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e

再論殷墟甲骨文中的“其”

Further Discussion on Qi in Oracle-bone Inscriptions on Yin Ruins

In: Bulletin of Chinese Linguistics
Author:
玉金 張[Zhang Yujin] 華南師範大學 中國
South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China Guangzhou

Search for other papers by 玉金 張[Zhang Yujin] in
Current site
Google Scholar
PubMed
Close
Open Access

摘要

甲骨文中的“其”大都是副詞,有兩個意義,一是表示將要、將會的意思,二是表示命令的語氣。前一種意義的“其”很常見,而後一種意義的“其”很少見。

Abstract

Qi is mostly adverbial in oracle-bone inscriptions, which has two meanings: one is to express the meaning of the will, and the other is to express the tone of command. The former meaning of qi is common, while the latter meaning of qi is rare.

殷墟甲骨文中“其”的意義和用法如何?關於這個問題,到目前為止主要有三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是已經去世的比利時籍的美國華盛頓大學教授司禮義(Paul L.-M. Serruys)(1981)提出來的,裘錫圭(2000)表示贊同。司禮義的基本觀點是:在一對正反對貞的卜辭裡,如果其中一條卜辭用“其”字,而另一條則不用,則用“其”的那條所說的事,一般都是貞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如求雨的卜辭往往以“有雨”與“亡其雨”對貞,因為貞卜者希望下雨,不希望不下雨。

第二種說法是中國學者提出來的。管燮初(1953:37–38)認為卜辭中的“其”是疑問副詞,意思是“也許”。陳夢家(1956:88)說:“卜辭中的‘其’字多用作疑惑不定之義。”李達良(1973)說:“據小屯丙編所收者取單貞、對貞之辭千餘條比勘之,證以金文及先秦故籍所見者,則僅有‘其’字確為疑問副詞。”張玉金(1994)認為副詞“其”有以下幾種意義:一表示疑問語氣,主要是指貞辭中的“其”;二是表示測度語氣,主要是指占辭中的“其”;三是表示動作發生在未來,可譯為“將要”;四是表示勸令語氣,可譯為“要”。

第三種說法是張玉金(2001)提出來的。張玉金(2001)認為,卜辭中的“其”不能表示疑問和測度語氣,原來認為是表示疑問、測度語氣的“其”的意義也是將要或即將。

1 關於司禮義的說法

司禮義的說法至今仍然非常有影響。他指出,在一對正反對貞的卜辭裡,如果其中一條卜辭用“其”字,而另一條則不用,則用“其”的那條所說的事,一般都是貞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

在殷墟甲骨文中確有一些卜辭支持司禮義的說法:

(1) 丙辰卜,㱿貞:我受黍年?

丙辰卜,㱿貞:我弗其受黍年?(合集9950)

(2) 乙卯卜,㱿貞:王比望乘伐下卮,受有祐?

乙卯卜,㱿貞:王勿比望乘伐下卮,弗其受祐?(合集32)

(3) 丙辰卜,㱿貞:帝唯其終茲邑?

貞:帝弗終茲邑?(合集4209)

(4) 戊申卜,爭貞:帝其降我艱?

戊申卜,爭貞:帝不我降艱?(合集10171)

(5) 戊午卜,古貞:般往來亡𡆥(憂)?

貞:般往來其有𡆥(憂)?(合集4259)

(6) 其作茲邑𡆥(憂)?

洹弗作茲邑𡆥(憂)?(合集7859)

如果在殷墟甲骨文中都是上面那樣的例子,那麼司禮義說法就是可信的。然而若全面考察使用“其”字的卜辭,則可知司禮義說法並不可從,因為有許多卜辭是司禮義說的反證。

其一,有些正反對貞的卜辭,其中一條卜辭用“其”字,而另一條則不用,用“其”的那條所說的事,卻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例如:

(7) 貞:祖乙孽王?

貞:祖乙弗其孽王?

貞:祖乙孽王?

貞:祖乙弗其孽[王]?(合集248正)

(8) 貞:乎帚逸其有得?

