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粵語“嚟”的語法特點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Grammatical properties of the Cantonese particle [lei21], which literally means ‘to come’, are discussed in this paper, focusing on its focus usage (known as lei 1) and its imperative usage (known as lei 2). It is observed that lei 1 co-occurs with a predicate nominal which conveys new information. The function of lei 2 is to mark the degree of the resultant state of a continuous activity expressed by the predicate. It is shown that different kinds of [lei21] are in complementary distribution, each of which plays a unique role in Cantonese grammar.

本文討論了粵語助詞“嚟”的語法特點,尤其是集中討論用於判斷句的“嚟1”和用於祈使句的“嚟2”。“嚟1”跟名詞謂語連用,用來引介表示新信息的名詞謂語。“嚟2”對謂語有一定的要求和限制,作用就是說明謂語要達到持續狀態的結果,並強調持續狀態的程度。本文最後說明粵語的幾個“嚟”在語法上呈現互補現象,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This article is in Chinese.)

Abstract

Grammatical properties of the Cantonese particle [lei21], which literally means ‘to come’, are discussed in this paper, focusing on its focus usage (known as lei 1) and its imperative usage (known as lei 2). It is observed that lei 1 co-occurs with a predicate nominal which conveys new information. The function of lei 2 is to mark the degree of the resultant state of a continuous activity expressed by the predicate. It is shown that different kinds of [lei21] are in complementary distribution, each of which plays a unique role in Cantonese grammar.

本文討論了粵語助詞“嚟”的語法特點,尤其是集中討論用於判斷句的“嚟1”和用於祈使句的“嚟2”。“嚟1”跟名詞謂語連用,用來引介表示新信息的名詞謂語。“嚟2”對謂語有一定的要求和限制,作用就是說明謂語要達到持續狀態的結果,並強調持續狀態的程度。本文最後說明粵語的幾個“嚟”在語法上呈現互補現象,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This article is in Chinese.)

* 本文的初稿曾發表於“第十四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2009年12月7–8日於廣西桂林),這幾年來一直作為教材,跟同行、同學討論,反覆討論,獲益良多。在寫作的過程中,感謝姚玉敏教授提供有用的資料。本研究獲香港特別行政區研究資助局優配研究金(General Research Fund GRF)“On the Discontinuous Constructions in Cantonese”(編號:CUHK 5493/10H)的資助,特此致謝。

1 引言

香港粵語(以下簡稱“粵語”)助詞“嚟”(讀作 [lei21] 或 [lɐi21])在文獻已有不少的討論,1 很多學者注意到粵語有兩個“嚟”,一個“嚟”表示動作剛剛發生,跟普通話的“來著”差不多,所搭配的謂語往往是表示動作的動詞謂語,可稱為“時間助詞”(鄧思穎2015),例如(1)的“洗車”;另一個“嚟”用在表示判斷、類屬、說明等意義的句子(張洪年1972 2007,梁仲森1992,2005,李新魁等1995,麥耘、譚步雲1997,Tang 1998,Lee and Yiu 19981999Fung 2000,Yiu 2001,詹伯慧主編2002,方小燕2003,鄧思穎2002,麥耘2008等),可稱為“事件助詞”(鄧思穎2015),例如(2)。本文所討論的“嚟”主要是(2)的事件助詞“嚟”,時間助詞“嚟”不在本文討論的範圍。為了行文方便,本文把事件助詞“嚟”稱為“嚟1”。

  • 我洗車嚟。我剛剛洗車。

  • 佢係邊個嚟?他是誰?

除了這兩種“嚟”的用法外,學者還注意到“嚟”可以用在祈使句(李新魁等1995),例如(3)。為了方便論述,我們把(3)的“嚟”稱為“嚟2”。這種用法比較特殊,在文獻裏的討論比較少,雖然已引起部分學者的注意(Fung 2000,Yiu 2001,詹伯慧主編2002,方小燕2003,劉倩2007,林華勇、郭必之2010等),但遺憾的是目前還沒有系統的分析。

  • 坐好嚟!坐好!(李新魁等1995:515)

通過本文的討論,我們進一步補充“嚟1”所謂名詞性成分的要求(麥耘2008),把“嚟1”的出現條件詳列出來,發現了新的問題,並且贊同“嚟1”是“動詞化詞頭”(verbalizer)的說法(Lee and Yiu 1999),從非受格動詞、名詞謂語等角度解釋“嚟1”所呈現重重的語法現象。至於“嚟2”,本文把它區分為兩類,一類屬於固定用法,另一類屬於黏附在謂語的助詞,呈現了作格化的效果。由於目前文獻缺乏對“嚟2”有系統的研究,本文對“嚟2”的語法研究應能補充這方面的不足。

2 “嚟1”的語法特點

第一,用在判斷句的“嚟1”往往跟繫詞“係”連用(張洪年1972,2007,梁仲森1992,2005,麥耘2008,鄧思穎2015)。不過,“係”可用可不用,例如(4)和(5)都可以接受。

  • 呢杯係乜嘢嚟?這杯是甚麼?

