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Honey’ (說 “蜜”)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It has been known for nearly 100 years (since Polivanov 1916) that the Chinese word for ‘honey’ is most likely to be of Indo-European origin (probably via Tocharian B):

Chin. 【蜜】 ‘honey’ < mc mjit < oc *mit (Baxter and Sagart 2014)

Toch. B mit ‘honey’ < PToch. *m’ət- < pie *medhu-.

The Chinese word can also be compared with Skt. madhu, Gr. μεθυ (methu)/μεθη (methē), ocs. medŭ, Lith. midùs/medùs, oe. meodu, ohg. metu, Ger. met, and Eng. mead. The present article will focus on mi ‘honey’ and fēng 蠭 ‘bee’ in ancient Chinese books and unearthed texts. It is deduced that honey was probably introduced into China before the 1st millennium b.c.

“蜜”[mì ‘honey’< mc mjit < oc *mit] (Baxter and Sagart 2014)是極少數有確切證據源于印歐語的漢語外來詞,它可能即源自吐火羅語B(即龜茲語)的mit。一個世紀以前,俄國語言學家Polivanov(1916)已撰文證明“蜜”可追溯到原始印歐語*medhu。這個詞還可與梵語madhu(蜜,蜂蜜酒)、希臘語μεθυ(methu,葡萄酒)/μεθη(methē,烈性酒)、古教堂斯拉夫語medŭ(蜜)、立陶宛語midùs/medùs(蜜)、古英語meodu(蜂蜜酒)、古高地德語metu(蜂蜜酒)、德語met(蜂蜜酒)、英語mead(蜂蜜酒)比較。1 本文重新檢討古典文獻及出土文獻中所見的“蜜”字和“蠭”字,推測蜂蜜很可能在西元前一千年之前已傳入中國。(This article is in Chinese.)

Abstract

It has been known for nearly 100 years (since Polivanov 1916) that the Chinese word for ‘honey’ is most likely to be of Indo-European origin (probably via Tocharian B):

Chin. 【蜜】 ‘honey’ < mc mjit < oc *mit (Baxter and Sagart 2014)

Toch. B mit ‘honey’ < PToch. *m’ət- < pie *medhu-.

The Chinese word can also be compared with Skt. madhu, Gr. μεθυ (methu)/μεθη (methē), ocs. medŭ, Lith. midùs/medùs, oe. meodu, ohg. metu, Ger. met, and Eng. mead. The present article will focus on mi ‘honey’ and fēng 蠭 ‘bee’ in ancient Chinese books and unearthed texts. It is deduced that honey was probably introduced into China before the 1st millennium b.c.

“蜜”[mì ‘honey’< mc mjit < oc *mit] (Baxter and Sagart 2014)是極少數有確切證據源于印歐語的漢語外來詞,它可能即源自吐火羅語B(即龜茲語)的mit。一個世紀以前,俄國語言學家Polivanov(1916)已撰文證明“蜜”可追溯到原始印歐語*medhu。這個詞還可與梵語madhu(蜜,蜂蜜酒)、希臘語μεθυ(methu,葡萄酒)/μεθη(methē,烈性酒)、古教堂斯拉夫語medŭ(蜜)、立陶宛語midùs/medùs(蜜)、古英語meodu(蜂蜜酒)、古高地德語metu(蜂蜜酒)、德語met(蜂蜜酒)、英語mead(蜂蜜酒)比較。1 本文重新檢討古典文獻及出土文獻中所見的“蜜”字和“蠭”字,推測蜂蜜很可能在西元前一千年之前已傳入中國。(This article is in Chinese.)