貞:乎帚逸亡得?(合集2652正)

(9) 壬午卜,㱿貞:亘允其(翦)鼓?八月。

壬午卜,㱿貞:亘弗(翦)鼓?(合集6945)

例(7)中的“孽”有“害”的意思。“祖乙孽王”是貞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但是卻沒有用“其”;“祖乙弗孽王”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其中卻用了“其”。例(8)中的“有得”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其中卻用了“其”;“亡得”是貞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但是卻沒有用“其”。例(9)中的“亘”的人名,卜辭曾卜問“亘亡𡆥(憂)”,說明是武丁的臣屬。所以“亘允(翦)鼓”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其中卻用了“其”;而“亘弗(翦)鼓”是貞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但是卻沒有用“其”。

其二,有些正反對貞的卜辭,每條卜辭中都用了“其”字,在表達貞卜者所不願意看到事項的卜辭中,用了“其”;在表達貞卜者所願意看到事項的卜辭中,也用了“其”。例如:

(10) 貞:方其(翦)我史?

貞:方弗其(翦)我史?

貞:我史其(翦)方?

我史弗其(翦)方?(合集6771)

(11) 己酉卜,㱿貞:危方亡其𡆥(憂)?

己酉卜,㱿貞:危方其有𡆥(憂)?(合集8492)

(12) ⍁貞:㲋以三十馬,允其執羌?

貞:㲋以三十馬,弗其執羌?(合集500正)

(13) 辛酉卜,內貞:往西多其以王伐? 二告

貞:往西多不其以伐?

貞:往西多其以王[伐]?

往西多不其以伐?(合集880正)

(14) ⍁ [王]大令眾人曰田,其受年?十一月

□巳卜,㱿貞:不其受年?(合集1+合補567)

(15) 貞:不唯其有災?

唯其[有]災?(合集13762)

例(10)中的“”可訓為“翦”,有翦除、翦伐之義(陳劍2007)。“方我史”,對占卜者(殷人)來說,是不希望看到的事,此句中用了“其”,這是支持司禮義說的。然而“我史方”,這事是占卜者所希望的,這個句子中也用了“其”,這就是司禮義說的反證了。例(11)中的“危方”,是占卜者(殷人)的敵人。“危方亡𡆥”,這是殷人所不希望的,句中用了“其”,這是支持司禮義說的。可是“危方有𡆥”應是占卜者所希望的,這個句子中也用了“其”,這就是司禮義說的反證了。例(12)中的“㲋”是殷人名,“㲋弗執羌” 是殷人所不希望的,句中用了“其”,這是支持司禮義說的;“㲋允執羌”應是占卜者所希望的,這個句子中也用了“其”。例(13)中的“往西多不以伐”是殷人所不希望的,句中用了“其”;而“往西多以王伐”是殷人所希望的,句中也用了“其”。例(14)殷人“不受年”(得不到好收成)是貞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其中用了“其”;殷人“受年”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其中卻用了“其”。 例(15)中的“唯有災”則是不希望的;“不唯有災”是占卜者所希望的,這兩個句子中都用了“其”。

其三,有些卜辭的命辭,本身是正反複句。有些由正反複句構成的命辭,其中出現“其”的單句所表述的,反而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有些由正反複句構成的命辭,兩個分句中都出現了“其”。例如:

(16) 弗克以抑,其克以執?(合集19779)

(17) 壬午[卜],爭貞:□其來抑,不其來執?(合集800)

例(16)中的“克以執”(能帶來呢)應是占卜者所希望的,但句子中用了“其”;“弗克以抑”應是占卜者所不希望的,可這句子中反而沒有用“其”。例(17)中的“來抑”和“不來執”是相互矛盾的,如果前者是希望的,那麼後者就是不希望的;反之亦然。但是在這兩個小句中都用了“其”。

其四,有些卜辭的命辭,不是正反對貞的卜辭。其命辭所表述的,都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但是在這些卜辭中卻都用了“其”。例如:

(18) 貞:其唯王獲射兕?(合集10422)

(19) 癸卯卜:其克(翦)周?(合集20508)

(20) 乙酉卜,貞:雀弗其𡆥(憂)?(合集4151)

(21) 丙戌卜,宾貞:令眾黍,其受有[年]?(合集14)

(22) 庚戌卜:今日其擒,狩?(合集20756)

例(18)中的“王獲射兕”,沒疑問是占卜者所希望的,但是在這個句子卻前用了“其”。例(19)中的“克周”,也是占卜者所企盼的,但句子中使用了“其”。例(20)中的“雀弗𡆥(憂)”,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但是在這些卜辭中卻都用了“其”。例(21)中的“其受有[年]”,也是貞卜者所願意看到的,但是在這些卜辭中卻都用了“其”。例(22)中的“今日擒”無疑是占卜者所願意看到的,然而句子中用了“其”。

以上諸例,其中的主要動詞,都是表示客體的行為和變化的,這種行為和變化不是占卜者所能控制的。

其五,有些卜辭的命辭,其中的主要動詞則是表示占卜主體所能控制的動作行為的。例如:

(23) 貞:其侑于祖乙牢?(合集557)

(24) 乙巳卜,㱿貞:王其取唐?(合集1295)

(25) 丁未卜:其禦?