  • 呢杯乜嘢嚟?這杯是甚麼?

第二,“嚟1”之後可以有其他的助詞,例如(6)的“嘅”[kɛ33](的)和(7)的“喎”[wɔ33]。“嚟1”往往跟“嘅”共現(張洪年1972,2007,麥耘2008等),但並非一定要連用。2

  • 呢杯係乜嘢嚟嘅?這杯是甚麼?

  • 佢地係普通朋友嚟喎。(他們說)他們只是普通朋友。(Lee and Yiu 1998

第三,“嚟1”之前的成分限於名詞性成份(麥耘2008,鄧思穎2015),既可以是名詞,例如(7)的“普通朋友”,可以是疑問代詞,例如(2)的“邊個”(誰),也可以是人稱代詞,例如(8)的“你”。不過,我們認為疑問代詞會比較順口,尤其是在缺乏任何語境的情況下說出來。雖然普通名詞和人稱代詞也可以,但必須是句子焦點的所在,例如說(8)的時候有一定的上文下理,又例如(9)的“係蘋果嚟嘅”(是蘋果呀)是用來回答問題。

  • 原來係你嚟!原來是你啊!(麥耘2008:199)

  • 呢啲係乜嘢嚟?係蘋果嚟嘅!這杯是甚麼東西呀?是蘋果呀!(張洪年2007:202)

第四,“嚟1”之前的名詞性成分必須是光桿名詞或表示無定的(indefinite)(數)量名短語,例如(9)的光桿名詞“蘋果”、(10)的“(一)個學生”是無定的名詞性成分。(11)有指示代詞的“呢個人”(這個人)和(12)的代詞“佢”(他)都是有定,都不能接受。

  • 張三係(一)個學生嚟。張三是一個學生。

  • *張三係呢個人嚟。張三是這個人。

  • *張三係佢嚟。張三是他。

第五,“嚟1”之前的名詞性成分不能是表示數量、量化的數量詞短語(Lee and Yiu 19981999)。(13)的“四十歲”和(14)的“十五剬升”都是數量短語,不能跟“嚟1”搭配。這兩個例子的數量詞短語跟(10)的(數)量名短語不同,前者表示數量,後者表示無定意義。

  • *今年,阿黃四十歲嚟。今年阿黃四十歲。(Lee and Yiu 1999

  • *今年嘅標準用量係十五剬升嚟。今年的標準用量是十五剬升。(Fung 2000:90)

第六,跟“嚟1”搭配的疑問代詞,屬於能夠位於論元(argument)位置、具有指稱能力(referential)的疑問代詞,而不能是那些位於非論元位置(如狀語)、不具備指稱能力的疑問代詞(鄧思穎2015)。3(2)的“邊個”(誰)、(4)的“乜嘢”(甚麼)、(15)的“邊度”(哪裏)都屬於具有指稱能力的疑問代詞,能夠跟“嚟1”搭配;(16)的“點樣”(怎麼樣)、(17)的“點解”(為甚麼)、(18)的“幾時”(甚麼時候)都不具備指稱能力,不能跟“嚟1”搭配。

  • 呢度係邊度嚟?這裏是甚麼地方?

  • *佢係點樣嚟?他是怎麼樣的?

  • *呢件事嘅發生係點解嚟?這件事的發生是甚麼原因?

  • *個會係幾時嚟?那個會議是甚麼時候?

第七,跟“嚟1”連用的名詞性成分,往往是句子焦點的所在,或者用來回答問題。這個表示焦點的成分在句法上有一定的限制,如果有繫詞“係”(是)的出現,表示焦點的成分只能在“係”(是)的右邊出現,不能在“係”(是)左邊的主語位置,呈現了不對稱的現象。以特指問句為例,以上述的(2)(重複在(19))跟(20)比較,我們發現位於“係”(是)右邊“邊個”(誰)的接受度明顯比位於左邊的好得多。

  • 佢係邊個嚟?他是誰?

  • *邊個係主席嚟?誰是主席?

以下的測試進一步證明跟“嚟1”相關的疑問代詞只能位於“係”(是)的右邊,不能位於左邊的主語。要回答(19),我們可以光說(21)的“張三”,並加上“嚟1”和表示明顯事實的焦點助詞“吖嘛”[a:55ma:33](趙偉鈞2014,鄧思穎2015);但回答位於主語的疑問代詞,光說“張三”卻不能加上“嚟1”,例如(22)。即使主語是焦點的所在,“嚟1”也不能夠出現。

  1. 問:佢係邊個嚟?他是誰?