* 小文得到徐文堪先生的指教,筆者感激不盡。對匿名評審專家及 Guillaume Jacques、孫景濤二位先生的寶貴意見,也在此表示深切謝意。但文中如有疏誤,概由筆者自負其責。

1 早期傳世典籍所見“蜜”字

《說文解字・䖵部》:“蠭,飛蟲螫人者。從䖵逢聲。”“蜜”字《說文》作𧖅,從䖵、從鼏聲:“𧖅,蠭甘飴也。一曰螟子。從䖵鼏聲。蜜,或從宓。”段玉裁注云:“飴者,米糵煎也。蠭作食,甘如之。凡蠭皆有蜜。《方言》:‘蠭,大而蜜者謂之壺蠭。’郭云:‘今黑蠭穿竹木作孔,亦有有蜜者。’是則蠭飴名𧖅,不主謂今之蜜蠭也。”2𧖅從鼏聲,或從宓聲。鼏、宓、密古音很近,3《儀禮・剬食大夫禮》:“甸人陳鼎七,當門,南面,西上,设扃鼏。鼏若束若編。”鄭注:“扃,鼎扛,所以舉之者也。……古文鼏皆作密。”4

戰國秦漢時代的傳世古籍中已多見“蜜”字,如荀卿《荀子・大略》云:“蘭茝稾本,漸於蜜醴,一佩易之。正君漸於香酒,可讒而得也,君子之所漸,不可不慎也。”5《晏子春秋・內篇・雜上二十三》亦云:“今夫蘭本,三年而成。湛之苦酒,則君子不近,庶人不佩;湛之縻(麋)醢(醴),而賈匹馬矣。非蘭本美也,所湛然也。”6《韓非子・難勢》:“此味非飴蜜也,必苦菜/萊、亭歷(葶藶)也。”7《禮記・內則》:“婦事舅姑,如事父母。……棗、栗、飴、蜜以甘之。”8《楚辭・招魂》:“粔籹蜜餌,有餦餭些。瑶浆蜜勺,實羽觴些。”王逸注:“餦餭,餳也。言以蜜和米麪熬煎作粔籹,擣黍作餌。……勺,沾也。古本蜜作𧖅𧖅。……言食已復有玉漿以蜜沾之,滿于羽觴,以漱口也。”9 王充《论衡・言毒篇》:“食蜜少多,則令人毒。蜜爲蜂液,蜂则陽物也。……蜂液爲蜜,蜜難益食。”10 又《論衡・本性篇》:“詼諧劇談,甘如飴蜜,未必得實。”11

2 出土文獻中的“蜜”字

戰國楚簡中的“蜜”字不從“䖵”,而是從甘從宓聲。如湖北荊門包山楚簡(316bc)第255簡:“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一缶”、“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某(梅)一缶”12。第257簡:“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酏二𥬹。”13 古人以陶瓷器皿盛蜜,可參東漢趙曄《吳越春秋》卷八《勾践歸國外傳》:“越王(勾践,约520–465bc)乃使大夫種索(齎)葛布十萬,甘蜜九党(瓽),文笥七枚,狐皮五雙,晉竹十廋(艘),以復封禮。”14。戰國時代楚國官府還專門設有掌管蜜及蜜製品的機構,稱為“集蜜”。15

楚簡文字中還有一些“蜜”字是“密”的假借字,有秘密、安寧之義。如上海博物館藏楚竹書《孔子詩論》28簡:“《墻有薺(茨)》,慎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通密)而不智(知)言。”16《民之父母》第8簡:“‘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有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通密)’,無聲之樂。”17《季庚(康)子問於孔子》第19簡:“慎小以合大,疏言而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通密)守之。”18

《容成氏》第46簡“蜜須是(氏)”19 的“蜜”亦通“密”,是方國名,在今甘肅靈臺西邊。這個“蜜(密)”國,西周甲骨文、金文又写作“宓”。如周原甲骨H11:136:“今□王思□往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宓,通密)”20《小臣昜鼎》:“唯十月,使于曾,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宓,通密)伯于成周休䀝小臣金。弗敢喪,昜用作寶旅鼎。”21 另外,在殷墟甲骨和西周金文中有地名“密”,與“宓”可能不是一地。如《甲骨文合集》31996號(屬於武丁時期歷組卜辭):“甲午卜,取射臿,乎(呼)密。”西周中期的《𧽊簋》:“唯三月,王在宗周。戊寅,王格于大廟。密叔佑𧽊即位。”22 春秋時期《高蜜戈》“高蜜造戈”之蜜字亦寫作從甘從宓聲,高蜜即今山東高密。23