丁未卜:其禱?(合集22043)

(26) 辛酉卜:中己歲,其戠日?

弜戠日,其又歲于中己?(懷特1371)

例(23)中的“侑于祖乙牢”是辭主(殷王)擬做的事,而不是殷王所不願意看到的事項。例(24)中的“王取唐”也是殷王擬做的事項,占卜一下看看是否吉利,而不是殷王所不願意看到的事項。例(25)是一對選貞卜辭,占卜者詢問是進行“禦”祭好,還是進行“禱”祭好。“禦”和“禱”都不能說是殷王所不願意看到的事項。例(26)是一對對貞卜辭,占卜者詢問是在己日歲祭中己好,還是不這樣好。“中己歲,戠日”和“弜戠日,又歲於中己”都不能說是占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事項,但兩句中都用了“其”。

其六,在卜辭的占辭中,也有許多例子是司禮義說的反證。例如:

(27) 甲辰卜,㱿貞:奚來白馬五?王占曰:吉,其來。(合集9177)

(28) 王占曰:吉,其曰𢀛來。(合集5445)

(29) 王占曰:吉,其庚。(合集707)

(30) 王占曰:其唯丁弘(翦)。(合集5637)

(31) 王占曰:其唯丁娩,嘉;其唯庚娩,弘吉。(合集14002)

(32) 王占曰:吉,我受黍年。丁其雨,吉;其唯乙雨,吉。(合集9934)

上引例(27)中的“奚來白馬五”是好事,是占卜者所願意看到事項,然而在占辭中的“來”之前卻用了“其”,“其來”前還有“吉”。例(28)中的“曰𢀛來”(意即叫𢀛前來)顯然是占卜者所願意看到事項,“其曰𢀛來”前還有“吉”,然而在這個占辭中卻用了“其”。例(29)中的“庚”是殷王應做的事,“其庚”前還出現了“吉”。可見“庚”不能說是占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事項。例(30)中的“唯丁弘”無疑是占卜者所願意看到事項,然而這個句子前卻用了“其”。例(31)中的“唯丁娩”後出現了“嘉”,這說明“唯丁娩”並不是占卜者所不願意看到事項,然而這小句前卻用了“其”。“其唯庚娩”後出現了“弘吉”。例(32)“丁其雨”和“其唯乙雨”後都出現了“吉”,這說明“丁雨”和“唯乙雨”都不是占卜者所不願意看到的事項。

其七,在西周金文和古代文獻中,更有一些司禮義說的反證。例如:

(33) 用作寶將尊鼎,其用夙夜享孝于厥文祖乙公,其子子孫孫永寶。(《伯鼎銘》)

(34) 其自今日孫孫子子母(毋)敢望白休。(《縣妃簋銘》)

(35) 𣫏其萬年子子孫孫永寶用享。(《師𣫏簋銘》)

(36) 申敢對揚天子休令,用作朕皇考孝孟尊簋,申其萬年用,子子孫孫其永寶。(《申簋蓋銘》)

例(33)中的“子子孫孫永寶”,是說子子孫孫永遠珍惜它。例(34)是說,希望從今以後,子子孫孫不要忘記伯屖父的好處。例(35)意思是𣫏希望萬年珍藏,子子孫孫永遠用它祭祀。例(36)中的“申其萬年用”,意思是申希望萬年享用。這些顯然都是說話者所願意看到的事項,然而在其中卻都用了“其”。在周代金文裡,找不到一個“其”所在的句子是表達說話者所不願意看到事項的;在古典文獻中亦然。古文獻中有些“其”,表示勸告、命令,可譯為“要”“一定”等。這種“其”的存在,也是“司禮義說”的反證。例如:

(37) 聊布往懷,君其詳之!(《文選·與陳伯之書》)

(38) 二三子其佐我明揚仄陋,唯才是舉,吾得而用之。(《曹操集·求賢令》)

