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results

You are looking at 71 - 80 of 213 items for :

  • Languages and Linguistics x
  • All accessible content x
  • Primary Language: English x
Clear All

提要

《中原音韻》「微維」同音的記錄實際上反映的是前齶音聲母 j- 唇齒化為濁擦音 v-,這種音類合併可以追溯至10世紀的河西方音,可見漢語史上「惟維」和「微」字讀音混同的發生年代可以提前。而更早時期梵漢對音所反映的東晉北方話和《經典釋文》的有關記錄與其只有表面上的類似,其語音性質實有不同,需要另作解釋。(2)該音變可以形式化為 j->v-/__V[+back,-low] 除了漢語史資料,漢語方言、民族語等材料以及語音實驗的分析都可以表明,該音是具有生理基礎和類型學意義的自然音變。

提要

以漢語為代表的語言與日耳曼、羅曼語族的語言相比有許多顯著的不同。例如,漢語類語言的名詞不用帶複數標記,沒有冠詞,但是這類語言有著一系列的量詞。這些量詞在名詞和數詞結合的時候,必須出現。雖然漢語類量詞語言的名詞結構在很大程度上很相似,它們在表達定指與不定指時呈現出相當大的差異。本文研究這些差異,並在Krifka (1995)Chierchia (1998)基礎上提出一個對名詞的分析,這個分析能對漢語類語言也能對其他例如必須帶複數標記的語言進行分析。

提要

目前,學界對漢語方言歷史的了解還不夠完整。語言學家運用各種傳統方法與標準,試圖從假設的共同祖語來擬定聲調或音段的發展,從而界定主要的方言區。但是,有關聲調、音段的發展細節,學界尚遠未達成共識。學者們意見不統一的主要原因在於語言接觸在漢語方言歷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漢語方言的情況跟其他語言不一樣:它們從來沒有真正分開過,也從來沒有獨立地發展,而是不斷在相互影響中演變。因此,我們很難確定方言之間的共同特征是從祖語繼承而來的還是從其他方言中借過來的。最新的生物學演化網絡方法可以作為借鑒,這昭示出歷史語言學一個新的探索方向。這類方法運用縱向及橫向網絡以了解細菌的演化過程。語言學家開始運用這些方法來研究語言的發展,并已獲得可喜的初步成績。本文以漢語方言作為專題研究,運用演化網絡方法來分析漢語歷史語言學的問題。在具體操作上,我們精心挑選了200個核心詞彙,並在該基礎上建立了23種漢語方言的數據集。隨後,筆者針對漢語方言的各種分類理論作出了不同的比較和測試,從而判斷其普遍合理性。比較的結果表明,演化網絡方法對漢語方言史的定量和定性研究起到了舉足輕重的補充作用。為了充分發揮其潛力,我們需要建立更適合語言學研究的演化發展模型,例如加入地理信息等其他佐證,才能夠更全面、更細緻地描述漢語方言的歷史演變。

提要

普遍對應指對應的表現形式在所有參與比較的語言中都有分佈。放寬這一要求會導致晚期借用混入比較,乃至造成對語源關係的誤判。從這一角度出發,本文考察了原始苗瑤語重構所依賴的語音對應基礎。無論是在普遍對應的嚴格要求下,還是放寬要求,苗瑤語之間的關係語素都是高階比低階多,這可以進一步確認它們之間的親緣關係。應用同樣的比較程式,漢語和原始苗瑤語之間的關係語素也顯示出同樣的分佈,因此,詞階分析支持苗瑤語與漢語之間的親緣關係,而非接觸關係。不可釋原則的應用同樣確認了這一判斷。不可釋原則指無法用施借語言的音韻系統來解釋受借語言中關係語素的表現,就說明二者之間的關係假定為親緣關係比接觸關係更為合理。幾個不可釋的例子可以在漢-苗瑤語關係語素中找到,因此,苗瑤語應該仍然歸屬於漢藏語系。

提要

永寧摩梭話(納語)是漢藏語族納語組的一種語言,位於雲南跟四川交界地帶的永寧壩與瀘沽湖地區。永寧納語的聲調系統有高、中、低三個調域。本文介紹和分析納語中的語句如何被劃分為“聲調組”。選擇何種聲調組往往反映了語句不同的信息結構。由於句法結構跟聲調組的切分沒有硬性直接的對應,說話人可以選擇將一個大的組塊整合為一個聲調組,從而使結構更加緊密,或者也可以把語句分成一些聲調組,加強不同成分的風格效應。論文用例子詳細說明在語句分為聲調組的過程中,說話人選擇某種變調類型的動機。結構越緊密的語句,其可能劃分的聲調組就越少。而在生動語境裡,說話人可以將句子分作更多的聲調組,表示強調。

提要

分佈在甘肅省甘南州的一個獨立藏語方言群舟曲藏語在以往研究中被認為是個具有聲調對立的語言。但本文指出此藏語尚未有音高對立,并僅有以氣聲發聲態為主的超音段特徵,而且氣聲也還沒成為音系對立中的一部份而是個喉擦音/ɦ/的語音變體。本文討論舟曲藏語之兩個土話,即拱壩話及八楞話,其中氣聲在拱壩話比八楞話出現得更明顯。此差異源於/ɦ/在音系上的功能程度之別。

Wolfgang Behr and Jingtao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