西周恭王時期的《史墻盤》銘有云:“憲聖成王,左右綬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剛鯀,用肇徹周邦。”24 其中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字左邊从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與上文所引楚簡《容成氏》“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須”之“蜜”是一字。25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從亼、米、口。亼、口即合,像器皿之形。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從亼、米、甘,亼、甘與“合”義同,論者或以爲從米聲。26

如上述可知,兩周時代的蜜字有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兩種寫法,前者爲象形兼表音字,後者為形聲字。

3 出土文獻中的“蠭”字

蜜與蠭有密切的關係,但出土文獻中蜜蜂的“蠭”字尚未被釋讀出來。案,近出西周青銅器㺇簋云:

用匄百福、邁(萬)年,俗(欲)兹百生(姓)亡不㝝(禀)

厥臨㖓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魯。

裘錫圭(2008、2012:184)考證說:

簋銘“㖓魯”之“㖓”,左旁不可識,《考釋》謂其“象兩個𦣞字正反相連,中間共享一筆,當為‘𦣞’字繁構”,恐不可信。但《考釋》謂此字从“夆”聲,“似應讀為逢,《書・洪範》:‘身其康強,子孫其逢吉。’馬注:‘逢,大也。’(引者按:所引馬融注見《釋文》。既用馬注,引經文似乎不必按僞《孔傳》斷句,宜從《經義述聞》在“逢”字斷句,“吉”字自成一讀)……“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就是豐厚的福”,則相當有道理。王引之《經義述聞》卷三“子孫其逢”條,述王念孫說,舉出了古書中“逢”當訓大的一些例證,並以爲“逢”、“豐”古通,“是古‘逢’、‘豐’聲義皆同也”。《國語・周語下》“景王二十二年穀、洛鬬”條,有“則此五者而受天之豐福”語。“逢魯”、“豐福”義近。依此解,“厥臨”和“逢魯”是“禀”的並列賓語。不過,“㖓魯”之“㖓”似乎也有可能應該讀為逢遇之“逢”,也就是認爲“逢魯”跟“禀厥臨”一樣也是動賓結構。在上文引過的《國語・周語上》“十五年有神降於莘”條中,有“道而得神,是謂逢福;淫而得神,是謂貪禍”之語,韋昭注:“逢,迎也。”“逢魯”可能與“逢福”意近。27

案,“㖓”字原文作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此字亦見新出衛簋,作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簋甲蓋)、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簋乙蓋)。衛簋與㺇簋關係密切,28 銘文亦相似,上引㺇簋銘,衛簋作:

用匄百福、邁(萬)年,俗(欲)兹百生(姓)亡不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魯。

無“稟厥臨”三字。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字,李學勤以爲其左旁從囦(“淵”之古文)聲,其字讀爲“煙”29。其實,若將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之左旁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字順時針轉九十度爲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幷將衛簋此字所從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與史墻盤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字所從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蜜)旁、上博楚簡《容成氏》蜜(密)須之蜜(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比照,其嬗變之跡昭然若揭。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之框形兩邊外凸像蜂窩之形,內四點代表蜜蜂,當中一豎像蜂房之間隔。衛簋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之框形四邊皆突出尤其像蜂窩,中間無一豎,但內亦有四點。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所從之“米”,蓋由㺇簋“蠭”字所從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旁中間四點一豎筆劃演變而來,以充作聲符。而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方框若分解書寫,則可演變爲從亼從口或甘之形。此字形當是“蜜”字之象形初文。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當分析爲從蜜、從夆聲,應釋作“蠭”(或“蜂”)。