例(37)中的“君其詳之”,可譯為您要認真考慮!“君詳之”肯定不是說話人所不願意看到的事項。例(38)中的“其”可譯為“一定要”,“二三子佐我明揚仄陋”顯然是曹操所願意看到的事項。

由上述七點看來,司禮義說確實是不可信的。

2 關於“其”可否用作疑問副詞的問題

何樂士(2006:297–299)認為,用作副詞的“其”,有推度副詞和疑問副詞兩種用法。過去一些學者認為甲骨文中的“其”可用作疑問副詞。筆者過去也認為,當“其”出現在命辭中時表示疑問語氣;出現在占辭中時,是表示推測語氣。

現在看來,這種說法並不可信。那麼,根據是什麼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先要從卜辭中的“其”字句談起。所謂“其”字句,是指出現“其”的小句。“其”字句可以出現在貞辭之中,也可以出現在占辭之中。

出現在貞辭中的“其”字句,有下述幾類:

是作動詞的賓語。例如:“辛未貞:今日告其步于父丁一牛?在祭卜。”(合集32677)

是作時間背景分句。一條貞辭,有時是由三個小句組成的,一是時間背景句,二是主体动作句,三是吉凶句或客體變化句。例如:“其侑父己,惠莫酒,王受祐?”(合集27396)例中的“其侑父己”,是時間背景句;“惠莫酒”是主體動作句;“王受祐”是吉凶句。例中的“其”即出现在时间背景句中。

是作主體動作分句。例如:“乙巳貞:大禦,其陟于高祖王亥?”(合集32916)

四是吉凶句或客體變化句。例如:“辛未卜,㱿貞:王勿逆伐𢀛方,下上弗若,不我其受祐?”(合集6204)

出現在占辭中的“其”字句,有下述兩種情況:

是作單句。例如:“王占曰:其有來艱。”(合集4518)

是作複句(主要是假設複句)中的分句。例如:“王占曰:丁丑其有異,不吉;其唯甲有異,吉;其唯辛有異,亦不吉。”(合集6485)

2.1 貞辭中的“其”

2.1.1 貞辭中只出現一個“其”字句

其一,貞辭中作賓語的“其”字句,其中的“其”不能看成是表疑問或测度語氣的。例如:

(39) 癸丑卜,(逋)貞:王旬亡𡆥(憂)?在二月,甲寅工典其酒。(合集35891)

(40) 貞:燎于王亥,告其比望乘?(合集7537)

(41) 癸午貞:告其步祖乙?

甲午[貞]:于□□告[]其步?

甲午貞:于父丁告其步?

弜告其步?(屯南866)

(42) 丁卯卜:禱于京亯亞其步十牛?(合集32987)

(43) 丁酉卜:王禱其步?(屯南422)

(44) 丁亥卜,扶:余令曰:“方其至”?(合集20478)

(45) 壬午卜,王貞:甾曰:“方于甲午其征”?(合集20423)

例(39)中“工典”的意義有兩種解釋,一是指向神靈貢獻典冊,為動賓短語;二是認為即宗典,為官名。“甲寅工典其酒”是在癸丑日說的話,癸丑的第二天即甲寅。按第一種解釋,這句話可譯為甲寅這一天要為即將舉行的酒祭而貢獻典冊;若按後一種解釋,這句話可譯為甲寅這一天宗典將舉行酒祭。不管採用哪種解釋,這句話中的“其”肯定不是表示疑問或測度的,而是表示即將(出現或者發生)的,可譯為“即將”、“將要”等(張玉金 1994: 172–173)。“即將”、“將要”意義的“其”,在古文獻和金文中都很常見。金文的例子見下文,古文獻中的例子如:“其亡其亡,系于苞桑。”(《易經·否》)對例中的“其”,王引之解釋說:“猶將也。”例(40)中的“告其比望乘”是動賓短語,“告”是動詞,“其比望乘”是賓語。其中的“其”只修飾“比望乘”,可譯為“將要”。其餘諸例類此。

其二,作時間背景分句的“其”字句中的“其”,也不能看成是表示疑問或測度語氣的。例如:

(46) 貞:𢀛方還,率伐不,王其征,告于祖乙,匄祐?(合集6347)

(47) 辛亥卜,出貞:其彭彡,告于唐九牛?(合集22749)

(48) 癸丑卜,史貞:其□壴,告于唐一牛?(合集1291)

(49) 貞:王其往出省從西,告于祖丁?(合集5113)

(50) 其禱年于河,惠今辛亥酒,受年?(合集30688)

(51) 癸丑貞:其大禦,惠甲子酒?

