Miʔ8-kiã7 m7-tiʔ8 ma7 m7-thaŋ1 si3-ke3-tim3.

物件 m7-tiʔ8 ma7 m7 通 四界 揕。

(東西不要也不可以到處丟棄。)

上句中「揕」字為「丟棄」義。以上關於「揕」字的四個例子完好地說明了「揕」字「擊打——擲擊——投擲——丟棄」的語義發展脈絡及其在閩南語中的體現,這不僅給出了閩南語該tim3語源為「揕」的證明,其實也為本文核心問題tan3的語源是「打」的論證增添了份量。

關於hĩ3「獻」:「獻」字可有「捐棄」之義,如「奉獻」「獻身」等詞;「獻」是山攝開口三等字,同在山開三的「變」字在閩南語中白讀pĩ3、「扇」字在閩南語中白讀sĩ3可為「獻」字在閩南語中白讀音的韻母提供證據,因此「獻」字作為閩南語表示「投擲;丟棄」之義的hĩ3的本字音義俱合,用例如hĩ3 tsioʔ8-thau5「hĩ3石頭」、hĩ3-kiu5「hĩ3球」等。

關於hiat4「㧒」:《博雅》釋「㧒」字為「投也」;《集韻》釋「㧒」字為「㧒揘,擊」,反切為「胡決切」,同在山合四入聲屑韻的「血」字即有hiat4一讀,因此「㧒」字作為閩南語表示「投擲;丟棄」之義的hiat4的本字僅差在聲調方面(陰入與陽入之差),可以算作準本字,例詞如hiat4-kiu5「hiat4球」、hiat4-sak4等。「㧒」字在古文獻、韻書中兼具「投也」和「擊」兩義也從側面證明了這兩種含義確實是相通的,其含義相通的機理在上文對於「打」字及本節對於「揕」字的解釋中已有詳細的說明。

關於kak8:閩南語中亦表示「投擲;丟棄」之義,用例如kak8 tsioʔ8-thau5「kak8石頭」,本字不明。筆者找到其兩個候選本字「捔」及「搉」,據《康熙字典》,「捔」字「古岳切」一讀意為「掎捔」、「仕角切」一讀意為「刺也」,「搉」字「苦角切」一讀意為「敲擊也」、「古岳切」一讀意為「謂粗略而舉之也」。此兩字的各兩個音讀均無法與閩南語kak8的音義呈很好的匹配。

綜合本段討論,我們通過閩南語其它具有「投擲」義的語詞(如「掔」「揕」「㧒」等)窺察到在閩南方言內部「投擲」義大多來自「擊打」義這一語義演變規則,這為閩南語表示「投擲」義的tan3語源是「打」的論證增添了份量。

5 結語

本文藉助多方言的用法考出閩南語中表示「投擲;丟棄」之義的tan3的本字為「打」字,並認為「孤對tiŋ3」及「tiŋ3孤枝」兩詞中tiŋ3的本字亦為「打」,其中tan3是「打」字在閩南語中的白讀音,而tiŋ3是「打」字在閩南語中的文讀音。本文的考證過程用到了三個至關重要的證據:

一是其它方言中可能的同源詞除「投擲」之義外還有「擲擊」「擊打」之義,特別是贛語湖泗方言以陰平、陰去兩讀來區分「擲擊」與「槌擊」之義;

二是對於「丁」詞族的研究,特別是「打」字在古漢語文獻中有明確表達「擊打」和「擲擊」之義的例證;

更多地,本文4.3小節對於閩南語中表示「投擲」義的其它語詞的探討也揭示出閩南方言內部由「擊打」義逐步衍生出「投擲」義這一語義演變規則,為上文對於「打」字的論證增添了份量。

在考求方言本字時,我們應多多注意兄弟方言中可能的同源詞,並對這些可能的同源詞的用法進行分析,或許這能為我們的研究帶來突破。而當韻書資料不足時,我們可將目光放大到與目標語詞音義相近的同族詞,這樣或可藉詞族音義網絡之助發現更多的線索。

引用文獻

  • Barclay Thomas . 1923. Supplement to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Shanghai: Commercial Press.