另外,日本神戶白鶴美術館藏商代帝辛時期小子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卣。30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一作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舊不識,字從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或隸定爲“囧”),“夆”旁各有兩點共四點。對比㺇簋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字、衛簋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可知二者皆從“夆”聲,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義同,皆像蜂窩狀。亦有四點像蜜蜂,惟置於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之外耳。卣字與簋銘義符稍異,當是“蠭”字之異體。“蠭”爲人名,古籍中亦有之,如逢蒙,或作蓬蒙、蠭蒙、蠭門、逢門。31

4 結論

商代末期(約1076–1046bc)至西周中期金文中“蠭”字的釋出,對認識“蜜”字的演變很有幫助。綜上所述,可知商周時期“蜜”字由象形字“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逐漸演變為象形兼表音字“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及形聲字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說文》的“𧖅”字在出土文獻中未見,而古文字中“蜜”字的形符一般從“甘”而不是“虫”或“䖵”。到漢代用作蜂蜜之義的“蜜”字有時還寫作通假字“密”,如《武威漢代醫簡》:“凡六物冶合,和丸以白密(蜜),大如櫻桃。”32

據Polivanov(1916)的研究,漢語“蜜”字的讀音可能源自吐火羅語B(即龜茲語)的mit,并可追溯到原始印歐語*medhu。從本文梳理的古文字材料看,這個外來詞最晚在商代末期即剬元前一千年之前就已出現了。

《山海經・中山經・中次六經》云:

縞羝山之首,曰平逢之山,南望伊洛,東望穀城之山。無草木,無水,多沙石。有神焉,其狀如人而二首,名曰驕蟲,是爲螫蟲,實惟蜂蜜之廬。”郭璞注:“言羣蜂之所舍集。蜜赤(亦)蜂名。33

《楚辭・招魂》:

魂兮歸來!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旋入雷淵,麋散而不可止些。幸而得脫,其外曠宇些。赤螘若象,玄蠭若壺些。五穀不生,藂菅是食些。其土爛人,求水無所得些。彷徉無所倚,廣大無所極些。歸來兮!恐自遺賊些。

王逸注:“言曠野之中有赤蟻,其狀如象。又有飛蠭,腹大如壺。”洪興祖補注:“《方言》云:蠭,大而蜜者謂之壺蠭。”34

上引戰國時代成書的《山海經》、《楚辭》兩段文字雖然都有神話的意味,但也保留了歷史真實的一面。從文意看,都反映出蜜蜂是從中國西北方向輸入到中原的,這與蜜字爲原始印歐語或吐火羅語的借詞之說頗為契合。

引用文獻

  • Adams Dougles Q. 2013. A Dictionary of Tocharian B. Amsterdam: Rodopi.

  • Baxter William H. & Sagart Laurent . 2014. Old Chinese: A New Reconstruc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Jacques Guillaume . 2014. The word for “honey” in Chinese and its relevance for the study of Indo-European and Sino-Tibetan language contact. Wekwos: A New Journal of Indo-European Studiesi:111116.

  • Polivanov Evgenij Dmitrievich . 1916. (Пoливáнoв Eвгéний Дми́тpиeвич) Индoeвpoпeйcкoe *medhu e oщeкитaйcкoe *mit. Зaпиcки Bocтoчнoгo Oтдeлeния Импepaтopcкoгo Pуccкoгo Apxeoлoгичecкoгo Oбщecтвa xxiii:263264.

  • Ringe Donald . 1995. Tocharians in Xinjiang: The linguistic evidence. Journal of Indo-European Studies 23.3&4:439444.

  •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1984–1994.《殷周金文集成》。北京:中華書局。

  • 毛亨(傳)、鄭玄(箋)、孔穎達疏. 1999.《毛詩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 王先慎. 1998.《韓非子集解》。北京:中華書局。

  • 王先謙(撰),沈嘯寰、王星賢(點校). 1988.《荀子集解》。北京:中華書局。

  • 王弼注、孔穎達疏. 1999.《周易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 司馬遷. 1959.《史記》。北京:中華書局。

  • 甘肅省博物館、武威縣文化館. 1975.《武威漢代醫簡》。北京:文物出版社。

  • 朱鳳瀚. 2008.《衛簋與伯㺇諸器》,《南開大學學報》(哲社版)6:1–7。

  • 朱曉雪. 2013.《包山楚簡綜述》。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 吳則虞. 1962.《晏子春秋集釋》。北京:中華書局。