于甲申酒禦?(合集34103)

上引例(46)可與“其”字句作賓語的例子“貞:𢀛方還,率伐不,王告于祖乙其征,匄祐?”(合集6347)相互比較:《合集》6347中的“其征”是“告”的賓語,而上引例(46)中的“王其征”是“告”的受事主語;《合集》6347中的“其征”置於“告”字之後,而上引例(46)中的“王其征”置於“告”字之前,但都是“告”的內容;《合集》6347中的“其”是將要的意思,而上引例(46)中的“其”亦然。上引例(47)也可與“其”字句作賓語的例子“戊戌貞:告其彭彡於⍁六⍁?”(合集32418)相互比較:《合集》32418中的“其鼓彡”出現在“告”字之後作賓語,而上引例(47)中的“其鼓彡”出現在“告”字之前作受事主語;兩例中的“其鼓彡”都是“告”的內容,其中的“其”都是將要的意思。其餘諸例類此。

其三,作主體動作分句的“其”字句中的“其”,過去被認為是表示疑問的(張玉金 1994: 155–165)。 現在看來這是值得商榷的。先請看以下諸例:

(52) 丁酉卜,何貞:今來辛丑伐燎,其酒?(合集30775)

(53) 弜乙亥酒?

乙亥其酒,有正?(合集30812)

(54) 貞:其禦?

貞:勿禦?(合集14128)

(55) 癸亥貞:酒彡于小乙,其告于父丁一牛?(合集32335)

(56) 辛亥卜:其禱年于河,王受祐?(合集28260)

(57) 庚戌貞:其禱禾于示壬?

庚戌貞:其禱禾于上甲?(屯南1110)

例(52)中“其酒”的“其”,過去被認為是表示疑問語氣的(張玉金 1994: 155–165)。 今天看來,這值得商榷。例(52)中的“其酒”可與前引“甲寅工典其酒”(合集35891)中的“其酒”相互比較,“甲寅工典其酒”中的“其”肯定是將要的意思;上引例(52)“其酒”中的“其”也應是這樣的意思。以前之所以認為這兩種“其”意義不同,是因為兩者所出現的句子的語氣是不同的:“甲寅工典其酒”是敘述句,而上引例(52)中的“其”字句是疑問句。其實,“甲寅工典其酒”中的“其”和上引例(52)“其酒”中的“其”的意思是一樣的,都是將要的意思。上引例(52)“其酒”之後,當然要標問號,整個句子是個疑問句,但這疑問語氣並不是“其”所表示出來的,而是句調表達出來的。認為“其”可以表示疑問語氣,這是把句調所表達出來的語氣歸到了“其”字身上。上引例(53)“乙亥其酒,有正?”中的“其”,跟“甲寅工典其酒”中的“其”也是同義的,都可譯為要、將要。其餘諸例類此。

其四,作吉凶句或客體變化句的“其”字句中的“其”,過去被認為是表示疑問語氣的(張玉金 1994: 140–154)。今天看來,這也有問題。例如:

(58) 貞:𢀛方其出?(合集6106)

(59) 乙巳卜:今日方其至?不。(合集20410)

(60) 戊寅卜,㱿貞:雷鳳其來?

戊寅卜,㱿貞:沚其來?(合集3945)

(61) 辛未卜:翌壬帝其雨?(合集14153)

(62) 貞:其雨?(合集3217)

(63) 弜省盂田,其冓雨?(屯南2192)

(64) 翌癸卯帝不令風?夕

貞:翌癸卯帝其令風?(合集672)

上引例(58)中的“𢀛方其出”,可與“其”字句作賓語的例子“乎告𢀛方其出”(合集6078)中的“𢀛方其出”相比較。《合集》6078中的“𢀛方其出”,意思是𢀛方人將要出犯,其中的“其”是將要的意思。同樣,上引例(58)“𢀛方其出”中的“其”也是將要的意思。過去,把上引例(58)中的“其”看成是表疑問語氣的,這不太可信。貞辭中用“其”,這種例子在古文獻中可以見到。如《尚書·盤庚》中有“卜稽曰:其如台?”一句,句中的“其”是將會的意思。例(58)中的“𢀛方其出”句末當然要標問號,但這疑問的語氣並不是由“其”字表示出來的,而是用句調表達出來的。過去誤把由句調表達出來的疑問語氣,歸到了“其”字身上。例(58)“𢀛方其出”可譯為“𢀛方人將要出犯嗎?”上引例(59)中的“今日方其至”可與“其”字句作賓語的例子“余令曰‘方其至’”(合集20478)相比較,《合集》20478中的“方其至”,是“曰”的賓語,意為方國人將要到了,“方其至”這個短語不含疑問,所以其中的“其”不可能表示疑問語氣,而要譯為將要。上引例(59)“方其至”中的“其”也是這個意思。其餘諸例類此。