    • 答:張三嚟吖嘛。張三嘛。

  1. 問:邊個係主席(*嚟)?誰是主席?

    • 答:張三(*嚟)吖嘛。張三嘛。

除了特指問句以外,這種不對稱的現象也在選擇問句裏發生。麥耘(2008:200)注意到有“嚟1”的選擇問句不能對主語作選擇,試比較(23)和(24)的對立。(23)所選擇的對象“英語老師定語文老師”(英語老師還是語文老師)在繫詞“係”的右邊,但(24)的選擇對象“賀生定黃生”(賀先生還是黃先生)卻在主語位置。

  • 賀生係英語老師定語文老師嚟?賀先生是英語老師還是語文老師?

  • *賀生定黃生係英語老師嚟?賀先生還是黃先生是英語老師?

3 “嚟1”的句法分析

在文獻上,“嚟1”一般分析為“語助詞”(梁仲森1992,2005)、“語氣助詞”(李新魁等1995,方小燕2003)、“句末語氣詞”(麥耘2008)、“助詞等。跟“語氣”相關的助詞,如焦點助詞、情態助詞、疑問助詞、祈使助詞、感情助詞,只能在根句(root clause)出現,不能進入嵌套句;能進入非根句的,只有事件助詞和時間助詞(鄧思穎2006,2009,2015)。比如說,加強疑問語氣的疑問助詞“先”[sin53](到底),只出現在根句的層面,例如(25),卻不能出現在(26)的從屬小句和(27)的小句主語(鄧思穎2006:227)等非根句的語境。事件助詞“嚟1”固然可以在根句出現,例如上文的(2),但也可以在小句內出現,例如(28)的從屬小句和(29)的小句主語。

  • 邊個做咗老闆先?到底誰當了老闆?

  • *[因為邊個做咗老闆先],你好開心?到底因為誰當了老闆,你很開心?

  • *[邊個最靚先]係一個神話?到底誰最漂亮是一個神話?

  • [因為係石頭嚟嘅],所以特別重。因為是石頭,所以特別重。

  • [係奶茶嚟定係咖啡嚟]都唔緊要。是奶茶還是咖啡都不要緊。

已知粵語表示限制性焦點的焦點助詞“咋”[tsa:33](只,而已)是一個句法層次較低的助詞(Tang 1998,鄧思穎2006,2015)。例子(30)和(31)顯示了“嚟1”出現“咋”(只)之前,說明了在句法上“嚟1”應該是一個比“咋”還要低的助詞。

  • 張三係一個學生嚟咋。張三只是一個學生。

  • 佢地係你嘅朋友嚟嘅咋咩?他們只是你的朋友嗎?(劉倩2007:373)

  • 雖然“嚟1”要求前面的成分是名詞性(麥耘2008),但表面上“嚟1”好像不是直接黏附在名詞性成分之上,例如“嚟1”不能跟著疑問代詞“邊個”(誰)在(32)的主語出現或在(33)的被動句之中出現。

  • *邊個嚟係主席?誰是主席?

  • *佢畀邊個嚟打咗一下?他被誰打了一下?

假設“嚟1”是一個助詞(張洪年1972,2007,鄧思穎2015),這個“嚟1”的確跟前面名詞性成分的關係比較密切,起碼名詞性成分和“嚟1”之間不能插入任何的助詞,例如(34)的“嘅”(的)(比較上文的例子(6))。4

  • *呢杯係乜嘢嘅嚟?這杯是甚麼?

“嚟1”對所搭配的謂語有嚴格的選擇,不能跟動詞謂語和形容詞謂語連用(梁仲森2005,Lee and Yiu 19981999等)。無論是動態的動詞謂語,例如(35)的“食乜嘢”(吃甚麼),還是靜態的動詞謂語,例如(36)的“姓乜嘢”(姓甚麼)、(37)的“有乜嘢”(有甚麼),形容詞謂語,例如(38)的“好高”(很高),“嚟1”的出現都不好。

  • *佢食乜嘢嚟?他吃甚麼?

  • *佢姓乜嘢嚟?他姓甚麼?

  • *佢有乜嘢嚟?他有甚麼?