  • 王力 . 1981.《中國語言學史》。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 王力 . 1982.《同源字典》。北京:商務印書館。

  • 王世羣 黃繼林 . 1996. 《揚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王念孫 . 1983.《廣雅疏證》。北京:中華書局。

  • 白宛如 . 1998.《廣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朱建頌 . 1995.《武漢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李榮 . 1996.〈打字與幐字〉,《中國語文》3:161–166。

  • 周長楫 . 2006.《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 周祖謨 . 1945.〈四聲別義釋例〉,《輔仁學志》13.12:75–112。後收入 1966《問學集》。北京:中華書局。

  • 姜茂友 . 2009.《鹽城方言大詞典》。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 陳彭年 . 2001.《新校宋本廣韻》。台北: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影印。

  • 梁德曼、黃尚軍 . 1998.《成都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張振興、蔡葉青 . 1998.《雷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許寶華、陶寰 . 1997.《上海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許寶華、宮田一郎主編 . 1999.《漢語方言大詞典》。北京:中華書局。

  • 游汝杰、楊乾明 . 1998.《溫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董忠司 . 2001.《臺灣閩南語辭典》。臺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 彭娟 . 2012.〈湘方言本字研究〉。湖南師範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 楊秀芳 . 2009.〈詞族研究在方言本字考求上的運用〉,《語言學論叢》40:194–212。

  • 溫端政、張光明 . 1995.《忻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熊正輝 . 1995.《南昌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鄭定歐 . 1999.《香港粵語詞典》。南京市:江蘇教育出版社。

  • 漢語大詞典編纂處 . 2007.《康熙字典(標點整理本)》。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 劉村漢 . 1995.《柳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 謝留文 . 1998.《于都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網路資源

  • http://ip194097.ntcu.edu.tw/q/q.asp 《Tw-Ch台文中文辭典》

  • http://taigi.fhl.net/dict/ 《台語辭典(台日大辭典台語譯本)》

  • http://twblg.dict.edu.tw/holodict_new/index.html 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本文採國際音標注音,並用1、2、3、4、5、6、7、8分別表示陰平、陰上、陰去、陰入、陽平、陽上、陽去、陽入八個調類,調類標於音節尾端。若無特別註明,本文中所述「閩南語」指閩南語閩台片。在閩南語閩台片中,漳州腔、廈門腔、台灣通行腔陽上與陽去調值相同,惟泉州腔能區分陽上和陽去兩調,本文據廈門方言調類系統標記、將陽上與陽去統一標為第7調。

本文起初將上述閩南語tan3與tiŋ3的本字均考為「釘」,但經審查人指點及筆者斟酌比較,認為「打」字比「釘」字更適合作為閩南語上述tan3與tiŋ3、同時也是諸多方言中該同源詞的本字,惟因「釘」字含義亦有相關之處,因此本文亦將花費一些篇幅討論「釘」字。

該辭典中例句並非完全以本字書寫,但本文重在探討和研究閩南語本字,因此本文中閩南語漢字力求以本字書寫,惟遇本字不明、合音字或外來語等情況採注音代替。

閩南語雷瓊片雷州方言語料來源於《雷州方言詞典》。

客家語于桂片于都方言語料來源於《于都方言詞典》。

粵語廣州方言語料來源於《廣州方言詞典》。

詳見《香港粵語詞典》。

見於彭娟〈湘方言本字研究〉,湖南師範大學碩士學位論文,頁122。

贛語南昌方言語料來源於《南昌方言詞典》。

更精確地說,「丟石頭打(tɕiã1)人」中的「丟」字才是「投擲」這一動作,而「打(tɕiã1)」則是藉由投出之物「擲擊」對方。

見於李榮〈打字與幐字〉,頁164。

吳語上海方言語料來源於《上海方言詞典》。

吳語溫州方言語料來源於《溫州方言詞典》。

晉語忻州方言中不區分陰去與陽去,這裡用第3調表示去聲,下同。

晉語忻州方言語料來源於《忻州方言詞典》。

本文所列舉官話方言中去聲皆不區分陰去與陽去,這裡用第3調表示去聲,下同。

西南官話成都方言語料來源於《成都方言詞典》。

中國復旦大學&日本京都外國語大學合作編纂,許寶華&宮田一郎主編《漢語方言大詞典》(北京:中華書局,1999年),頁3680~3681。

西南官話武漢方言語料來源於《武漢方言詞典》。

西南官話柳州方言語料來源於《柳州方言詞典》。

江淮官話揚州方言語料來源於《揚州方言詞典》。

江淮官話鹽城方言語料來源於《鹽城方言大詞典》及《漢語方言大詞典》。

(清)王念孫《廣雅疏證》(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頁224。

動詞「打」字還有很多其它的含義,如「塗抹」「提起,舉起」「計算」「採用,使用」等等,但與本文關係不甚緊密,故此處從略。

(清)王念孫《廣雅疏證》(北京:中華書局,1983年),頁224。

關於聲義同源,王念孫在《廣雅疏證·自序》中指出:「訓詁之旨,本於聲音,故有聲同字異,聲近義同。雖或類聚群分,實亦同條共貫,譬如振裘必提其領,舉網必挈其綱。」王力(1981)對此亦有見解:「文字既是代表有聲語言的,同音的字就有同義的可能。不但同聲符、不同義符的字可以同義;甚至義符、聲符都不同,只要音同或音近,也還可能是同義的。」