2.1.2 貞辭中出現兩個“其”字句

以上都是一條貞辭中只出現一個“其”字句,“其”字句或作語句賓語,或為時間背景句,或為主體動作句,或為吉凶句或客體變化句。有時在一條貞辭中出現兩個“其”字句,這又有四種情況:

其一,作賓語的“其”字句和作主體動作句的“其”字句一同出現於一條貞辭之中。例如:

(65) 己未貞:王其告其比亞侯?

庚申貞:王其告于大示?(合集32807)

(66) 戊辰卜,王曰貞:其告其陟?(合集24356)

(67) 丁卯貞:其告于父丁其狩一牛?(合集32680)

上引例(65)中的“其比亞侯”作“告”的賓語,而“王其告其比亞侯”又是主體動作句,“比”前和“告”前都用了“其”。過去,我們認為“比”前的“其”是表將要的,而“告”前的“其”是表疑問的,因為“王其告其比亞侯”一句是疑問句。現在看來,“王其告其比亞侯”一句雖應是疑問句,但這疑問語氣是句調表達出來的,而不是“其”表達的,“告”前的“其”仍是將要的意思。例(65)第一條貞辭卜問:王若要把將要跟亞侯聯合的事兒向神靈報告,好不好?主體動作句後,一般都是省去了一個吉凶句。上引例(66)中的“其陟”作“告”的賓語,而“其告其陟”整體是個主體動作句,這個例子裡的兩個“其”都應是將要的意思。上引例(67)中的“其狩”是“告”的賓語,而“其告于父丁其狩一牛”則是主體動作句,這個例子中的兩個“其”意思不應是兩樣的。

其二,作時間背景句的“其”字句和作主體動作句的“其”字句一同出現於一條貞辭之中。例如:

(68) 王其田,其告妣辛,王受祐?(合集27558)

(69) 王其田游,其射麋,亡□,擒?(合集28371)

(70) 庚午卜,貞:翌日辛王其田,馬其先,擒,不雨?(合集27948)

(71) □□貞:王其令望乘歸,其告于祖乙一牛?(合集32896)

(72) 丁丑貞:其禱生于高妣,其庚酒?(屯南1089)

(73) 貞:其登鬯,其在祖乙?(合集22925)

上引例(68)中的“王其田”為時間背景句,“其告妣辛”是主體動作句,“王受祐”是吉凶句,“王其田”、“其告妣辛”,都是“其”字句。“王其田”中的“其”,過去我們認為是表示即將的意思,而“其告妣辛”的“其”,過去我們認為是表示疑問的語氣,原因是“其告妣辛,王受祐”這個假設複句的句末要標問號。現在看來,這個假設複句的疑問語氣,是由句調表示出來的,而不是由“其”字表示出來的。其中的“其”仍是將要的意思。上引例(68)貞問:國王將要田獵,如果要把此事稟告妣辛,那麼國王將會受到保佑嗎?上引例(69)中的“王其田游”,是時間背景句,“其射麋”是主體動作句,這兩個句子中的“其”都是表示將要的意思。上引例(69)貞問:國王將要到游地田獵,若要射獵麋鹿,那麼將不會有災禍而會有擒獲嗎?上引例(70)中的“翌日辛王其田”為時間背景句,“馬其先”為主體動作句,兩句中的“其”意思是一樣的。上引例(71)至例(72)中的貞辭都是由兩個“其”字句所構成,在前的“其”字句為時間背景句;在後的“其”字句,則是主體動作句。無論是時間背景句裡的“其”,還是主體動作句裡的“其”,都應是表示動作行為將要進行的。只不過時間背景句是已確定將要進行,而主體動作句是假設將要進行。例(73)亦然。

其三,作時間背景句的“其”字句和作吉凶句或客體變化句的“其”字句,一同出現在一條貞辭之中。例如:

(74) 貞:王其去朿,弗告于祖乙,其有𡆥(憂)?(合集39572)

(75) 丁丑卜,貞:其用茲卜,異其涉兕同?