  • *佢好高嚟。他很高。

文獻一般注意到“嚟1”往往用在表示判斷的“係……嘅”(是……的)結構,例如上文的(4)、(6)。“係……嘅”還可以用來強調動詞謂語,例如(39)的“鍾意貓”(喜歡貓)。雖然(40)的“嚟1”前面有名詞性成分“貓”,而且用在表示判斷的“係……嘅”結構,但仍然是不能接受。

  • 佢係鍾意貓嘅。他是喜歡貓的。

  • *佢係鍾意貓嚟嘅。他是喜歡貓的。

根據上述的例子,我們認為出現在“嚟1”前面的名詞性成分應該分析為名詞謂語。上文的一些例子,例如(4)的疑問代詞“乜嘢”(甚麼),在特定的語境下,可以用作名詞謂語,直接陳述主語“呢杯”,說成(41)。5

  • 呢杯乜嘢啊?這杯甚麼呢?

如果把“嚟1”的所謂名詞性成分的要求重新詮釋為名詞謂語的要求,那麼,上述(35)至(38)這些例子的不合語法就不難理解了,因為它們的謂語都不是名詞謂語。(40)雖然是“係……嘅”結構,但沒有名詞謂語,“嚟1”就不能出現了。(16)的“點樣”(怎麼樣)和(17)的“點解”(為甚麼)都不具備作為名詞謂語的條件,因此不能接受。有定的名詞性成分(如(11)的“呢個人”)和表示數量的數量詞短語(如(13)的“四十歲”、(18)的“幾時”)句法上分別屬於限定詞短語dp和數詞短語NumP,而這兩種短語是不能做名詞謂語的(鄧思穎2010:§9)。

名詞謂語的要求還可以解釋所謂不對稱的現象。以(20)為例,跟“嚟1”相關的疑問代詞“邊個”是句子的主語,並非謂語,不符合名詞謂語的要求,因此不合語法。至於選擇問句(23)和(24)的情況,(23)所選擇的對象“英語老師定語文老師”(英語老師還是語文老師)屬於名詞謂語,符合“嚟1”的名詞謂語要求,但(24)的選擇對象“賀生定黃生”(賀先生還是黃先生)是主語,並非謂語。

上文提及“嚟1”前面的名詞性成分可以是“你”(如(8))但不能是“佢”(他)(如(12)),重複如下。如果把(43)改動一下,“嚟1”又可以跟“佢”(他)共現,例如(44)。這些例子的最大差別,按照王燦龍(2010)的思路,就是(42)的“你”和(44)的“佢”(他)表示陳述關係(內涵),說明某人的身分,而(43)的“佢”(他)表示等同關係(外延),具有指稱的作用。起陳述作用的名詞可以做謂語,但表示等同關係的名詞是有定的用法,不能做謂語(鄧思穎2010:§9)。因此,(42)的“你”和(44)的“佢”(他)才有資格做名詞謂語,可以跟“嚟1”共現。

  • 原來係你嚟!原來是你啊!

  • *張三係佢嚟。張三是他。

  • 原來係佢嚟!原來是他啊!

事實上,如果省略了(42)和(44)的“原來”,接受度就比較差,如(43)。除代詞外,(45)的有定的名詞短語也可以接受(鄧思穎2015:160)。在這個語境,“真係”(真的是)好像加強了說話者跟聽話者的爭辯意味,突顯了“呢個人”(這個人)表示陳述關係。把(44)的“原來”改為(46)的“真係”(真的是),一樣可以接受(鄧思穎2015:160)。由此可見,“原來”、“真係”(真的是)等成分強調了說話者把新信息告訴聽話者,突顯了陳述關係,因而可跟“嚟1”連用。

  • 真係呢個人嚟!真的是這個人啊!

  • 真係佢嚟!真的是他啊!

在這個分析的基礎上,我們進一步認為“嚟1”是一個加在名詞謂語之上的助詞,最接近謂語,處於句法結構比較低的層次。功能上,“嚟1”是用來引介表示新信息的名詞謂語,而形式上,我們贊同Lee and Yiu(1999)的說法,認為“嚟1”是一個“動詞化詞頭”(verbalizer),把一個名詞性成分轉類,變成一個動詞性成分(鄧思穎2015)。簡單來講,“嚟1”把名詞謂語改變為動詞謂語。因此,“嚟1”不能跟動詞謂語和形容詞謂語結合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動詞謂語和形容詞謂語不必也不能通過動詞化詞頭來改變詞類。

事實上,“嚟1”所表現的語法特點並不奇怪。這個詞應該跟動詞“嚟”(來)同源,只不過是動詞“嚟”(來)的進一步虛化。動詞“嚟”(來)是一個非受格(unaccusative)動詞,它的賓語必須是名詞性,例如(47)的“一個人”,不能是動詞性,例如(48)的“好高”(很高)。跟動詞“嚟”(來)連用的疑問代詞也只能是那些具備指稱能力的疑問代詞,例如(49)的“乜嘢”(甚麼)、“邊個”(誰)、“邊度”(哪裏),而不能是“點樣”(怎麼樣)、“點解”(為甚麼)。

  • 嚟咗一個人。來了一個人。

  • *嚟咗好高。*來了很高。

  • 嚟咗乜嘢 / 邊個 / 邊度 / *點樣 / *點解?來了甚麼 / 誰 / 哪裏 / *怎麼樣 / *為甚麼?