  • 吳則虞. 2011.《晏子春秋集釋》增訂本。北京:國家圖書館。

  • 吳鎮烽. 2006.《㺇器銘文考釋》,《考古與文物》6:60–67+115。

  • 李守奎、曲冰、孫偉龍. 2007.《上海博物館藏楚竹書(一—五)文字編》。北京:作家出版社。

  • 李學勤. 2007.《伯㺇青銅器與西周祀典》,《古文字與古代史》第一輯,179–190。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 李學勤. 2008.《伯㺇青銅器與西周祀典》,《文物中的古文明》,289–294。北京:商務印書館。

  • 周生春. 1997.《吴越春秋輯校彙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季羨林. 2009.《糖史》。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

  • 段玉裁. 1981.《說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洪興祖. 1983.《楚辭補注》。北京:中華書局。

  • 袁珂. 1980.《山海經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馬承源. 2002a.《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馬承源. 2002b.《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馬承源. 2005.《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五)。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 高亨. 1989.《古字通假會典》。濟济南:齊魯書社。

  • 曹瑋. 2002.《周原甲骨文》。北京:世界圖書出版剬司。

  • 梁玉繩等. 1982.《史記漢書諸表訂補十種》。北京:中華書局。

  • 梁啟雄. 1983.《荀子簡釋》。北京:中華書局。許全勝. 2014.《“康罟”與“蠭魯”》,《內陸歐亞歷史語言論集——徐文堪先生古稀紀念》(許全勝、劉震主編),21–23頁。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陳久金. 2007.《中朝日越四國歷史紀年表》。北京:群言出版社。

  • 陳偉等. 2009.《楚地出土戰國簡冊(十四種)》。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

  • 傅嘉儀. 1999.《篆字印匯》。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

  • 湖北荆沙鐵路考古隊. 1991.《包山楚簡》。北京:文物出版社。

  • 程燕. 2009.《楚“集蜜”之璽考》,《中國文字研究》1:84–85。

  • 楊寶忠. 1999.《論衡校箋》卷三、卷二十三。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

  • 裘錫圭. 2008.《㺇簋銘補釋》,《安徽大學學報》4:4–10。

  • 裘錫圭. 2012.《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三卷。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 趙曄(撰)、徐天祜(音注). 1999.《吳越春秋》。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

  • 劉國勝. 2011.《楚喪葬簡牘集釋》。北京:科學出版社。

  • 鄭玄(注)、孔穎達(疏). 1999.《禮記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 鄭玄注、賈剬彥(疏). 1999.《儀禮註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 蕭統(編)、李善(注). 1986.《文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Adams(2013)Ringe(1995)、季羨林(2009:12)。最近法國學者Guillaume Jacques(2014)據拉珈語(Lakkia)中“蜜蜂”一詞-mlet借自漢語,重新構擬了古漢語的“蜜”字爲*mrit,并推測這可能來自前共同吐火羅語未經證實之形式*melit。其說富有啟發,值得重視。

參段玉裁(1981:675)。

參高亨(1989:591–592)。

參鄭玄、賈剬彥(1999:476)。

參王先謙、沈嘯寰、王星賢(1988:508)、梁啟雄(1983:379)。另請參看《荀子∙勸學》:“蘭槐之根是爲芷,其漸之滫,君子不近,庶人不服。”楊倞注:“漸,漬也。滫,溺也。”(梁啟雄 1983:3)。

參吳則虞(1962:347、351注[十八])、吳則虞(2011:270、273注[一八])。另請參看《文選》卷二十三王粲《贈蔡子篤詩》李注引作“夫蘭本三年成,而湛之以酒,則君子不近;湛之麋醢,貨以匹馬。”(蕭統、李善1986:1103)。