貞:不同涉?(合集30439)

上引例(74)中的“王其去朿”是時間背景句,“其有𡆥”是吉凶句。“王其去朿”中的“其”肯定是將要的意思,“其有𡆥”中的“其”也應該是這個意思。這條卜辭卜問:國王將要去平息兵亂,可是沒有向祖乙稟告,(國王)將會有災禍嗎?上引例(75)中的“其用茲卜”是時間背景句,而“異其涉兕同”則是客體變化句。兩句中的“其”都是將要的意思。這對卜辭卜問:將要採用這次占卜,會使犀牛一同渡過河呢,還是不會這樣呢?

其四,作主體動作句的“其”字句和作吉凶句或客體變化句的“其”字句一同出現在同一條貞辭之中。例如:

(76) 王其往逐兔于,不其獲?(合集14295)

(77) 辛丑卜,㱿貞:今日子商其基方缶,弗其(翦)?(合集6571)

(78) 貞:王其往田,其雨?(合集13758)

(79) 庚午卜:其禱禾于,其眔雨?(合集33303)

(80) 己丑卜,㱿貞:翌庚寅其宜,不其易日?(合集15888)

(81) 其侑于妣庚,亡其羽?(合集698)

上引例(76)“王其往逐兔于”中的“其”與“其”字句作時間背景分句的例子“王其往出省”(合集5113)中的“其”意義相同,都是將要的意思。上引例(76)“不其獲”中的“其”也是這個意思。上引例(76)卜問:國王若要前往追逐野兔到地,那麼將會有所擒獲嗎?上引其它幾個例子類此。

2.2 占辭中的“其”

其一,占辭中單獨成句的“其”字句,其中的“其”過去被我們認為是表示測度語氣的,今天看來不太可信。先看下引諸例:

(82) 丙辰卜,賓貞:禦?王占曰:吉,其禦。(合集15098)

(83) 王占曰:其禱。(合集2634)

(84) 王占曰:其于黃尹告。(合集3473)

(85) 貞:令㲋歸求我?王占曰:吉,其令。(合集419)

(86) 癸酉卜,貞:方其圍今夕抑,不執?余曰:方其圍。允不[圍]。(合集20411)

(87) 甲辰卜,㱿貞:奚來白馬[五]?

甲辰卜,㱿貞:奚不其來白馬五?王占曰:吉,其來。(合集9177)

上引例(82)中的“其禦”可與“其”字句作賓語的例子“侑妣庚羊,告其禦”(合集772)中的“其禦”相互比較,《合集》772中的“其”無疑問是將要的意思,上引例(82)中的“其”也應是這個意思,它用在“禦”前,表示這個動作將要進行。上引例(82)中的“其禦”可以看成測度句,表示推測。但這種推測語氣,並不是由“其”字表示出來的。占辭中用“其”,這樣的例子在古文獻中也可見到。如《尚書·金縢》有“體,王其罔害”一句,這句中的“體”義為卜兆,而“其”為將然之辭(屈萬里1969:86)。上引例(83)至例(85),占辭中都用了“其”,“其”都表示動作行為將要發生。上引例(86)中的“方其圍”,可與“其”字句作賓語的例子“壬午卜,王貞:甾曰:‘方於甲午其圍’”(合集20423)中的“方於甲午其圍”相比較,“方於甲午其圍”中的“其”是即將的意思,例(86)“方其圍”中的“其”也應是這個意思。“方其圍”可譯為方國人將會來圍攻吧?其餘諸例類此。

其二,占辭中作複合句分句的“其”字句,其中的“其”與單獨成句的“其”字句中的“其”同義。例如:

(88) 辛未卜,㱿貞:婦好娩,嘉?王占曰:其唯庚娩,嘉。三月庚戌娩,嘉。(合集454)

(89) 王[占]曰:其唯戊有異,不吉。(合集6484)

(90) 王占曰:⍁其橐。其唯乙出,吉;其唯癸出,有求。(合集113)

(91) 王占曰:鳳其出,惠丁;丁不出,其有疾,弗其凡。(合集3946)

(92) 丁丑卜,𡧍貞:爾得?王占曰:其得,唯庚;其唯丙,其齒。四日庚辰爾允得。(英44)