此外,眾所周知,非受格動詞的賓語必須是無定的,呈現“無定效應”(definiteness effect)。(47)的無定數量短語“一個人”和(50)的無定量名短語“個人”都可以接受,但有定的“呢個人”(這個人)和代詞“佢”(他)卻不能接受。

  • 嚟咗個人 / *呢個人 / *佢。來了個人 / *這個人 / *他。

如果我們的比較是正確的話,表示判斷的“嚟”是從非受格動詞“嚟”(來)而來,雖然進行了虛化,但虛化後的“嚟”仍然保持原來動詞的一些語法特點。

4 “嚟2”的語法特點

上文提到學者注意到“嚟2”用在祈使句(李新魁等1995:515),例如(3)。除了這個例子外,“嚟2”還可以出現在以下的語境裏。張勵妍、倪列懷(1999)指出“嚟2”可以“用在動詞或助詞‘住’之後,表示較委婉的祈使語氣”,例如(51)、(52)、(53)。“嚟2”還可以在其它補語之後,例如放在補語“好”之後(李新魁等1995,詹伯慧主編2002,方小燕2003)的(54),或者出現在“啲”[ti:55](一點兒)之後(劉倩2007)的(55)。

  • 睇住嚟。看著點。(張勵妍、倪列懷1999:190)

  • 聽住嚟。聽著。(張勵妍、倪列懷1999:190)

  • 你因住嚟!你要小心點!(李新魁等1995:515)

  • 坐好嚟!坐好!(李新魁等1995:515,詹伯慧主編2002:88)

  • 定啲嚟!鎮定點兒!(劉倩2007:374)

我們認為這些可以跟“嚟2”連用的例子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固定的用法,而第二類的運用相對比較自由。屬於固定用法的包括(51)至(53)等例子,動詞不能隨意更替,比如說,雖然“望”和“睇”(看)意義相近,但(56)卻不能說。

  • *望住嚟。看著點。

此外,雖然“睇、聽、因住”都是及物動詞,但(57)至(59)等例子顯示了不能插入賓語。事實上,(51)的“睇住”,意思是要對方注意,有“瞧我的吧”的意思,詞匯意義已經有了改變,跟所謂持續體的“睇住書”(看著書)、“睇住佢”(看著他)不一樣。(53)的“因住”(當心,留神)也有這種味道,要對方注意小心,“因住”已成為一個詞,不能分拆,而“因”在粵語不是自由語素,不能單獨使用。6 饒秉才、歐陽覺亞、周無忌(2009:256)甚至把“因住嚟”當作一個詞,收錄在他們的詞典裏。7

  • *睇住書 / 佢嚟。看著書 / 他。

  • *聽住歌 / 首歌嚟。聽著歌 / 這首歌。

  • *你因住佢嚟!你要小心他!

第二類的例子包括(54)和(55),(54)也可以加上表示程度的“啲”(一點兒),說成(60)。8

  • 坐好啲嚟!坐好點兒!

除了“坐”等不及物動詞和“定”(鎮定)等形容詞以外,及物動詞也可以跟“嚟2”連用,例如(61)的“唱”。不過,(62)顯示了賓語在這種句式不能出現。9

  • 唱好啲嚟!唱好點兒!

  • *唱好啲歌嚟!把歌唱好點兒!

“嚟2”往往要求之前要有“啲”(一點兒)。雖然有些情況“啲”好像可以省略,例如(54),但也可以補出來,例如(60),甚至有些情況是“啲”不能省,否則不合語法,例如(63)。

  • 慢*(啲)嚟!慢點兒!

能跟“嚟2”搭配的形容詞,有一定的限制和要求。謂語所表示的事件,必須是一種持續的狀態。正如李新魁等(1995:515)所指出,“嚟2”表示“命令語氣,只限於要求保持某一狀態”。劉倩(2007:374)認為“嚟2”用於表示“促使做好某種動作”。我們注意到,這種狀態傾向表示一種緩慢動作所呈現的持續狀態,例如上述(54)的“坐好”、(61)的“唱”、(63)的“慢”,也包括心理狀態,例如(55)的“定”(鎮定)。如果不表示由緩慢動作所引致的持續狀態,例如(64)的“快”雖然隱含了一個動作,但並非一種緩慢的動作,因此不能接受;“熱、凍、長、短”等形容詞沒有表示任何的動作,都不能跟“嚟”搭配;(65)的“高、低”和(66)的“上、落”都表示高度,前者沒有隱含任何動作,後者卻隱含一種動作,正好形成鮮明的對比。

  • *快 / *熱 / *凍 / *長 / *短啲嚟!快 / 熱 / 冷 / 長 / 短點兒!