平聲「釘」字以白讀tan1和文讀tiŋ1、去聲「釘」字以白讀tan3和文讀tiŋ3分別作為泉、漳之間的方言差,這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現象,但在閩南語中也有例可循——同在梗開四的「亭」字泉州腔讀為白讀音tan5、漳州腔讀為文讀音tiŋ5;果開一的「做(作)」字泉州腔讀為白讀音tsue3、漳州腔讀為文讀音tso3;蟹開四的「齊」字泉州腔讀為白讀音tsue5、漳州腔讀為文讀音tse5,「雞」字泉州腔讀為白讀音kue1、漳州腔讀為文讀音ke1等。關於這種現象的成因,我們分析現白讀層的音讀在早期的漳州腔中應該也是存在的(同在梗開四的「瓶」字在漳州腔中亦讀為pan5、「零星」一詞在漳州腔中亦讀為lan5-san1即可為證),只是後來漳州腔文讀層和白讀層的競爭中,文讀層脫穎而出;而泉州腔或許沒有接觸到文讀層,也或許是白讀層贏得了競爭,因此依然保留著白讀音。

「雀盲」這一詞語在唐代即有文獻記載,見於唐代李淳風〈感應經〉中「雀皆至夕而不見物。人有至夕昏不見物者,謂雀盲、夕昏是也」句,可見「雀盲」指夜盲症,其名稱有據可循,因此「雀」字應是閩南語tsiaʔ4的本字。

If the inline PDF is not rendering correctly, you can download the PDF file here.

The Original Character of tan3 in Southern Min (閩南語 tan3(投擲;丟棄)本字考)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Sections

References

Barclay Thomas . 1923. Supplement to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Shanghai: Commercial Press.

王力 . 1981.《中國語言學史》。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王力 . 1982.《同源字典》。北京:商務印書館。

王世羣 黃繼林 . 1996. 《揚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王念孫 . 1983.《廣雅疏證》。北京:中華書局。

白宛如 . 1998.《廣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朱建頌 . 1995.《武漢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李榮 . 1996.〈打字與幐字〉,《中國語文》3:161–166。

周長楫 . 2006.《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周祖謨 . 1945.〈四聲別義釋例〉,《輔仁學志》13.12:75–112。後收入 1966《問學集》。北京:中華書局。

姜茂友 . 2009.《鹽城方言大詞典》。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陳彭年 . 2001.《新校宋本廣韻》。台北:洪葉文化事業有限公司影印。

梁德曼、黃尚軍 . 1998.《成都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張振興、蔡葉青 . 1998.《雷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許寶華、陶寰 . 1997.《上海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許寶華、宮田一郎主編 . 1999.《漢語方言大詞典》。北京:中華書局。

游汝杰、楊乾明 . 1998.《溫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董忠司 . 2001.《臺灣閩南語辭典》。臺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彭娟 . 2012.〈湘方言本字研究〉。湖南師範大學碩士學位論文。

楊秀芳 . 2009.〈詞族研究在方言本字考求上的運用〉,《語言學論叢》40:194–212。

溫端政、張光明 . 1995.《忻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熊正輝 . 1995.《南昌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鄭定歐 . 1999.《香港粵語詞典》。南京市:江蘇教育出版社。

漢語大詞典編纂處 . 2007.《康熙字典(標點整理本)》。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

劉村漢 . 1995.《柳州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謝留文 . 1998.《于都方言詞典(現代漢語方言大詞典·分卷)》。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

http://ip194097.ntcu.edu.tw/q/q.asp 《Tw-Ch台文中文辭典》

http://taigi.fhl.net/dict/ 《台語辭典(台日大辭典台語譯本)》

http://twblg.dict.edu.tw/holodict_new/index.html 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

Information

Content Metrics

Content Metrics

All Time Past Year Past 30 Days
Abstract Views 77 77 0
Full Text Views 208 208 79
PDF Downloads 13 13 1
EPUB Downloads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