(93) 王占曰:吉,我受黍年。丁其雨,吉;其唯乙雨,吉。(合集9934)

例(88)中的占辭可譯為“若要在庚日分娩,那麼將會好吧。”例子中的“其”是即將的意思。其餘諸例類此。前兩例為一層複句,後四例為多層複句。如例(90)中的多層複句可作如下分析:“(一)其唯乙出,|| (二)吉;| (三)其唯癸出,|| (四)有求。”這個例子可譯為“若要在乙日出行,那麼會吉利吧;若要在癸日出行,那麼會有災禍吧。”

甲骨卜辭中的“其”,都出現在貞辭和占辭之中,從不出現在驗辭之中。貞辭是對未來的詢問,占辭是對未來的推測,所以這兩者之中都可用表示即將意義的“其”。而“驗辭”是對已發生的事件的記述,所以其中不能用表示將要意義的“其”,否則會發生矛盾。可見,把“其”看成是表示即將意義的副詞,是可信的。

把“其”訓為時間副詞是有根據的。在傳世先秦文獻中,“其”有這樣的用法:

(94) 今殷其淪喪。(《尚書·微子》)

(95) 其亡其亡,系于苞桑。(《易經·否》)

(96) 教訓不善,政事其不治。(《管子·小匡》)

對於例(94)和例(96)中的“其”,古代漢語研究室(1999:407)認為是用於謂語前,表示動作或情況即將出現或發生,可譯為“將要”“就要”。這種看法是正確的。甲骨文中的絕大多數“其”都可以這樣訓釋。

張玉金(2001)的看法應該是正確的。

3 結語

甲骨卜辭中的“其”,絕大多數都是將要、將會的意思。但下引兩例中的“其”,其意義則有所不同:

(97) 戊子卜,疑貞:王曰:“余其曰多尹:‘其令二侯:上絲眔倉侯,其[璞]周’”?(合集23560)

(98) □寅卜:王其乎衛:“其禱”,王受[祐]?(合集28057)

上引例(97)“其令二侯”、“其[璞]周”中的“其”,都不是將要的意思,而是表示命令語氣,可譯為“要”。上引例(98)“其禱”中的“其”,也是表示命令語氣的。這種意義的“其”在古文獻中是常見的,例如:“吾子其無廢先君之功!”(《左傳·隱公三年》)、“爾其無忘乃父之志!”(歐陽修《五代史伶官傳》)(張玉金1996:498,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古代漢語研究室 1999: 407)。

所以甲骨文中的“其”大都是副詞,有兩個意義,一是表示將要、將會的意思,二是表示命令的語氣。前一種意義的“其”很常見,而後一種意義的“其”很少見。

致謝

本文是筆者 2017 年獲批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殷墟甲骨文譯注與語法分析及資料庫建設》(批准號 17ZDA299)的階段成果。

引用文獻

  • Serruys, Paul L.-M. (司禮義). 1981. Towards a grammar of Shang Bone Inscriptions。《中央研究院國際漢學會議論文集·語言文字組》, 342–346。臺北:中央研究院。

  • 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古代漢語研究室. 1999. 《古漢漢語虛詞詞典》。北京:商務印書館。

  • 何樂士. 2006.《古代漢語虛詞詞典》。北京:語文出版社。

  • 李達良. 1973.〈卜辭句式及其疑問詞〉,《香港聯合書院學報》1973.11: 57–66。

  • 沈培. 1992.《殷墟甲骨卜辭語序研究》。臺北:文津出版社。

  • 張玉金. 1994.《甲骨文虛詞詞典》。北京:中華書局。

  • 張玉金. 1996.《古今漢語虛詞大詞典》。瀋陽:遼寧人民出版社。

  • 張玉金. 2001.〈甲骨金文中“其”字意義的研究〉,《殷都學刊》,2001.1:12–20。

  • 陳夢家. 1956.《 殷墟卜辭綜述》。北京:科學出版社。

  • 陳劍. 2007. 〈甲骨金文字補釋〉,《甲骨金文考釋論集》,99–106。北京:線裝書局。

  • 裘錫圭. 2000.〈說𡆥凡有疾〉,《故宮博物院院刊》2000.1:1–8。

  • 管燮初. 1953.《殷墟甲骨刻辭的語法研究》。北京:科學出版社。

Content Metrics

All Time Past Year Past 30 Days
Abstract Views 0 0 0
Full Text Views 898 205 12
PDF Views & Downloads 1201 327 35