  • *高 / *低啲嚟!高 / 低點兒!

  • 上 / 落啲嚟!上來 / 下來點兒!

至於以下例子的動詞是說話人要求聽話人要做的動作,而補語“好、定、快”應該是這些動作理想中達到的狀態。10

  • 坐好嚟!坐好!

  • 企定嚟!站定!

5 “嚟2”的句法分析

屬於固定用法的“嚟2”,創造能力比較低,應該已進行了詞匯化,成為凝固的成分,整個“V+嚟2”應該分析為一個詞,沒有句法結構可言。至於第二類的“嚟2”,我們認為它可以分析為助詞,直接跟表示持續狀態的謂語結合在一起,“嚟2”的作用就是說明要達到持續狀態的結果,並強調持續狀態的程度,而謂語內往往包含了一個表示程度的“啲”(一點兒)。

“嚟2”似乎仍然保留了非受格動詞的特點,要求所結合的動詞性謂語,是事件的結果,作為事件的自然終結點,表達了終結體(telic)的意義。“啲”(一點兒)的作用,可謂強化了事件結果的程度。此外,“嚟2”跟謂語結合在一起,最終讓整個謂語重新分析為一個非受格謂語,呈現了非受格動詞的效果。原來的賓語,在“作格化”的過程中被省略了。11 因此,在這種句式裏,賓語往往都沒有出現。

以下的例子進一步說明“嚟2”跟“嚟1”一樣,都應該是句法上層次較低的助詞,跟語氣類的助詞無關。

  • 顯示了“嚟2”可以跟祈使助詞“噃”[pɔ:33]連用;(70)跟顯示了“嚟2”可以在兼語句裏出現,位於小句層次較低的位置。12

  • 企好啲嚟噃!站好點兒!

  • 佢勸張三做事要定啲嚟,唔好心急。他勸張三做事要鎮定點兒,不要急。

我們進一步假設“嚟2”可能跟謂語前表示未然的“嚟”相關,例如用在兼語句的“嚟”。(71)“嚟幫手”(來幫忙)的“幫手”是說明“叫”的目的,而“嚟”是強調“幫手”是未然的事件。無論謂語前還是謂語後的“嚟”,都強調謂語是未然的事件。不過,它們兩者在語法上仍然有分工,謂語前的“嚟”只能選擇表示動作的謂語(例如“幫手”),不能選擇表示持續狀態的謂語,例如不合語法的(72);相反,謂語後的“嚟2”只能選擇表示持續狀態的謂語,卻不能選擇表示動作的謂語,例如不合語法的(73)。謂語前後的“嚟”無論是語法或是語義都呈現了互補現象。

  • 我叫佢嚟幫手。我叫他來幫忙。

  • *我叫佢嚟企好啲。*我叫他來站好點兒。

  • *幫手嚟!幫幫忙。

6 結語

本文討論了助詞“嚟”的語法特點,尤其是集中討論用於判斷句的“嚟1”和用在祈使句的“嚟2”。“嚟1”只能跟名詞謂語連用,用來引介表示新信息的名詞謂語。“嚟2”對謂語有一定的要求和限制,作用就是說明謂語要達到持續狀態的結果,並強調持續狀態的程度。

除了動詞的用法以外,粵語有幾個意義上比較虛化的“嚟”,它們既可以在謂語之前或在謂語之後出現,句法分佈有一定的條件,呈現互補現象,可以簡單總結在下表。總的來看,這四類“嚟”都好像跟時間意義有關,用在判斷句的“嚟1”和過去時的“嚟”屬於已然,所強調的事件是存在的事實,已經發生的;用在祈使句的“嚟2”和表示目的的“嚟”屬於未然,所強調的事件尚未發生。

  • 粵語的“嚟”

tab1

引用文獻

  • FungRoxana Suk-Yee 馮淑儀. 2000. Final Particles in Standard Cantonese: Semantic Extension and Pragmatic Inference. Doctoral dissertation, Ohio State University.

  • HuangC.-T. James. 黃正德. 1982. Logical Relations in Chinese and the Theory of Grammar. Doctoral dissertation, MIT.

  • LeeThomas Hun-tak 李行德, and Carine Yiu姚玉敏. 1998. Focus and aspect in the Cantonese final particle ‘lei4’. Paper presented at the 5th Annual Research Forum, YR Chao Center for Chinese Linguistic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 LeeThomas Hun-tak, and YiuCarine. 1999. Temporal marking, verbalization and nominalization in the Cantonese particles ‘lei4’ and ‘ge3’. Paper presented at the Linguistic Society of Hong Kong Annual Research Forum 1999,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 TangSze-Wing 鄧思穎. 1998. Parametrization of Features in Syntax.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 TsaiWei-tien Dylan 蔡維天. 1994. On Economizing the Theory of A-bar Dependencies. Doctoral dissertation, MIT.