參王先慎(1998:393)。

參鄭玄、孔穎達(1999:831–832)。

參洪興祖(1983:208–209)。

參楊寶忠(1999:726–728)。

參楊寶忠(1999:101)。

參湖北荆沙鐵路考古隊(1991:圖版一一〇、一一一)、朱曉雪(2013:688、690、692)。

參湖北荆沙鐵路考古隊(1991:圖版一一一)。《集韻》:“酏,飴也。”參看陳偉等(2009:123)、劉國勝(2011:75–76)。

參趙曄、徐天祜(1999:130)、周生春(1997:135)。

“集蜜”見於戰國楚璽“集宓之鉨”(著錄於傅嘉儀1999:29)。程燕(2009)指出“宓”當讀作“蜜。

參馬承源(2002a:40(圖版)、158)。關於“慎密”,參看《易•繫辞上》:“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王弼、孔穎達1999:278)。

參馬承源(2002a:40(圖版)、165–167)。《周頌•昊天有成命》:“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毛亨、鄭玄、孔穎達(1999:1297)《禮記•孔子閒居》:“孔子曰:‘夙夜其命宥密,無聲之樂也。’”鄭玄注:“《詩》讀‘其’為‘基’,聲之誤也。基,謀也。密,靜也。言君夙夜謀為政教以安民,則民樂之。”(毛亨、鄭玄、孔穎達(1999:1394)。

參馬承源(2005:61(圖版)、228–229)。

參馬承源(2002b:138(圖版)、286–287)。蜜字簡文作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形旁從甘。《詩經•大雅•皇矣》:“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鄭箋:“阮也,徂也,共也,三國犯周而文王伐之。密須之人乃敢距其義兵,違正道,是不直也。”(毛亨、鄭玄、孔穎達(1999:1028)《史記•周本紀》:“伐密須。”(司馬遷1959:118)。

參看曹瑋(2002:90)。

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1984–1994:2678號)。

《殷周金文集成》,4266號。按此器今藏日本東京書道博物館。

《殷周金文集成》11023號。

《殷周金文集成》10175號。西周恭王在位年約在922–900bc。參陳久金(2007:10–11)。

李零指出上博簡《容成氏》密須氏之密與史墻盤銘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字左旁article image

Download Figure

相合,知此字從密聲。(見馬承源(2005:287)案其說是,但嚴格地說此字是從蜜聲。

見李守奎、曲冰、孫偉龍(2007:593)。

簋銘釋讀據裘錫圭<㺇簋銘補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08年4月24日首發,又載裘錫圭(2008)、(2012:184)。下引裘說即見此文。《考釋》指吳鎮烽(2006)。

參朱鳳瀚(2008)。

參李學勤(2007)、李學勤(2008:290)。

見《殷周金文集成》5417號。商代帝辛時期約在1076–1046bc,參陳久金(2007:5)。

參梁玉繩《人表考》卷八“逢門子”條。(梁玉繩等1982:864)。此節考證蠭字,參見許全勝(2014:21–23)。

參甘肅省博物館、武威縣文化館(1975)圖版第1頁第一類簡4號,摹本釋文注釋第1頁。東漢劉熙《釋名•釋言語》云:“密,蜜也。如蜜所塗,無不滿也。”這顯然是附會之詞,但可見當時確實以“密”字借作“蜜”來用。

參袁珂(1980:136)。

洪興祖(1983:200)。

If the inline PDF is not rendering correctly, you can download the PDF file here.

On ‘Honey’ (說 “蜜”)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Sections

References

Adams Dougles Q. 2013. A Dictionary of Tocharian B. Amsterdam: Rodopi.

Baxter William H. & Sagart Laurent . 2014. Old Chinese: A New Reconstruc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Jacques Guillaume . 2014. The word for “honey” in Chinese and its relevance for the study of Indo-European and Sino-Tibetan language contact. Wekwos: A New Journal of Indo-European Studiesi:111116.