  • YiuCarine Yuk-man 姚玉敏. 2001. Cantonese Final Particles ‘lei’, ‘zyu’ and ‘laa’: An Aspectual Study. M.Phil. thesis,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方小燕. 2003.《廣州方言句末語氣助詞》。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 王燦龍. 2010.〈“誰是NP”與“NP是誰”的句式語義〉,《語言教學與研究》2:39–46。

  • 李新魁等. 1995.《廣州方言研究》。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

  • 林華勇、郭必之. 2010. 〈廉江粵語“來 / 去”的語法化與功能趨近現象〉,《中國語文》6:516–525。

  • 張洪年. 1972.《香港粵語語法的研究》。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 張洪年. 2007.《香港粵語語法的研究(增訂版)》。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 張勵妍、倪列懷. 1999.《港式廣州話詞典》。香港:萬里書店。

  • 梁仲森. 1992.《香港粵語語助詞的研究》,香港理工學院哲學碩士論文。

  • 梁仲森. 2005.《當代香港粵語語助詞的研究》,香港:香港城市大學語言資訊科學研究中心。

  • 麥耘、譚步雲. 1997.《實用廣州話分類詞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

  • 麥耘. 2008.〈廣州話的句末語氣詞“來”〉,邵敬敏主編《21世紀漢語方言語法新探索──第三屆漢語方言語法國際研討會論文集》,196–205。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 詹伯慧主編. 2002.《廣東粵方言概要》。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 趙偉鈞. 2014.《粵語“X嘛”的語用功能探析》,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專題研究論文。

  • 劉倩. 2007.〈關於粵語句末助詞“嚟”的比較研究〉,張洪年、張雙慶、陳雄根編《第十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論文集》,370–376。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 鄧思穎. 2002.〈粵語句末助詞的不對稱分佈〉,《中國語文研究》2:75–84。

  • 鄧思穎. 2004.〈作格化和漢語被動句〉,《中國語文》4:291–301。

  • 鄧思穎. 2006.〈粵語疑問句“先”的句法特點〉,《中國語文》3:225–32。

  • 鄧思穎. 2008.〈漢語被動句句法分析的重新思考〉,《當代語言學》4:308–319。

  • 鄧思穎. 2009.〈粵語句末“住”和框式虛詞結構〉,《中國語文》3:234–240。

  • 鄧思穎. 2010.《形式漢語句法學》。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 鄧思穎. 2015.《粵語語法講義》。香港:商務印書館。

  • 饒秉才、歐陽覺亞、周無忌. 1981.《廣州話方言詞典》。香港:商務印書館。

  • 饒秉才、歐陽覺亞、周無忌. 2009.《廣州話方言詞典(修訂版)》。香港:商務印書館。

1 文獻一般認為“嚟”來源自“來”,是“來”的變體。本文所用的粵語標音是寬式的國際音標。

2 就“嚟嘅”連用的現象,香港粵語和廉江粵語有差異之處。廉江粵語對應的“來個”必須連用,“來”不能單獨在判斷句使用,比較(i)和(ii)(林華勇、郭必之2010:519)。

(i)藍色個係一件衫來個。(藍色的是一件上衣的。)

(ii)*藍色個係一件衫來。

3 有關漢語論元 / 指稱能力的疑問詞的劃分及其句法特點,詳見Huang(1982)、Tsai(1994)等的討論。

4 麥耘(2008:199)注意到“*係+名詞+嘅+嚟”這樣不合語法的詞序。他認為“係+名詞+嚟+嘅”是從“深層形式”(即“係+名詞+嘅+嚟+嘅”)通過“類化”和省略而來,前一個“嘅”被刪去了。我們認為“類化”並非原因,而兩個“嘅”的說法也欠缺理論的支持。

5 為了讓問句更加自然,句末加上“啊”。至於疑問代詞做謂語的限制,可詳看王燦龍(2010)、鄧思穎(2010:§9)。

6 “因” 作為動詞還可以表示量度、估算,例如(i),但這種用法已經不普遍。

(i)你因一下,睇錢夠唔夠。(你估算一下,看錢夠不夠)(饒秉才、歐陽覺亞、周無忌2009:256)。

7 “因住嚟” 並沒有收錄在饒秉才、歐陽覺亞、周無忌(1981)。

8 李新魁等(1995:515)舉了例子(i),本文的評審人舉了例子(ii)。這個“住”跟第一類固定用法的 “~住” 不一樣,意義跟第二類 “~好” 接近,不過(i)和(ii)不能加上“啲”。事實上,有些說粵語的人並不接受(i)和(ii)這樣的說法。

(i)企住嚟!(站著!)

(ii)處坐住嚟,咪四圍行。(在這裏坐著,別到處跑。)

9 雖然李新魁等(1995)舉了有賓語的(i),但我們覺得這個例子並不自然,不能接受。

(i)眯埋眼嚟啊嗄!(閉上眼睛啊!)(李新魁等1995:515)

10 感謝本文的評審人提供這些例子並提出解釋。

11 我們這種假設是沿著“作格化”的思路(鄧思穎2004,2008)。

12 (70)說明了表示祈使的“嚟”不一定在根句(root),而主語也不一定是第一人稱。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中國語言學集刊

Sections

References

FungRoxana Suk-Yee 馮淑儀. 2000. Final Particles in Standard Cantonese: Semantic Extension and Pragmatic Inference. Doctoral dissertation, Ohio State University.

HuangC.-T. James. 黃正德. 1982. Logical Relations in Chinese and the Theory of Grammar. Doctoral dissertation, MIT.

LeeThomas Hun-tak 李行德, and Carine Yiu姚玉敏. 1998. Focus and aspect in the Cantonese final particle ‘lei4’. Paper presented at the 5th Annual Research Forum, YR Chao Center for Chinese Linguistic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LeeThomas Hun-tak, and YiuCarine. 1999. Temporal marking, verbalization and nominalization in the Cantonese particles ‘lei4’ and ‘ge3’. Paper presented at the Linguistic Society of Hong Kong Annual Research Forum 1999,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TangSze-Wing 鄧思穎. 1998. Parametrization of Features in Syntax. Doctoral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

TsaiWei-tien Dylan 蔡維天. 1994. On Economizing the Theory of A-bar Dependencies. Doctoral dissertation, MIT.

YiuCarine Yuk-man 姚玉敏. 2001. Cantonese Final Particles ‘lei’, ‘zyu’ and ‘laa’: An Aspectual Study. M.Phil. thesis,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方小燕. 2003.《廣州方言句末語氣助詞》。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王燦龍. 2010.〈“誰是NP”與“NP是誰”的句式語義〉,《語言教學與研究》2:39–46。

李新魁等. 1995.《廣州方言研究》。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

林華勇、郭必之. 2010. 〈廉江粵語“來 / 去”的語法化與功能趨近現象〉,《中國語文》6:516–525。

張洪年. 1972.《香港粵語語法的研究》。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張洪年. 2007.《香港粵語語法的研究(增訂版)》。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張勵妍、倪列懷. 1999.《港式廣州話詞典》。香港:萬里書店。

梁仲森. 1992.《香港粵語語助詞的研究》,香港理工學院哲學碩士論文。

梁仲森. 2005.《當代香港粵語語助詞的研究》,香港:香港城市大學語言資訊科學研究中心。

麥耘、譚步雲. 1997.《實用廣州話分類詞典》。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

麥耘. 2008.〈廣州話的句末語氣詞“來”〉,邵敬敏主編《21世紀漢語方言語法新探索──第三屆漢語方言語法國際研討會論文集》,196–205。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詹伯慧主編. 2002.《廣東粵方言概要》。廣州:暨南大學出版社。

趙偉鈞. 2014.《粵語“X嘛”的語用功能探析》,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專題研究論文。

劉倩. 2007.〈關於粵語句末助詞“嚟”的比較研究〉,張洪年、張雙慶、陳雄根編《第十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論文集》,370–376。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鄧思穎. 2002.〈粵語句末助詞的不對稱分佈〉,《中國語文研究》2:75–84。

鄧思穎. 2004.〈作格化和漢語被動句〉,《中國語文》4:291–301。

鄧思穎. 2006.〈粵語疑問句“先”的句法特點〉,《中國語文》3:225–32。

鄧思穎. 2008.〈漢語被動句句法分析的重新思考〉,《當代語言學》4:308–319。

鄧思穎. 2009.〈粵語句末“住”和框式虛詞結構〉,《中國語文》3:234–240。

鄧思穎. 2010.《形式漢語句法學》。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鄧思穎. 2015.《粵語語法講義》。香港:商務印書館。

饒秉才、歐陽覺亞、周無忌. 1981.《廣州話方言詞典》。香港:商務印書館。

饒秉才、歐陽覺亞、周無忌. 2009.《廣州話方言詞典(修訂版)》。香港:商務印書館。

Information

Content Metrics

Content Metrics

All Time Past Year Past 30 Days
Abstract Views 20 20 0
Full Text Views 13 13 13
PDF Downloads 2 2 2
EPUB Downloads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