Polivanov Evgenij Dmitrievich . 1916. (Пoливáнoв Eвгéний Дми́тpиeвич) Индoeвpoпeйcкoe *medhu e oщeкитaйcкoe *mit. Зaпиcки Bocтoчнoгo Oтдeлeния Импepaтopcкoгo Pуccкoгo Apxeoлoгичecкoгo Oбщecтвa xxiii:263264.

Ringe Donald . 1995. Tocharians in Xinjiang: The linguistic evidence. Journal of Indo-European Studies 23.3&4:439444.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1984–1994.《殷周金文集成》。北京:中華書局。

毛亨(傳)、鄭玄(箋)、孔穎達疏. 1999.《毛詩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王先慎. 1998.《韓非子集解》。北京:中華書局。

王先謙(撰),沈嘯寰、王星賢(點校). 1988.《荀子集解》。北京:中華書局。

王弼注、孔穎達疏. 1999.《周易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司馬遷. 1959.《史記》。北京:中華書局。

甘肅省博物館、武威縣文化館. 1975.《武威漢代醫簡》。北京:文物出版社。

朱鳳瀚. 2008.《衛簋與伯㺇諸器》,《南開大學學報》(哲社版)6:1–7。

朱曉雪. 2013.《包山楚簡綜述》。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吳則虞. 1962.《晏子春秋集釋》。北京:中華書局。

吳則虞. 2011.《晏子春秋集釋》增訂本。北京:國家圖書館。

吳鎮烽. 2006.《㺇器銘文考釋》,《考古與文物》6:60–67+115。

李守奎、曲冰、孫偉龍. 2007.《上海博物館藏楚竹書(一—五)文字編》。北京:作家出版社。

李學勤. 2007.《伯㺇青銅器與西周祀典》,《古文字與古代史》第一輯,179–190。臺北: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李學勤. 2008.《伯㺇青銅器與西周祀典》,《文物中的古文明》,289–294。北京:商務印書館。

周生春. 1997.《吴越春秋輯校彙考》。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季羨林. 2009.《糖史》。南昌:江西教育出版社。

段玉裁. 1981.《說文解字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洪興祖. 1983.《楚辭補注》。北京:中華書局。

袁珂. 1980.《山海經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馬承源. 2002a.《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一)。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馬承源. 2002b.《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馬承源. 2005.《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五)。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高亨. 1989.《古字通假會典》。濟济南:齊魯書社。

曹瑋. 2002.《周原甲骨文》。北京:世界圖書出版剬司。

梁玉繩等. 1982.《史記漢書諸表訂補十種》。北京:中華書局。

梁啟雄. 1983.《荀子簡釋》。北京:中華書局。許全勝. 2014.《“康罟”與“蠭魯”》,《內陸歐亞歷史語言論集——徐文堪先生古稀紀念》(許全勝、劉震主編),21–23頁。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陳久金. 2007.《中朝日越四國歷史紀年表》。北京:群言出版社。

陳偉等. 2009.《楚地出土戰國簡冊(十四種)》。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

傅嘉儀. 1999.《篆字印匯》。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

湖北荆沙鐵路考古隊. 1991.《包山楚簡》。北京:文物出版社。

程燕. 2009.《楚“集蜜”之璽考》,《中國文字研究》1:84–85。

楊寶忠. 1999.《論衡校箋》卷三、卷二十三。石家莊:河北教育出版社。

裘錫圭. 2008.《㺇簋銘補釋》,《安徽大學學報》4:4–10。

裘錫圭. 2012.《裘錫圭學術文集》第三卷。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趙曄(撰)、徐天祜(音注). 1999.《吳越春秋》。南京:江蘇古籍出版社。

劉國勝. 2011.《楚喪葬簡牘集釋》。北京:科學出版社。

鄭玄(注)、孔穎達(疏). 1999.《禮記正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鄭玄注、賈剬彥(疏). 1999.《儀禮註疏》。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蕭統(編)、李善(注). 1986.《文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Index Card

Content Metrics

Content Metrics

All Time Past Year Past 30 Days
Abstract Views 17 17 0
Full Text Views 18 18 18
PDF Downloads 3 3 3
EPUB Downloads 13 13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